正文 【076】饿得没想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本书群号:109383428。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欢迎大家加入。

    ————————

    夏侯澜知道,古来自有‘天下同姓,是一家’的理念。同时他也很明白,曹将他纳入族谱行为,固然有出于对他才能方面极为欣赏的因素;另一方面,其实也有互安对方之心的隐晦心理。

    平心而论,夏侯澜对此并不排斥。毕竟有了族系子弟的份撑腰,以后领兵在外,也就不怕会遭老板忌讳。

    只是……唯一让他悲戚的是,一想到将来在人前要和滚刀、吊死鬼并称三杰,背后又要被这两个家伙骑在头上,喊他们叔父……

    真是灰暗啊,想死的心都有啦……夏侯澜哭无泪。

    不过,随着曹这项特殊奖赏的颁布。夏侯澜在诸将眼中的地位,更会愈见提高了。从此以后,这位年仅十五天才横溢的少年,便要摘掉头上‘外姓将领’的帽子,正式贴上‘曹家嫡系’的商标。

    更意想不到是,由于他和赵、文、李、乐等人的良好关系,使他一下子成为了‘外姓将领’与‘曹家嫡系’之间的桥梁。

    当然,此为后话,且容后再表。

    ————————

    夏侯惇府,祖宗祠堂。

    由于曹将夏侯澜入族的事渲染的极其烈,一班‘曹氏革命有限公司’的员工们,无论是曹家的、夏侯家的,以及诸位外姓的文臣武将们,都有一个算一个,纷纷前来观礼。甚至还有一些泰山郡的地主大户,也出于各种心思,纷纷出席。

    一时间,夏侯惇府人头涌涌,场面可谓极尽闹。

    夏侯惇为的家主,见宾客具已到齐,便向曹投去一个问询的眼色。在得到肯定后,便轻咳一下,朗声道:“今高朋满座,前来观礼夏侯澜入族祭奠。惇不盛感激。在此,现行谢过……”言罢,一礼。

    众宾客纷道不敢。

    一番客后,有小厮喧道:“请夏侯澜入祠堂!”

    ……

    时光倒退三天……

    “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

    其实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地位有多高,夏侯澜心里并不太清楚。但是自从三前,被曹强招入府进行祭祀临时培训后……

    夏侯澜由衷的发现……万恶的封建残余啊……

    焚香斋戒、沐浴更衣……这也罢了。但问题是,吃饭前让人洗澡,洗完了还不让人吃饱……差点儿没把正夏侯澜给饿得昏死过去。

    尤其令他感到愤怒的是,好不容易凭着鬼魅手在厨房偷出一份烤鸡……却在正想开怀享用时,被曹盈美眉给抓了个正着!

    太巧了吧?是不是真的啊!

    “靠!”夏侯澜猛得恍然而悟,随即用饿得不停发抖的手指指着曹盈怒道,“你是故意的对不对?!否则哪儿有那么巧,一天洗澡三遍,两餐只有蔬菜,还不许加咸淡,又要跪拜祖先,咏诵经文……你、你、你……”

    一向自负老油条的夏侯澜,却忽然发现给一个丫头给耍了。这让他如何接受得了,差点儿没给气得抽死过去……

    谁知曹盈被‘揭穿’后,非但没有怯色,反而理直气壮道:“你认为本小姐有空针对你嘛?若非受了父亲法旨,我才懒得理你。”说着,还下意识的向夏侯澜口,以示自己义正言辞。谁知这个若让夏侯澜平常见之,必然暗吞口水的动作,此刻却没引起他丝毫邪念……没办法,完全是给饿得……

    而曹盈则被夏侯澜不吭气的模样,乐得差点儿在地上打滚,但她嘴上仍然强作镇定道:“命你焚香斋戒、沐浴更衣。条条框框,具是照着祖宗礼法所为。再说,你还尚未入我叔父族谱,难道便敢对祖先不敬嘛?”

    夏侯澜看着巧笑嫣兮,眼角暗藏得意的曹盈,恨得直可谓牙痒痒。

    其实对他不知道的是,祭祖培训的计划,便是由眼前这个得意洋洋的小妞,旁敲侧击向曹提出的。

    曹不明其故下,还以为自家闺女对夏侯澜颇为有意,自然乐见其成。谁知同样受过祭礼之苦的曹盈,早就打着恶搞夏侯澜的算盘。而派人盯梢,不让他偷食,便是诸般手段之一……

    如此饱受三‘虐待’的夏侯澜,自然是被整的不成‘人形’……

    这也让众位对其颇为熟悉的同袍们,见到原本神采飞扬的夏侯澜,忽然如此‘形容枯槁’……不由纷纷暗暗揣测这厮是否终无道?

    好嘛……难怪见天儿的不见人。队伍也不抓,事也不做。敢儿是去玩儿女人了!否则何以如此瘦弱?哎,色是刮骨刀啊!以后真得劝劝小四了。婚后颇有知髓食味之意的赵云,一边‘感同受’的替夏侯澜想着,另一边又忍不住暗暗回味自家妻,不为人知的妩媚妍态……

    古代祭祀,秉承一严格到严密的标准路,分别为上香、读祝文、奉献饭羹、奉茶、献帛、献酒、献馔盒、献胙、献嘏辞(福辞)、焚祝文、辞神叩拜等。

    祭文啥的,夏侯澜是一个字没听懂,只知道整篇儿整篇儿的尽是“呜呼……呜呼……”。唯有一双饿得发绿的狼眼,盯着祭台上的‘胙’,考虑着是不是拼着丢了面子,也要来个饿虎扑食啥的……

    终于,祭奠在曹的志得意满中、在众将士的洋溢中、在某狐狸角落里的窃笑中、更在血衣某男的前贴后背中……落下了帷幕。

    总的来说,祭奠一方面增强了曹麾下将士的凝聚力,也让一班土绅大豪、地主老财们,见识到了曹营将士的彪悍。让他们明白到了,这是一股远胜于前任太守、及前前任太守的强势势力。同时也彰显了夏侯澜一贯提倡的,文明之师、威武之师、正义之师的风范!

    曹很得意,暗道自己不愧手腕老辣,一举夺得;

    夏侯惇很得意,心想平涛这小子以后还敢在自己面前得瑟嘛?俺现在是他叔!长辈儿!

    曹盈也很得意:这一回可让我搬回一局了吧?再敢欺负我,下次还有你好看的!

    至于夏侯澜……好吧,他很饿……暂时没有想法。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