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1】那时的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本书群号:109383428。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欢迎大家加入。

    ————————

    蔡琰觉得,自己是个不祥之人。

    在她很小的记忆力,只有娘、没有亲娘。后来连娘也死了。

    她的父亲叫蔡邕,是名满天下的大儒。然而父亲却很少抱她,也很少笑。那时的她,不太理解父亲看自己的眼神。那种想亲近,却又抗拒的眼神……

    后来,她从家里一个嘴碎的下人口中知道,原来自己一出生,便克死了母亲。她也突然明悟:为何父亲一直不娶,又为何对自己即想亲近,又想抗拒……因为自己夺走了他,最的人……

    从那时起,她尽量让自己很乖、很听话、很好学;不吵着买玩具、不吵着过生,甚至不在生那天穿有颜色的衣服。

    她至今记得,在她八岁生那天。自己穿着素色白裙,悄悄的祭拜母亲。却又被无意间走入的父亲看见……父亲当时的眼神极复杂,有欣慰、有伤感,随后则是不住的湿润。

    当晚,父女二人,对着灵牌抱头痛哭。父亲哭得极伤感,但蔡琰却觉得父亲心里,似是放下了什么;蔡琰虽然也在哭,但心里却很温暖。因为她得到了父亲的拥抱,一个自从她有记忆以来,最深刻、最温暖的拥抱。

    ……

    当晚之后,蔡邕开始将自己的满腹经纶,倾囊相授。蔡琰也开始更努力的学习琴棋书画、德容言工。因为每当她学有精进时,父亲脸上的微笑,似乎总比往更多一些。

    蔡琰相信自己不会看错,她一直是个很敏感的人。敏感到近乎敏锐的人……而另一个不足为外人道的小念头是:只有学习时,自己才能够亲近父亲。看到父亲的笑,会让她感觉很好……

    于是,蔡琰愈发的努力了……所以很快,随着蔡琰悄悄的长成,“蔡家稚女,才貌无双”的名头也越传越响,直有响遍洛阳之势。

    蔡邕更每每在大小家宴上,若炫耀绝世珍宝般,请出自己的掌上明珠。或以三两诗句、或以轻拨琴弦,换来满堂惊艳喝彩。于是,蔡邕欣慰的笑,笑得慈祥;蔡琰看着父亲的笑,同样欣慰的笑,却笑得倾国倾城。

    然而某,父亲似是得罪了什么人,忽而连遭排贬。蔡家在墙倒众推下,树倒猢狲散……

    那时,蔡琰又从某个嘴碎之人处得知,似是有个位高权重之人,窥觑她美色。蔡父不畏强权,却终遭小人所算。

    蔡琰得知后,既难过、又温暖……难过的是,自己果然天生命硬,最亲、最的人,总会因己受到不幸;而温暖的是,自己的父亲,毕竟自己最宽广的天,最可靠的树。即便在潦倒时,却始终拔。也从未在自己面前,露出过半点“因你如何如何,我才会如何如何”的表。反而笑得比平时更多了,对自己也更呵护了。

    这段父女相依为命的子,反而成了蔡琰生命中最美好的记忆。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蔡琰愈发貌美,父亲面对的压力也越来越大。终有一,父亲对她说:“琰儿,你幼时,为父曾为你定下一门亲事。如今……”

    蔡邕似是难以措辞,蔡琰却明媚道:“我嫁……”而后,一脸平静的帮助父亲收拾夯装,直到轻轻浅笑的坐上了花轿。

    那一刻,正是初平元年(190年)。蔡琰刚满十四,倾国倾城。

    通常来说,女子出嫁时,总有哭轿的习惯。这一哭,似能显出女子对家里的不舍;如若不然,恐被斥为不孝。

    然而蔡琰却是微笑着上轿的。她不想让父亲因为自己的眼泪而流泪。

    但是上轿后,她终于无声的哭了。她不知这一走,还有谁为父亲洗衣做饭、为他折衣叠被;不知谁会提醒他点起蜡烛,莫看坏了眼睛;亦不知那自幼远庖厨的父亲,可会整治吃食……

    但是蔡琰仍是毫不犹豫的嫁了。因为只有自己嫁人,父亲才会少一份牵绊、少一分负担。即便她知道,自己的未来夫君,只是个病入膏肓的人,迎娶自己……无非是为了冲喜。

    所以蔡琰走的很坦然,因为除了父亲,她已没什么好牵挂的了。

    不过上天似乎总喜欢挑战这位佳人的神经,因为在她出嫁的路上……竟然遇到了匈奴!

    蔡琰直想冷笑:难道自己真是红颜薄命?送亲的路上,竟然还会遇到劫匪,而那劫匪,竟然还是匈奴!开玩笑嘛?匈奴不是应该在境外嘛?怎会肆无忌惮的闯入了河东?!

    不过这些已不是蔡琰该想的问题了。虽然她早觉得生无可恋,但在死前若还遭了禽兽魔爪,污了清白……蔡琰不敢想……

    但出乎意料的是,那个擒下的她的贼首,居然没有侵犯她,反而命人将她紧紧看牢。不过蔡琰非但没觉得安全,反而更加害怕。

    ……

    蔡琰知道这群人在北上。因为他们昼伏夜出,而晚上的北斗星,正指明了他们的路。

    他们总会隔三差五的抓回很多女子。相貌姣好的,通常被留下和自己关在一起;而其他的,则在凌辱后杀掉。

    蔡琰也从其他姐妹那里知道,她们都是冀州的普通百姓。这群贼子杀光了她们的家人和村邻,又掳劫了她们。这群贼子简直不是人!

    聪明如蔡琰者,隐隐的猜到。自己与几位姐妹虽然未被侵犯,但看他们的意图,似是将她们当成礼物,送给某人。

    但即便明知这些,蔡琰仍然无力改变。这群人带着她们一的向北,又同样的隔三差五的抓回一些女子,关进来一些;同时,凌辱掉剩下的,再杀掉。

    蔡琰与姐妹们越来越绝望……似乎看到了某一天的自己,也会被凌辱,然后再被无的杀掉……

    直到……

    “琰妹妹,你听?外面好像在吵。”一个同蔡琰一起被关的女子说道。

    其他姐妹们听了,也都竖起了耳朵。因为她们也同样的提心吊胆。

    “是啊。是有响声……啊!你看,着火了!”另一个女子尖叫。

    众女大乱,出于本能的想要逃离这里。蔡琰也很怕,跟着想逃,却不慎在推搡中扭到了脚……

    自己要死在这里嘛?蔡琰坐倒在地,绝望的看着已经彻底烧着的帐篷……

    忽然,一道持枪的人影冲进了帐篷。看到蔡琰后楞了一下,叫道:“你干嘛不逃?”

    “我的腿……”蔡琰嗫嚅道。

    那人脸色一僵,显出几分歉意,伸手道:“跟我走!”随即不待蔡琰推脱,便伸手将她护在怀里,口中道:“事急从权,莫乱动!”

    蔡琰愣愣的看着这个在火光下,被映照的极为刚毅俊朗的男子。他将自己护在怀内的动作,竟似极了小时候父亲的拥抱。那充盈的男子气息,熏熏的自己几乎睡着……安心,这是蔡琰昏睡前最后的念头。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