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6】谁干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本书群号:109383428。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欢迎大家加入。

    ————————

    翌

    满面青肿,且走路有些打拐的夏侯澜,正悻悻的跟在赵云后。

    无需细表这厮如何被虐,只看他一副衰样,便不难想象他昨夜的惨景。其实,夏侯澜心里,还是很有些怨念的。

    毕竟,昨天火急火燎的是云哥本人,而自己只是适逢其会。且云哥那副闻者伤心,见着流泪的惨样,谁看了不得慌神儿?要知道一个男人哭起来的杀伤力,可是远远超过了寻常女子,甚至超过美女!

    岂不见涿县哭大哭丧系毕业的刘跑跑同学,便是靠着一手精湛哭技,哭下了蜀汉江山嘛?

    而且说到底,要不是自己如实相告,云哥还不得继续担心嘛?那自己虽然……嘿,虽然说得晚了那么一丁点儿……但!怎么就可以这样摧残一位‘有功’同志的心健康呐!这明显是极其军阀的作为!是官僚主义!是**!是万恶的旧社会!是……是D说这些有什么用……这里本来就是旧社会!哎,算了。真没地儿说理去。夏侯澜一边残念的想着,一边蔫儿蔫儿的跟在赵云后,查看着村里的残迹,以期能够发现些有价值的线索。

    由于人死后约3-个小时,便会生出尸臭。又因时值盛夏,味道更显浓烈。所以整个县里,都弥散着一股让人闻之作呕的怪味。让赵云和夏侯澜几乎难以忍受。

    两人勘察了半天,夏侯澜忽在一具相对完整的尸体前蹲下,忍着恶臭摆动着死者的遗体。

    嘶~

    夏侯澜扯开了他的衣物,赵云惊道:“小四,你干什么?”

    “看尸斑。”夏侯澜头也不抬的回道。

    “尸斑?”赵云皱着眉头蹲下,“你会验尸?跟仵作学的?”

    “额……差不多吧。随便学了点儿,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夏侯澜随口敷衍道。

    赵云也没在意。反正自从重新与夏侯澜见面后,就觉得他神秘了许多。嘴里也经常跑出来一些奇怪的词。于是,在很多次的惊奇、好奇和略奇后,便也渐渐的见怪不怪了。

    “那你看看能发现点儿什么?”赵云虚心的问。

    夏侯澜见他没刨根儿,倒是送了一口气,便解释道:“人死之后,血液停止流动,所以淤积的血液会逐渐渗入腠理。你看,这些呈紫色的大面积淤青,便是尸斑。”

    “哦~”赵云恍然的点点头,“那从尸斑里能够发现什么呢?”

    “时间。确切的说,是死亡时间。”夏侯澜指着尸体的后背道,“通常尸斑形成顺序是云雾状、条块状,最后逐渐形成片状。这些尸体的尸斑,普遍都已成片状,且按压之下,不会变色。就说明他们的死亡时间,至少在12个时辰以上。”

    赵云闻言,却皱眉道:“但我们是昨午后赶到的,算算时间,也有9-10个时辰。而当时县里一切早被焚尽,显然凶手远离了不止一两个时辰。”

    “你分析的不错。但你别急,我还有话没说完。”夏侯澜示意赵云少安毋躁,“尸斑、尸臭等等,都是人死之后产生的一些早期现象。我们错过了第一案发时间,所以这些并不能作为很有效的线索。但是,我还有一个很好的推断办法,那就是尸僵。”

    “尸僵?”赵云脸色一变,显然是因为这个词,而想到了‘僵尸’。是以即便以他的英雄虎胆,却在这等尸横遍野之地想起此事,也不由有些胆边发毛。当然,这与一个人的胆量大小无关,实是常人对于鬼神之力的敬畏而已。

    夏侯澜看穿赵云的心声,不由有些好笑,心想:以前倒不晓得云哥还有迷信的一面。然而,旋又不敢发笑了。毕竟自己就是活生生的违法科学常理的存在。既然自己曾在的,以‘无神论’为基调的科学社会,都会成批成批的出现穿越者、重生者……那么,谁又能说这世上真的没有僵尸?

    一想即此,夏侯澜倒是把自己给吓得一抖。好在无所不能的小K,立即传念给他道:哥们儿,你放心。咱现在在三国,不在末世。这里是巴灰有僵尸滴……夏侯澜这才松了一口气。

    抛开他与小K的‘人鬼未了’不提。夏侯澜又向赵云解释道:“尸僵是人体死亡后的正常现象。通常是从面部开始,随后一直往下。当1个时辰左右时,下颌最先出现尸僵;3个时辰时,上肢也开始僵硬;4个时辰后,僵硬蔓延到下。也就是说,人死之后四个时辰,尸体全都会僵硬。”

    赵云半信半疑的动了动尸体,奇道:“那怎么这具尸体,半点也不僵硬?”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夏侯澜继续解释道:“因为尸体僵硬,有一个从全盛到缓解的过程。通常人死后一昼夜时,尸僵会逐步缓解;待完全缓解时,则至少需要3天以上!”

    “那岂不是说,这些人都至少死了3天以上?!”赵云高呼道。

    夏侯澜沉声道:“没错,很有可能。”

    “那我们上哪儿去找凶手?”赵云急问。

    “你别急,你再看这处致命伤。”夏侯澜指着死者颈部的巨大创口道,“我仔细翻看了死者全。没有骨折,也没有其他外伤。只有这一处开放创口。三哥,你能看得出这是什么兵器造成的吗?”

    赵云用手按了按伤口周围,又小心的触碰了一下,才肯定道:“是刀伤,而且环首刀。咦?”

    夏侯澜冷笑:“你也感到奇怪了吧?”

    “的确。经你这一提,我才发现。袭击村庄的,明显是一股颇为精锐的骑兵。这些是可以从马蹄留下的痕迹上确认的。但是寻常骑兵,一般用的都是枪矛、大刀等物。少有在马上还用砍刀的……然而村中死者,显然具为刀伤所害,那就说明这股骑兵人人用的都是砍刀。这就奇怪了……”赵云说着,不眉头越皱越紧。

    “之前在常山郡时,我等便听众人传言,说是马贼为祸乡里。大家便都以为是黄巾贼作乱。但你仔细想想,黄巾贼里即便有那么些个为非作歹的东西。却好像也没哪个人有这么大的魄力,做得出整村整村屠人的狠事。事实上,黄巾贼不过是一群头上包着黄布的农民。他们即便掠劫州郡,也无非是为点儿粮食。犯不着干下这么天怒人怨的事。”夏侯澜冷静的分析道。

    “那……到底是谁干的?”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