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9】别忘了结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本书群号:109383428。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欢迎大家加入。

    ————————

    不得不说,前世便为军区里最年轻的校级指挥;此刻也是同样的统兵一方。若是单论一肃杀威严之气,夏侯澜可说胜过常人多矣。所以这般语气微冷,气势一上,还真将文丑给唬了一跳。暗道这小子到底杀了多少人?怎得冷不丁儿得冒出这般浓浓煞气。

    其实文丑杀人,同样不少。但此番为其震慑,却实与夏侯澜修炼的武功有关。须知任何上乘武学,都对修炼者的精神修为,有极高的要求。同样的,随着习武之人的修为愈高,精神修养便也会越强。这正是常说的“艺高人胆大”的由来。

    而夏侯澜所练的天罡诀,本就是极上乘的功法。尤其还通过战场杀戮,收摄了海量磅礴的杀气。所以这般威势一起,便连文丑那样的粗胚,也不由的心自惴惴。

    一时间,场面显得有些诡异。一个一米八五以上的黑个儿壮汉,居然被一个十五六岁模样,比他还矮了半个的的彬彬公子,震得不敢抬头。然而在场围观之辈,竟不觉得如何诧异,反还有些理所当然的样子。

    甚至连一旁的小丫儿都看清了势,心说:这位夏侯公子可真威风。

    文丑首当其冲,自然是直接感到了夏侯澜的不满。其实他不傻,很多人看他五大三粗,觉得他好骗。但事实上,这厮却自有一揣摩人心的小聪明。否则也不可能光凭一把子蛮力,得到了袁绍的信任。

    尤其文丑很是知道一些夏侯澜的传闻,心想着:这小子连吕布都敢硬上,徐荣、李榷、郭汜之辈,也是杀的杀、败的败。现在虽然在自己地头,但自家主子,好像又对他很是欣赏。

    还是能不得罪就不得罪吧……这般一想,文丑的表就变得更怂了。不过这家伙也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装痴充愣的本事很是一流。居然立马换上了一副毫不知的模样,举杯道:“夏侯啊,刚才咱哥儿俩说到哪儿了?怎么停杯了呢?来来来,先喝了这一杯。哥哥先干为敬。”

    夏侯澜没想到这厮会这般惫赖。但也看出了他不想闹僵的心思。于是借坡下驴道:“哪里能让文哥这般饮了。小弟也陪这一杯便是。”说完,一饮而尽。

    然而谈话进行至此,双方都已有心无意。确切的说,是文丑有心,夏侯无意。夏侯澜随便找个借口,便想离席启程。而文丑留之不住,却又在分别之际,说了一句颇有些耐人寻味的话:“此去路径不宁,望君一路小心。”

    夏侯澜一愣:这粗胚居然还跟自己拽上文了?但还是有些‘领’的回了一句:“别忘了结帐。”

    言罢,留下一脸呆滞的文丑,洒然的去了。

    ————————

    常山,冀州九郡之一。

    按说冀州九郡,本是韩馥的地盘。但随着袁绍担任关东盟主后,其声势地位大幅上涨;又加上袁氏本就有的四世三公的人脉,再加上袁绍本人不算太菜的手腕。

    很快的,手段颇软、为人也有些自卑的韩馥,就失去了对于冀州三分之一的控制权。而且这种颓势仍在不断增大。如常山郡,便是最近时间里,刚刚被袁绍盘剥掉的地盘。

    对于这种况,夏侯澜除了暗骂韩馥软蛋之余,倒没对袁绍有什么恶感。说到底,在这种乱世年代,只有枪杆子里出的政权,才是可靠的,让人有安全感的。难道还能指望一向兵事颇弱的韩馥,去贴大字报、或者闹‘文化割大命’来稳定局势吗?想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笔杆子撑死了也就搞个‘【文字】狱’,在绝对实力面前,神马都是浮云。

    抛开这些遐想不提。夏侯澜入了城门,交了税款。问明了道路,便向衙门走去。他想给赵云一个惊喜。

    衙门前,有位年轻的衙役正在站岗。那人姿态雄伟,量也高,足有八尺的样子。仅见他左手轻扶刀柄,右手搭着腰带,杆儿笔直的像一把钢枪,便自然而然的流露了出一股英姿飒爽的气概。

    夏侯澜见此,眼神不由一亮。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闹。以夏侯澜的专业眼光,自然不难看出,此人必定是自幼‘三九三伏’,苦练出来的人。

    然而看他好似二十出头的年纪,却又一副宛若二十多年精纯功力的架势。又自引得夏侯澜暗暗称奇。

    夏侯澜心下点评:渊停岳峙,岿然不动;立如松柏,气势非凡。这人是个高手,值得一交。

    随即,很是谦和的向他打个招呼,问道:“敢问这位差哥。衙门里可有一位赵云,赵大哥当差?”

    那衙役站得位置背光,所以帽檐压得很低。闻言后,愣了一下。微微抬头,仔细的看了夏侯澜半响。然而看着看着,竟而子微微颤抖。

    夏侯澜没闹明白这位高手哥到底在搞什么。反而心想着:自己莫不是看走了眼?这位‘高手哥’,其实是个假把式?否则怎得好端端的,便抽抽了?

    又待再问时,那人却颤声道:“小四?”

    夏侯澜子一震,耳中听着那既熟悉又陌生的称呼,脑海中的记忆如潮水般的涌出,让他的心底顿时为之一酸,便不自的低呼道:“三哥!”

    话说夏侯兰幼时,为童渊收养。由于当时,童老爷子已经收了赵云为关门弟子。所以虽然收养了夏侯兰,但也只能给他个记名弟子的名头。

    不过名头虽浅,待遇上倒也不比上头几位师兄稍差。仍然是该教的教,该学的学。老爷子同样的倾囊相授。只是能悟多少,便是取决于心资质。旁人勉强不来。

    其实夏侯兰的根骨是不错的,只是山里贫瘠,两个男人又总是如女人来的细心。所以夏侯兰没有被照顾的很好,幼时多有疾病。若非童老爷子粗通医术,只怕他已然夭折了也不一定。但也正因于此,童老爷子和赵云,自小便对夏侯兰极为护。又因为童老爷子有三位弟子,算上夏侯澜是第四个。便让赵云与夏侯澜,以“三哥”、“小四”互称。

    因此,在夏侯兰幼小的童年记忆里,记得最多的,除了童老爷子那满是皱纹,却又满是慈祥的温暖面容外;便属那大他七岁,自小便抱着他骑马、背着他练枪的‘三哥’记忆最深。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