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8】要你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本书群号:109383428。最新章节,最快更新尽在 WWW.x.Ne.欢迎大家加入。

    ————————

    其实文丑本来是认不出夏侯澜的。毕竟他们之间没什么太深的接触。一来文丑是看不上长得有些清秀,看起来软绵绵的夏侯兰;二来夏侯兰也不想碰到文丑这种乡间恶霸。

    但前边儿也说了,这两个人毕竟还是同乡。一块儿小地方,就那么点儿大小,总会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只是夏侯澜和赵云都是童渊的弟子,文丑忌惮童渊之名,不敢随意招惹。后来又被赵云给狠狠收拾了,更是小心翼翼。

    所以论起文丑与夏侯澜的交,就属于那种半好不坏,半冷不的那种同乡关系。

    若要细说的话,就是那种在乡里遇见时,心好了会点个头,心不好就只当没看见;

    在外地碰到时,兴许会喝杯酒,唠句嗑儿。但如果知道了对方落难,又绝对只会装不知道,甚至暗地里还会跳着脚拍手,大叫“死得好”的幸灾乐祸。

    于是,综上所述。夏侯澜与文丑此时的举杯轮盏,便不显得如何的突兀了。

    话说文丑一甲胄,虽然是将军行头,但配上这黑厮一脸钢刺,铁塔似的体形。居然愣是穿出了一‘座山雕’的匪气。

    这让夏侯澜暗道这厮即便穿了龙袍,也照样像流氓之余,更让店家不敢怠慢。所以老板派了自己的女儿丫儿,给文丑他们布菜添酒。

    只是老板没有想到,刚才那个坐在角落文质彬彬、看向窗外神色有些忧郁的儒雅公子,居然会和文丑这种五大三粗,长相粗豪的大老粗是朋友。尤其看他们推杯换盏的架势,貌似……关系还很不错的样子。

    小丫儿则心想:这公子的酒量和他的饭量,一样的好。

    文丑和夏侯澜又一番碰杯后,文丑打着酒嗝儿,熏熏道:“夏侯小子,一别多年。老子还真D认不出你了。”

    说着,又有些微醉的眯着眼,仔细的看了夏侯澜一会儿,道:“要不是你长相没变,老子还真不敢认。你瞧瞧,你以前瘦巴拉几的,现在可比以前壮多了。人也高了,还有那……那什么……”文丑有些词不达意的苦恼着。

    “气质。”夏侯澜无奈的补了一句。实在是这粗胚猛搔头皮,雪花直落的样子,让他看得纠结不已。心说那些菜我是打死也不再吃了。

    “对!说的对!就是气质!我了,要不说你们这些酸书生啊~有的时候还真他娘有点儿……有点儿什么?那词儿拗口。对了,有点儿气质。”

    夏侯澜听着好笑,心想自己什么时候又成读书人了。以前上大学那会儿,除了专业课,其他哪样儿不是靠的作弊?

    随即又想起了一干弟兄,和那些堪称鹰眼级的教官是如何的斗志斗勇。不由得笑意便更浓了,说道:“我也没想到,你居然会一眼认出我。我正纳闷儿呢,咱以前交往不多,有时见了也不打招呼。你怎么就那么快的认出来了呢?”

    “嘿嘿嘿。”文丑笑得诡异,“想知道?”

    “不想。”夏侯澜收得很快。

    “你……”文丑被噎的不行,只得道:“以前没看出你小子。现在才知道贼坏。”

    “嘿嘿,那你说不说?”

    “说。我了。”文丑将那一声‘’,伴着一口酒喝下道,“其实我本来是认不出你的,但是主公。嗯?你知道的,俺主公是袁绍。”

    “是,我知道。”

    “对,俺主公自会盟回来后,便整价儿的在咱们一干臣子面前念叨:说夏侯澜如何如何……如何年轻、如何勇武、如何料事如神、如何兵法不凡、如何以弱胜强。后来又知道了你和我是同乡,便抓着我盘问。我心想咱老家叫‘夏侯Lan’的,也就你一个吧?我便都和他说了,可俺不说还好;说了之后,主公居然说我讲得,全都对不上号儿。以为俺嫉贤妒能……次~”

    文丑说到这里,“”了一半,停了。许是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主公,是不能随意乱的;当然,要也不敢放在嘴上。便只得悻悻的收了。

    夏侯澜哑然。他没想到袁绍居然那么看得起他。而自己现在这般贸贸然的闯进袁绍的地盘挖墙脚,还和袁绍手下大将文丑一起喝酒。这后果……

    不过转念间,夏侯澜又有些失笑的想:自己还是做贼心虚了。毕竟现在诸侯们还在‘同盟’状态。自家老板与袁绍的关系又很不错。只是没想到这冤大头,居然在被自己敲掉千斤镔铁后,竟还很看重我。嘿,难道这世上,还真他娘有那种喜欢受虐的人?

    一时间,夏侯澜与文丑都各自想着心事。半响,文丑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我说夏侯,你到底是不是俺主公说的那个‘夏侯Lan’?”

    “呵呵。”夏侯澜笑笑,“你说呢?”

    “我……,我知道还用找你问嘛?”文丑见夏侯澜如此墨迹,不由有些不满,但随即又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本来我是打死也不信的。但现在看了你的样子。嗯,还有门外那匹战马……”

    文丑说着,将目光投向门外,眼神中掩不住的有些羡慕:“那可是上档次的西凉马呀。一般人哪儿有资格搞到手。所以……”文丑收回目光道,“现在,我信了。”

    “呵呵,我的确是。”

    “,你真是?”

    “呵呵,刚才你不还说自己信了嘛?”

    “我……我……”文丑最后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心,只能化千言万语为一声:“我!”

    夏侯澜则有些同的对那声‘我’,说了句:“您辛苦了。”心想:也真难为了这句话,居然被那粗胚包含了这么多的感

    谈话到此,双方都有些不知如何继续。一方面文丑可能还在收拾心,接受现实;而夏侯澜本就和这粗胚没什么话题。

    于是,正当夏侯澜想要托辞离开时,文丑忽然道:“你去常山?”

    夏侯澜一怔:“是啊。”

    “去干嘛?”

    夏侯澜眉头轻轻一挑,语气微冷道:“怎么?要你管?”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