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7】是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本书群号:109383428。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欢迎大家加入。

    ————————

    夏侯澜的视线,朝着窗外绵延的官道,向常山方向瞭望。可惜群山险阻,终是挡住了夏侯澜望眼穿的眼眸。

    虽然夏侯澜从未去过常山,但因为原主人夏侯兰的关系。对于这片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他还是多少抱着点近乡怯的意思。当然,为了防止从小一起长大的赵云,觉察出自己上的异样。夏侯澜这一路故意放慢行程,便是在反复又反复的回忆前宿主所留记忆的点点滴滴。不过悲剧的是,夏侯澜越回忆越觉得……自己与那夏侯兰,完全是对不上号儿的两个人。

    先不说自己现在的神谈吐已与从前大不相同;单论精气体态,便已胜过前任多矣。任谁都无法相信,仅仅时隔七个多月。同一个人,便会生出这般多的变化。

    我该怎么向他解释?夏侯澜有些担心的想:算了,解释也是白解释。信不信,说多了反而不好。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样样都能对答如流,你总不能还带我去做DA吧?便是真有做DA的条件,老子换得是灵魂,又不是血型。你就算验了,又能有甚鸟用?

    于是这般一想,夏侯澜反倒坦然了。可正当他要结帐走人时,官道上忽得跑来了一队兵将。而且带头的那个大汉,居然有些眼熟……

    “……这厮是谁呐?我不记得自己见过这么难看的牲口啊。”夏侯澜纳闷儿的想着。

    “哟~是哪阵儿风,把军爷们给吹来啦?小老儿今早儿便听着喜鹊叫唤,就知道准儿有贵人造访。这不,可把各位爷给等来了。来来来,快里边儿请。丫儿~快给几位爷上好酒。”老板极殷勤的招呼着。

    “嘿,老东西会说话。这话一天得说好几百遍吧?行,甭解释。爷不管你实的虚的,至少爷听着舒坦。咦……”为首那将突然停了脚步,指着店门外的夏侯澜的坐骑说道:“谁的马?上等的关外货色。啧啧……还是战马!里面可是有位当差的?”

    “回将军的话,今小号儿冷清,并无许多人。里面没有当差的老爷,这马是一位公子的坐骑。”老板小心翼翼的答道。

    “……”那将闻言,骂骂咧咧的呸了一句,“白瞎了一匹上好的战马。”然而,虽然话中的不屑之意甚浓,但也没打什么坏主意。

    毕竟能用上这种档次坐骑的人,即便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纨绔少爷,必定也有深厚无比的后台。而今又是战乱年代,一匹上等战马,更可能代表着它主人背后不可测的势力。好在那将人虽粗旷,但毕竟不傻。倒也无事。

    由于两人对答没有控制音量,夏侯澜离他们也不远。所以问答之间,都听得清清楚楚。甚至凭借丰富的想象力,夏侯澜连他们对答时的神态,都能猜得**不离十。

    又因为夏侯澜目光朝向门外的关系,那将走入之时,便自然而然的与夏侯澜有了个对视。而两人对视后,不由同时一震,一同惊呼道:“是你!”

    ————————

    文丑最近心颇佳。原因无他,当年一个和自己有仇的小子,凑巧让自己给遇上了。而且这小子还是自家主公——袁绍麾下一郡、郡下一县、县下一城门的守门小卒子。

    这让偶然间发现于此的文丑,心大好。要知道这小子虽然比自己小了五六岁,但当年自己尚未发迹时,可是在他手上狠狠的吃了一个大亏。具体原因,好像是自己“不小心”纵马,踩了他哥的麦地。

    你说说,自己是“不小心”嘛!而且也没踩坏多少,也就是为了抄点儿近路,才从他家麦地的东头,斜穿去了西头。不就那么三五里路嘛?要怪也得怪他家的麦地生的不好,偏生当在了老子的捷径上。这不是找踩嘛?!

    可那小子的大哥居然十分蛮横,竟敢要自己赔钱!了,老子从小出门儿都从来带钱的。就连出门儿吃饭,也没给过。

    小的时候是别人要,自己不给;大了是自己不给,别人也不敢要;现在是自己想给,别人还坚决不收,再给,人家还不高兴,最后还反过来倒贴。瞧瞧,人家那是什么素质!所以当时把他哥给揍了,那是很有道理的。自己那是在教他应该怎么做人。

    谁知道那人心眼儿忒坏!第二天居然教唆了他弟弟上门来堵我。玛丽隔壁的!就那么个连毛都没长全的小兔崽子,就敢来问我文大爷要债?我砍不死他!

    可惜后悔了非得事后才知道……

    这世界上,不是只有自己才力气大;比自己力气大,甚至比自己还小的人,还是存在滴……这世界上,还是有怪物滴……这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危险滴……

    总之,最后是自己栽了。被打了,还要赔钱。憋屈啊……

    不过老子现在爽了,因为当老子发现了当年那打我的臭小子,居然是自家主公麾下连入流都算不上的,十万八千个小卒之一时。嘿嘿,那帮酸书生说的叫什么来着?君子报复,十年八年的不晚。

    于是,老子略施小计,就把他调到了郡城做了衙役。嘿嘿,这招明升暗降,真D高啊!连老子自己都佩服自己。我怎么就这么聪明捏?我这么聪明,还让田军师、沮军师他们怎么混捏?了,原来老子的品格又一次无形中的提高了。居然到达了舍己……,老子没救人;那就是退位让……麻痹的,老子也没退位。总之是让贤了。嘿嘿,就是那么一说。哎,做人太高尚了是不好呀。尤其高尚的还那么低调,低调的连田、沮两位军师都不知道。,这就是水平,水平!知道不?!

    不过最近老子又开始不爽了。因为自家主公居然在会盟回来后,向我提起了一个人。这人还他娘是我仇人的师弟!

    那人我见过,长得娘儿叽叽的。好像叫夏侯兰,一听这名字就知道他有多面儿。哪有男人叫“兰”的?不过主公又说,他是波澜的“澜”。了,连个名字也改来改去的墨迹,反正这人老子看不惯。但主公却又对他看得起,居然说他是万中无一的将才。

    了!就那小鸡崽儿材,还他妈万中无一?还将才?算了,再聪明的人,不得还有犯傻的时候嘛?像老子这么时刻保持聪明的人,毕竟还是很少、很少、很少……滴~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