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4】别致的爱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本书群号:109383428。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欢迎大家加入。

    ————————

    卞夫人看着夏侯澜怪异之极的表,辛苦的忍着笑道:“夏侯将军莫怪,这孩儿才刚学着说话。懂不得太多,妾……妾也只教了她爹爹、娘亲,还有一些简单的词。”

    “额……呵呵,无妨无妨。”夏侯澜擦着冷汗,又把另一个做好的波浪鼓,递到了卞夫人手中,“主母勿怪,澜在军旅,无长物。这洛阳又残破,澜也无处寻些好的玩意儿送于两位小公子。只随手做了些,实是简陋的很,望主母勿怪!”

    卞夫人感激的接过玩具,谢道:“妾虽是妇道人家,却也知‘礼轻重’的道理。妾后定叫两个孩子,珍视将军所赠,以念今。”

    “主母言重!澜愧不敢当。”

    ————————

    此次曹派出的保镖队伍可谓强大。不止人数多达五百,且尽数皆为精骑。由此亦可见其对于卞夫人及曹丕、曹彰两位小儿子的重视。

    扣除这五百正规军不算,原本保护卞夫人一众的上百家仆门客,如今也已受到了统一管理。这也让卞夫人感到了由衷的轻松。

    毕竟一个妇道人家,尤其还是一个极为美貌的妇道人家。即便手腕再强,也架不住天天面对这些立场不定的粗鲁汉子。

    不过卞夫人虽然心中狠极了这帮曾让她寝食难安,又不敢随意得罪的粗鄙之人;但及此柳暗花明之时,她倒也没做出什么过河拆桥的事来。甚至还落足力气了,上演了一出“感恩戴德”的戏码。这也让夏侯澜更深刻的感受到了眼前女子厉害的手腕和气量。

    一路无话,夏侯澜与曹洪率着军士及家眷,于三后安全抵达了已吾县。

    “小卞……”

    “哥……”

    夏侯澜满头瀑布的看着这对喜极忘形、旁若无人的痴男怨女,心中的感慨当真是无以言喻:小卞(小便)?哥(Fckr)?不得不说,您俩之间的称……当真是别致的紧!

    由于夏侯澜前世里见惯了当街拥吻的恋男女,所以对于曹夫妇的亲镜头并不太感兴趣。不过曹洪及一众随从们却是罕有见到这般“炙”场景。不由的显出各异态,却让偶然间发现的夏侯澜大感有趣。

    不过夏侯澜还是谨慎的考虑到了自己以及众人头颅的安全问题,非常适时的示意大家安静的退出,且莫要打扰了自家老板火的“趣”。

    众人中,除了曹洪那个脑残份子,是根本没看到夏侯澜以手切脖子的动作外,其他人都在发现后,悚然受惊的落荒而逃了……

    而夏侯澜看着这夯货的口水,正抑制不住的下流时。不由恶心的撇撇嘴,暗骂了一声‘无作胚!’(沪语:下流胚)。随即用力扇了下他的后脑,拎着他便开溜了。

    “喂!平涛,你嫉妒我比你聪明是吧?这么用力干嘛?!”房门外,曹洪捂着后脑发泄着不满。

    夏侯澜白了他一眼,觉得哪怕多说一句,都是一种对自己智商上的侮辱……

    ————————

    “师尊在上,受弟子一拜。”夏侯澜在戏志才房内叩首请安道。

    “哈哈哈,免礼免礼,快快起来。”戏志才满脸微笑的扶起夏侯澜说道,“嗯,精气神儿都很不错。你在前线干得几出好戏,我在这里都听说了。好!好样儿的!有勇有谋,知进识退!不愧是我戏忠的弟子!好!”

    戏志才显然对于夏侯澜的成绩非常满意。三句话没说完,却提了不下三四次‘好’。

    夏侯澜谦逊道:“还是多亏师尊点拨,徒儿才能有此一。”

    “哈哈,你这小子,总这般嘴甜。”戏志才手点着夏侯澜笑骂了一句,又道:“为师收你短,尚未有暇亲自指点。而你仅凭几本兵书,以及自的领悟,便能打出眼下这般战绩。着实也让为师大感意外。嘿,难道这世上真有所谓无师自通?天传神授?”

    虽然戏志才最后一句纯粹是自言自语,但仍旧惊出了夏侯澜一冷汗,忙道:“师尊哪里的话,弟子只是运气极好,误打误撞而已。而且西凉兵纪律松散,若是换了袭击旁人,只怕未必能有这般战果。是以此次大捷,实侥幸也。”

    “好,胜不骄、败不馁。此乃为将之根本。”戏志才先赞了一句,“此番为师体已愈。当有闲暇指点于你。你这些时也多抽些空闲,看看兵书。最好是能背下,为师随时都会抽查。”

    “是!”夏侯澜恭声应着。在两人又互道一番别来之后,夏侯澜问道:“师尊,以您看来,此番主公大捷之后,当以何策为优?”

    “嗯,主公如今虽然实力暴涨,然而士卒多为降兵,且纪律涣散,此为一;两万余兵众费钱粮无数,主公入不敷出,此为二;已吾县毕竟是暂居之地,我等皆寄人篱下,便(bàn)宜不得施展,此为三。这三项难题如不得解,主公来之宏图大业,则难以实现。”

    “师尊目光如炬,弟子拜服。”

    “嘿,此等浅显之理,便是三岁小儿也看得出。难道你还不知?”

    夏侯澜被拆穿后,尴尬的笑笑:“弟子虽知,却总不如师尊说的明白透彻。”

    “猢狲!只会阿谀谄媚。”戏志才笑骂道,“那你说说,当如何安排,才算妥当?”

    “嗯,以弟子愚见。士卒战力、钱粮消耗、立足之地,皆为重要之事。但若要细分的话……弟子以为,士卒可以来再练,兵马钱粮的消耗却是有去无回。然而唯有打下城郭,立住根脚,才能彻底解决入不敷出,兵马训练等等问题。不过话再说回来,如果敌人太硬,以我部士卒战力之参差,只怕又难以啃动……这样一分析,却又从新回到了先前无法解开的死结。”夏侯澜皱着眉头说道。

    “不错。”戏志才点一点头,但眼中却又显出一抹睿智,“其实尚有一策可行……”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