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3】小主子,可不带您这么害人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本书群号:109383428。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欢迎大家加入。

    ————————

    当夏侯澜跟着曹洪,见到了现居于洛阳隐秘角落的卞夫人一家时……他的心,忍不住有些酸楚。

    眼前的屋子,如果还能算做屋子的话,那也就是比没墙的旷野,好不了多少的存在。那个不用开天窗,就可以看到星星的屋顶,以及四散着恶臭的茅房,又或者不时刮过的微寒的风。都仅仅略见一斑的揭示着,眼前这个神色憔悴、衣衫略旧,却又依稀可见盛容时,定然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在这几个月中所经历的艰辛。

    卞夫人,这个在夏侯澜眼中可以被评为‘妖精级’的奇美女子。虽然已经得知她年过三十;但夏侯澜仍旧无法将她貌似双十的相貌,与她的真实年龄挂钩起来。

    难道东汉末年的空气,已经清新到了可以天然护肤的程度?又或者这个世上真有所谓天生丽质?

    夏侯澜有些不相信的摇了摇头。毕竟曾生活于千八百年后的他,见惯了那些没有了化妆品就不敢出门的伪美女,已经彻底的不相信有所谓“天生丽质”这个词了。

    不过夏侯澜也不由暗赞着曹的眼光。并感叹着,也只有这样一个既有少女嫩,又有少妇风的百变尤物,才能引得自家好色如命的老板,既便在后面有了多女人后,仍然对她盛宠不衰。

    然而又在联想到这个女子娼门出的背景后……夏侯澜不由龌龊的想,只怕她于美貌之外更吸引老板的地方,可能是那不足为外人道也的……万种风

    对了,有一首歌是怎么唱来着?

    “浪里个儿浪~浪里个儿浪~浪里个儿浪、里个儿浪、里个儿浪……”

    不过,以上这些多少显得主观、甚至是有些恶意的猜想,在夏侯澜真正见到卞夫人后,不由生出了许多改观。

    因为据夏侯澜了解,当年自家老板与卞夫人相识时,尚处于被朝廷免官的不得志时期。虽然老板的份颇为显赫、家境也极好,但是对于事业感极强的他来说,事业心上的不满足,始终是人生里最大的憾事。而正在此时,闯入老板心房的卞夫人,无疑会生出与此女‘相识于微’的浪漫真

    甚至更巧的是,当老板顶住了家庭压力,与卞氏有人终成眷属后,其官运立刻又有了时来运转的转变。这时换作任何一个男人,都定然会有些此女‘甚为旺夫’的迷信。以及某种‘共患难’后见彩虹的感动。

    于是,卞夫人与自家老板的‘同甘’,便显得顺理成章了。不过真正让夏侯澜敬佩这个女人的地方,是她能在危机时刻,甘愿与老板‘共苦’及信任的坚韧。

    夏侯澜和曹洪也是在听到卞夫人哭诉这半年多的艰辛时才知道。当初老板在初逃离洛阳后,袁术曾跑去卞夫人处,称老板已然命殒云云。闹得当时曹府人心惶惶,众多家丁门客具有‘树倒猢狲散’的念头。

    然而与此危机时刻,正是眼前这个弱女子,一个带着三岁幼子的母亲;一个连月子都没做完的妇人!坚定的挑起了镇定人心,稳定大局的关键作用!

    若非有她或劝、或留、或许以利、或许以益等等诸般手段,这些各怀异心的大老粗们,搞不好还会来个反噬其主的恶**件。

    但是眼下,夏侯澜相信,仅以此次稳定后方、不离不弃的功勋。卞夫人在老板心中的地位,必会再次提高,且会提高一个至关重要的程度。

    “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夏侯澜由衷的感概着。

    曹洪先是恶狠狠的咒骂了袁术几句,又安慰道:“嫂嫂,您且宽心。此次诸般凶险早已过去。主公正带兵马回已吾县屯驻,特命我与平涛前来接应。嫂子,主公对您,可是担心的紧。若非不放心您的安危,他又怎会特意遣了平涛前来。”

    “妾谢过将军援手之德。”卞夫人听着,便对夏侯澜万福为礼。

    “不敢不敢!”夏侯澜被唬了一跳,又不敢伸手去阻,只得拜倒还礼,“主母万勿如此,折煞澜也!”

    倒是卞夫人毫不避忌,执手扶起夏侯澜,笑道:“将军威名,妾虽于陋室之内,亦是如雷贯耳。想吾夫君能得将军这般少年英才相助,真乃天幸也。”

    “主母谬赞矣。”

    夏侯澜一边心惊于卞夫人与自己触手时的惊人电感,忍不住暗赞了一声‘好软’;另一边,更佩服她语气里让人不敢怀疑的真挚与诚意。心想:这女人果然极有公关天赋。‘对什么人,说什么话;尺寸恰当,毫不做作’。不简单!

    于是,正当夏侯澜不知再如何接口时,曹洪笑道:“嫂子,咱家的两个小侄儿在哪儿呐?”

    可能是说起了自己的命根子,卞夫人的脸上立时洋溢起了温馨的笑容。这种温馨一改夏侯澜先前所见于她的妩媚,而是一种真正只有母亲才能焕发的慈神采。

    但这也让夏侯澜在惊叹她两种神色奇速变化的同时,又不由暗暗奇怪与她后在面临两个亲生儿子互相倾扎时,是怎样忍下了锥心之痛,而做出的一副‘事不关己’的观火模样。

    难道真的是天家无骨

    夏侯澜想到这里,不由得有些惊悚,暗骂道:最蛋者,是政治!

    正臆想间,卞夫人已于内院尚完好的一间屋内,领出了尚在襁褓中的曹彰,以及跟在后,年仅三岁的曹丕。

    夏侯澜拱手道:“澜见过两位小公子!”

    卞夫人忙阻止道:“将军无需如此,两个孩子还小,还懂不得这些。”

    “要的要的,礼不可废也。”夏侯澜说着,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木雕的小玩具,蹲下递到曹丕面前道:“小公子,可喜欢这个小老虎?”

    曹丕本来还有些怕生,但出于小儿天,见到了玩具之后不由眼神一亮。虽然他可能还懂不得夏侯澜话里的意思,但这并不妨碍他喜欢那个叫‘小老虎’的木头。

    曹丕壮着胆子点了点头,又颇有些顾忌的看了一下母亲。而后又在见到母亲首肯的姿态后,才绽放出一个满是欢快的笑容:“要~爹爹抱……”

    噗通……夏侯澜扑倒,心里差点儿都快哭了:小主子,可不带您这么害人的!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