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7】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夏侯澜定睛看去,只见一个面貌狰狞的中年汉子,正着长枪,朝他直冲而来。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夏侯澜微微冷笑,也不做何呼喝。因为在他看来,在战场上任何浪费气力的举动,都是脑残的行为。尤其刚才那人,明明可以偷袭自己,却还偏偏叫出声来;虽然他即便不叫,也偷袭不到自己,但这般故意的“提醒”……嘿,还真搞不懂这些家伙,怎么老就玩儿这“来将通名”的把戏。难道就这么喊一嗓子,便会显得自己很高尚嘛?真是不知所谓。

    这样想着,夏侯澜的嘴边,不由冷笑更甚。随即,当那敌将长枪即将临体的时侯……他才突然横挥枪杆,猛得一扫!

    ————————

    这一晚,徐荣可谓遭遇了从戎以来最大的挫折。而原本,就在他以为一切已经尽在掌握之时,营中……却忽得响起了一声惨叫。

    出事了!这是徐荣的第一个反应。

    虽然久经沙场的徐荣,早已面对过各种各样的险境。但今夜的他,却显得格外的紧张。甚至那道原本还能勉强压抑的不安,此刻已有不受控制的迹象。

    不能乱、不能乱……

    然而,任凭徐荣怎样让自己冷静,乱哄哄的营寨中,却始终无人能够听其指挥,甚至在他亲手斩杀了几个哗变的士兵后,势依旧急转直下!

    这时,徐荣才真正意识到……也许自己完了……上万兵将……也完了。这让他忍不住有些惊慌无措,甚至他都记不清上次自己惊慌失措,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而正当他茫然四顾的时候,一道银甲白袍的人影,却忽然闪入他的眼球!

    徐荣定睛看去,不由一惊:此人是谁?!怎得如此生猛!

    只见自己麾下奔走四散的士卒,被那披银甲的小将,若砍瓜切菜一般的斩于马下;其四顾之地,皆是自家儿郎的尸体。

    徐荣见此,不眦目裂:混帐!混帐!……就是这个混帐!

    原来,震怒中的徐荣,竟而忽似福至心灵的意识到:眼前此人!便是今夜策划了一切惨剧的元凶!

    虽然这种推断毫无根据,但此刻的徐荣根本不需要根据、更不需要证明。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来源于他的直觉!一个为高手的直觉!一个实打实,战役级高手的直觉!

    杀掉他!也许杀掉他,还可以转危为安!

    这个想法在徐荣心中狂跳不矣。

    于是,徐荣暴走了!虽然为大将的他,已经很久没有亲自杀敌了,但自从入伍起,便苦练不坠的武艺,却没有一丝衰退!

    一枪!一枪杀掉他!我要让所有人的都看到我干净利落的杀掉他!届时敌军士气低落,我军人心振奋,再借着人多之势,未尝没有翻盘的可能……

    徐荣存着这般想法,当即便一声怒叱:“无耻贼子,纳命来!”

    可惜出人意料的是,回应他的,却不是以往那些对手诸如“报上名来,吾不斩无名之辈”的问话,亦或是“跳梁小丑,徒送死耳”的嚣张;反而只是一个简单的——冷笑!

    无视?!自己居然被人无视!就这么个黄毛都没退干净的臭小儿,居然敢无视我的存在?!

    此时的徐荣,可谓彻底出离了愤怒!然而,当他猛然接下那人的“横扫千军”后,双手居然麻木的无法伸直!

    徐荣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此人是谁?!竟有这般神力!简直……

    然而,不等他心中的震惊平复……那银甲小将竟似神迹般的、飞快的,以左手反手拔剑,随即以一个徐荣从未见过的动作,朝他脖子上轻轻一抹……

    徐荣的耳边寂静了……似乎所有的喧嚣和纷乱,统统抽离了时空。然后,仅似过了一秒,又好像等了千年。丝丝风响之声,传入了他的耳朵;再然后……好吧,已经没有然后了。

    ————————

    “将军死了?将军死了?!徐将军死了!!”

    夏侯澜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等来的一个,稍微像样一点的对手,居然会是敌方的将领!而且听那些溃兵歇斯底里的呼喊,好像这人还是徐荣?!

    了,你说你一个指挥级人物,不在后方好好待着,吃饱了撑得,上这儿来送死干嘛?!再说~你死就死吧,还他娘弄得老子一血,你恶不恶心呐!

    夏侯澜有些嫌恶的摸了一把脸上的血,却不知这番动作,直若修罗一般,吓得敌军更加奔溃!

    于是,本就因遭突袭而溃不成军的敌方士卒,又加上本方将领的临阵被斩,且是一合被斩!立马士气归零,几乎连逃跑的力量都沦丧了。

    就这样,夏侯澜所率四千五百士卒,几乎在没什么损失的前提下,斩杀、俘获了对方近万兵马!

    可说是一场完美无缺的大胜仗!

    一刻钟后,李典向夏侯澜汇报道:“夏侯,知道这次我们的战果有多大嘛?!本部仅轻伤近百,重伤二十,死者一人也无!但斩杀敌人却约为三千,俘获六千!只有两千余人溃逃。”

    一向沉稳的李典,显然也被激动人心的战报振奋到了。连此刻说话的语速,都比平时快了一倍不止。

    然而夏侯澜闻言,却显得异乎寻常的冷静:“六千俘虏有多少重伤?多少轻伤?”

    李典一愣,才道:“重伤大约一成,轻伤无数。不过轻伤者,多为烧伤,应无大碍。”

    “好!”夏侯澜马上又召回曹洪、乐进、于三人,“想不想再干一票大的?”

    四人面面相觑,俱都闪过一个念头:还干?

    夏侯澜没理众人反应,又再抬头望了望时辰,似在推算什么。半响,才沉声道:“千载之机,只在眼前。我现在没空和你们解释原因,但你们必须相信我!否则不但我们跑不了,而且搞不好会全部死在这里!你们干不干?!”

    四人因为见识了夏侯澜诸般神准推断,早已心悦诚服;就连原本还有些不服的曹洪,此刻都已五体投地,便齐声道:“愿听调遣!”

    “好!”夏侯澜精神一震:“我知道我现在要下的军令,你们可能会觉得残忍。但是战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妇人之仁的余地!”夏侯澜说完,连自己都深深一吸,好似在压伏什么绪。

    “听好了,传我将令!小半个时辰之内,务必打扫完战场。尽可能收集弓弩箭矢,并确认所有‘尸体’是否真正死亡。所有敌军重伤者,当场杀掉!轻伤俘虏,剥去衣甲兵刃,束缚、堵口,小心看管!一切就绪后,全体随我去山坳隐蔽!听明白了嘛?!”

    四人闻言,果然脸显惊容。可又出奇的,却无一人提出反驳。直至四人都如夏侯澜一般深深一吸后,才异口同声的应道:“遵令!”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