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6】灯下黑,富贵险中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夏侯澜从小就不止一次的听到老师讲“一之计在于晨”。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而且每次他们讲完后,都会要求同学,早上起来背单词、背课文等等。

    据说在这段刚睡醒的时间里,也就是早上、7点左右,是人一整天里头脑最清醒的时刻。虽然这种说法的正确与否,夏侯澜没有亲验证……但他却很清楚另一点……就是如果人在4、5点那段最想睡的时间被唤醒,那才真叫一个痛不生。

    而前世的夏侯澜,就总会在4、5点的时候,被他父母拖出被窝,随后赶在出之前,上山顶吐纳罡气。可以说,没有任何人比夏侯澜更明白“黎明前黑暗”……是多么的让人犯困。

    所以,夏侯澜当即做出了一个决定:今夜于此驻扎!

    “夏侯!你没疯吧?!你知道这儿离山道才多远?!才五里!五里啊!而且刚才斥候的回复你也听到了,敌军有万余人!几乎是我们的三倍!若是被他们发现了……只要一个急行军,就可以把我们全吃掉!”曹洪听到夏侯澜的决定后,激动的直喊。

    夏侯澜漫不经心的瞄了他一眼:“如果你的嗓门儿可以小一些,也许我们被发现的机会,也不是那么大。”

    “你!”曹洪被夏侯澜噎的不轻,指着他“你”了半天,就是说不出话。

    事实上,众人在听到夏侯澜的决定后,无不震惊于他的胆大妄为。

    半响,子最为沉稳,且对夏侯澜最为信任的李典说道:“夏侯,当你还在主公边时,我们就没少打交道。你每次言事必准,例不虚发,我是早已知之的。不过这次我虽然相信你的判断,但也请你至少列出一些理由,好让我们心里有底。否则……说实话,这里真的太危险了。”

    夏侯澜与李典对视了一会儿,忽得轻轻一笑:“好。我告诉你。理由只有三个字——灯下黑!”

    曹洪、李典等人面面相觑,似乎都有一丝明悟。却听夏侯澜又道:“现在伏兵已经确认,且人数也在我们之上。不过吾等看似危若丸卵,实则安若泰山。你们想,徐荣的任务是什么?”

    “埋伏?!”于小声的插了一句。

    “答得好!”夏侯澜赞道,“徐荣的任务是埋伏、是劫杀、是守株待兔,但唯独没有主动出击!仅此一条,就可以排除他出兵的可能。因为他比我们更怕打草惊蛇!而且他还知道,只要我们再往前走,也许用不了半天,就会落入李儒的伏兵圈。届时我等战败而退,他在原地敛现成儿的,岂不是更好?!”

    众人闻言,具颔首认同。不过乐进仍道:“夏侯,你说得虽有道理,但我等始终是离敌人太近了一点儿。才五里啊……须臾及至的功夫啊!是不是太冒险了?”

    夏侯澜点点头:“文谦虽然言之有理,却忽略了‘危、机’并存的真谛。”

    “危机并存……”李典口中喃喃,忽得眼神一亮:“夏侯之言大善!敌军可以瞬息及至,那吾等便也同样可以。所谓‘富贵险中求’,正与此理等同!好,就拼这一把!”

    随着李典这番补充说明,其余人等也纷纷举手认可。于是,众人便依计安排兵马,不在话下。

    ————————

    翌,寅时三刻(凌晨3点45分)。

    这是一个连哨兵,都会忍不住犯困的时候。尤其此刻星月无光,更是极大的掩藏了曹军的行迹。

    很快,夏侯澜和曹洪、李典、乐进四人,分率一千兵马,掩护着于的五百弓弩手;人衔草、马衔环,悄悄抵达了昨路过的山道处。

    夏侯澜看向山坡,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徐荣啊徐荣,你也真有托大的时候。居然连火把都不熄,真以为老子不会调头嘛?真是合该你命中有此一劫!

    “听令!点火,放箭!”

    随着夏侯澜一声令下,早已箭在弦上的五百弓弩手,分成三波,朝着敌军营地连番猛

    那箭矢绑着侵润着火油的布头,若雨点一般,落在帐蓬上、草皮上、枯树上……瞬间,整面山坡,自下而上深起一片火海!

    尤其此时正值乍寒换暖、半枯半荣之际,草皮、枯树更是一点即燃!

    另外,徐荣所部万余军士,大多都在睡梦之中。尤其徐荣还特意关照过部下,务必“养足精神,以便明力战”!所以此时酣睡正浓的士卒们,在迷迷糊糊的被人吵醒后,又惊恐至极的听到各种喊声和惨叫:“走水啦……走水啦……是敌袭!敌袭!……抄家伙!杀呀!……兄弟们快逃!……救火!救火!……敌人杀进来啦……啊~~……不要乱、不要乱,结阵!结阵!……”

    然而任凭众人如何呼喝、惨叫,曹军士卒却半点也不手软。一时间,更是杀声震天、惨叫连连,又有火光映透天地。尤其伴着夏侯澜等,如砍瓜切菜、虎入羊群的无斩杀,此此景,直若修罗地狱!

    ……

    夏侯澜骑着当于虎牢关缴获的上等西凉战马,淹没在山坡上蜂拥而下的溃兵里。由于突遭敌袭,且西凉军一向纪律较差。在此危急十分的当口,竟然人人只顾逃命,任凭徐荣如何呼喝,都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

    所以夏侯澜穿插在敌人宛若放羊的乱阵中,竟显出一股如鱼得水的轻松!尤其当沥泉枪,划破第一个敌人的喉咙时,夏侯澜居然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这种快感,似乎让他浑的毛孔都为之绽放、满的血液都为之奔涌、甚至连每一个细胞都为之沸腾!

    杀戮!这就是杀戮的快感嘛?!

    这种手起枪落,收割命的近战绞杀,远不同于前世夏侯澜拿着“八一杠”或者“九五突击步”,于百米之外爆人头颅的干净利落。然而,正是这种血染战袍的残酷,才让夏侯澜感觉到了数倍于前世的真实!甚至连天罡诀的运行,都比平时快了好几倍!夏侯澜隐隐觉得,这种感觉……很让人上瘾。

    难道我是天生的杀手?

    然而,正当夏侯澜陷于思考时。一道怒喝声,突然响起:“无耻贼子!纳命来!”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