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7】危险的误解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抱歉,今更新晚了。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累众位久等。嘿嘿,希望今天这章能让大家满意!祝阅读愉快!)

    烈当空,正值午时。

    三月末的阳,已然在和煦中带上了一丝炙。然而南北阵线,互相对峙的数万兵将,却无不翘首以待,观望着场中持缰而立的两员猛将。

    夏侯澜与吕布两人,分东西而立,相隔仅五百步。如果以成年人两步为一米的距离来计算,五百步的距离其实还不足250米!这段长度即使换个小学生,可能也用不了两分钟,就可以跑完。

    而箭的话,像吕布这种开三石之弓,且力大无穷的猛将来说,也许才一个眨眼就可以取人命!

    眼见各方准备就绪,吕布凝声道:“贤弟,在战场上,愚兄从不徇私。尤其吾等习武之人,唯有全力以赴才能表达对于对手的敬意。所以……且多保重了!”

    “无妨!兄长请!”

    “哈哈~好!”言罢,从背后箭囊中抽出三支利箭夹在四指之间,笑道:“愚兄铁弓铁箭,可贯穿任何盾甲,贤弟尽管用盾又有何妨?!小心了!”

    夏侯澜闻言大骂:我干你娘的马后炮啊!早不说晚不说,现在才说!这会儿你让老子上哪儿找盾去?!而且连盾都能穿,**还说出来干嘛?不得瑟你能死啊!

    但不管夏侯澜怎生咒骂,吕布的箭,仍是以快得眼难及的速度朝他来。尤其他还一弓三矢,且三箭取角极为刁钻,居然是呈品字形向夏侯澜的头部和双肩。更变态的是,这三箭竟能够不分先后的同时抵达!

    仅此一击,便让在场所有懂行之人,生出了由衷的惊叹赞服之感:吕布箭术,果然当世无双!

    但赞叹中的众人里,肯定不包括夏侯澜。此时的他,唯恐慢了半分,一边暗道:“老子以前躲子弹的时候都不带这么紧张的!”手中长枪则放平横推,以枪杆硬挡向肩窝的双箭;同时嘴巴一张,以牙齿咬住最后一矢!

    就在他奋尽全力咬住劲箭的同时!只听“兵”的一声脆响,夏侯澜只觉一股巨力袭来,直的手臂,被震得几乎不能动弹。而好在手中的长枪是通体铁制的高档货,否则换了铁头木杆的常规装备,现在的夏侯澜就得成为耶稣之后的又一个十字架受刑者了。

    然而在场众人,却无不为夏侯澜的奇招而惊叹!甚至楞了半天,才发出震天响的呼喊!就连吕布都忍不住喝一声彩道:“挡得好!!”

    夏侯澜刚吐掉咬下的劲箭,只举牙齿巨酸无比,尚在暗道:牙好,胃口就好。蓝天六必治,诚不欺吾也。看哥平时胃口好的,可不就是因为牙好么!今儿个换了旁人,只怕即便咬中了,两颗门牙也得退休……可还未及其想完,却忽听吕布叫一声:“且再吃吾一箭。”

    夏侯澜真是又惊又怒,差点儿都快哭了:我干你妈啊!你有没有读过小学?你识不识数啊?!刚才明明是三箭,怎么还来?!喂!这货犯规!你们怎么不掏牌儿啊!

    其实这倒真不是吕布在犯规,而是夏侯澜对于“三箭”的概念有误解。在古代的“三箭”,并非是指三支箭;“三箭”的次数,实是以开弓的次数来决定的。也就是说,你一次开弓,哪怕攥上一捆箭,别人也只算你了一次!换句话说,“三箭”的正确叫法,应该叫“三”才对。只是寻常人哪怕一次一箭都不一定得准,久而久之便以“三箭”为名了。毕竟像吕布这种可以一弓三矢的变态,是不能以常理度之的。

    这也是为什么在场众人听到吕布“再吃吾一箭”时,并未提出抗议,反而纷纷佩服他箭术超绝的原因。毕竟哪怕一弓两矢,其难度也至少是单箭的两倍;而一弓三矢则更是双箭难度的倍之,甚至更多!

    可惜这些知识,现在根本没人能和夏侯澜讲;即便想讲,他现在也没空去听。因为吕布自一声喝彩后,便如变戏法一般,又从背后飞快的抽出了三箭。再听“嗖”的一声,那三支箭便如子弹一般,朝夏侯澜飞而来了!

    夏侯澜一边暗骂吕布“无耻”,一边心中发狠,大喝一声:“起!”随即奋力拉起缰绳,将马头提起。

    战马吃力之下,不由得以后足支地,前蹄腾空乱舞;而夏侯澜则趁势双腿一夹,子凌空而起,更以足尖在马颈处一点,便借着这份力道后翻远遁。

    待得夏侯澜刚刚离开马背,尚在空中后翻时;底下战马便传来一声悲鸣。只见吕布三支劲箭,全都入马腹之内,且直末至柄!

    众人包括吕布在内,尽数大惊!谁也想不到夏侯澜居然会玩儿出“弃马保帅”的奇招,而且还来出一个“御风而退”的超难度技巧!

    不过吕布反应却是极快,他见夏侯澜仍在半空,无处借力、无处可躲,知道这便是最后的机会。心道一声“永别了”,随即反手抽箭,且同时祭出四支!

    只见吕布五指指缝,各夹一支铁箭,动作熟练得好像让人觉得“一弓四矢”对他来讲也不过是呼吸般的小事。而众人尚未眨眼,便见四道银光,已若连珠箭般,朝半空中的夏侯澜直飞而去了!

    夏侯澜自使出“弃马保帅”这等大招后,便知道吕布定会再来一出“一不做二不休”的戏码。果然,当他尚在完成后翻时,便已听到朝己而来的四道破空之声了。

    夏侯澜大惊,他着实不曾想到吕布居然还会留下这一手!而他方才准备的后手却只能应付三支箭……怎么办?!

    但此时已让夏侯澜无暇多想,耳听四箭将以前后不足四分之一秒的间隔,分三批中自己。夏侯澜只得先趁后翻之际,躲过一箭;又借躯体伸直,正面引箭时,再以长枪挑翻另外两箭。

    但夏侯澜万万没有想到,吕布最后四箭的威力居然这般巨大。他的双臂,本就未从第一击的震中完全恢复过来,而现在又以枪挑箭,竟被第二批并排的两箭震得长枪脱手!

    盟军众人见此,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反观吕军一方则提前发出了震天的呐喊!

    就在这众人都以为结局无法改变的时刻,夏侯澜却徒自临危不乱!只听他大喝一声,随即猛抽背后神兵青釭,斜劈来箭!

    “兵!”

    一声清响,无坚不摧的青釭剑若劈柴一般,将最后一支劲箭斩落于地!

    而全场之人,则静得落针可闻……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