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6】拼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吕布闻言,眼中精芒电闪,随即狂笑道:“好!痛快!吕某向来自负勇武,想不到与夏侯兄弟相比,竟反倒还输了一筹!若非今份属敌我,吕某非要好好敬你一杯不可!”

    “呵呵。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夏侯澜淡淡一笑:“温侯客气。”

    “吾等谁人先?”

    “自然是温侯先请。”

    “哦?”吕布眉头一挑,“莫非夏侯兄小觑吕某箭术?要知吕某自幼得名师传授,百步穿杨也不过等闲之事。兄弟莫要太过托大,否则第一箭上就被死。那吕某可就大大惋惜啦。”

    嘿,等得就是你这句话……夏侯澜一边心中暗道,面上表却故作不屑:“难道吕兄便对自己这般有信心嘛?”

    吕布一愣,刚想反驳,又被夏侯澜阻住了话头:“这样吧。吾等徒逞口舌之争,也自无意。方才在下已过一箭,虽是为解盟友之危,但毕竟占了温侯的便宜。此番换做温侯之,吾心中便再无愧疚。”

    不得不说,夏侯澜这番话讲得堂堂正正、大大方方,顿时赢得了敌我双方数万将士的好感。虽说也有不少人暗骂夏侯澜迂腐,在战场上哪有和敌人讲愧疚的道理。但同样以吕布、关羽、张飞等为首的习武之人,却纷纷为夏侯澜的一番豪迈而感到血沸腾,自付换了自己上场,可能也会说出同样的话。

    果然,吕布闻言,慨然道:“好!夏侯兄真乃当世英豪,吕某由衷敬服。可惜吾二人终有一个要死于此地,甚为憾事。”

    在场众人听到这话,自不会误以为吕布怕死。反倒觉出,吕布已将夏侯澜真正置于了平起平坐的位置上,甚至是可以置他于死地的位置上!

    否则吕布完全可以说一句“可惜汝今便要死于我手”,而非是甚为叹息的表示“终有一个要死于此地”。

    不提吕布在那头徒自惋惜,这边的夏侯澜却暗付“时机成熟”,便施施然笑道:“其实温侯无需惋惜。在下对温侯武艺也极为钦佩,以温侯如此手,何不弃暗投明,为吾大汉尽一份心力?总好过助纣为虐,留下万世恶名吧。”

    吕布一愣,事实上所有人都一愣。谁也没想到夏侯澜居然玩儿得这么高杆,竟在数万将士面前诏安!于是,不各有心思起来。

    若曹、刘备这等枭雄之辈便想:夏侯果然有用有谋,诏安若成,则董贼失一臂助,吾盟军增一强援;即便不成,吕布回去,也必受董贼猜忌。端得是一石二鸟之计啊!好!

    而关羽、张飞则暗付:这小子果然忠肝义胆,心怀汉室。当真是英雄了得啊!

    至于比较直爽单纯的夏侯惇则直接高喊:“说得好!不愧是咱夏侯家的爷们儿!好样儿的!”

    然而场中夏侯澜、吕布二人却无暇理会旁人的说辞或心思。夏侯澜是在紧张,因为纵谈话到达这一步,已经到了关键中的关键,是否能够扣住吕布话柄,以至其后计划能否顺利进行,全在下一刻揭晓。

    吕布则是面露古怪,不知在想些什么,但半响后仍然说道:“兄弟美意,吕某心领!奈何丞相于吾有父子之,提拔之恩。布如何可做那反复无常的小人?是以兄弟方才之言,切勿再提。吾等场上见过真章便是!”

    夏侯澜闻言,不松一口气,但也忍不住暗呸了一句:7~你本来就是反复无常的代表,实打实的‘三姓家奴’。还说得自己好像义薄云天似得,真他娘的不要脸。

    可是夏侯澜虽然心里鄙视,但脸上却做出一副“深为惋惜”的岸然表:“也罢!人各有志,不敢相强。然澜实又不忍破坏吾等相惜之。这样吧,吾便只守不攻,硬接温侯三箭。若某侥幸不死,温侯便就此退回洛阳,不再参与此战,若何?”

    全场再度哗然!谁也想不到夏侯澜竟会设出这般天大赌局。直接以命为赌注,既全了英雄相惜之,又顾了诸侯勤王之义。端得是大仁大勇,盖世无双!连吕布都为其豪所感,激动道:“好!若某三箭不中贤弟,便从此自承不及。且退避三舍,不再与君为敌!”

    看得出来,吕布对夏侯澜是彻底的服气了。居然连“贤弟”一称,也毫不顾忌的叫出了口。

    殊不知,夏侯澜闻言却一阵‘腹痛’,暗骂吕布道:**,你别这么麻好不好。哥自己说那段话已经觉得自己很GAY佬了,你又何必尽往上凑呢!

    不过骂归骂,做戏还是要做全的,夏侯澜秉着敬业精神,也只得做出一副慨然之色道:“好!兄长快人快语!小弟唯有舍命陪君子了!请!”

    事实上,事发展到这般田地,完全是夏侯澜有意的引导。自他一时兴起,救下武安国一命后,便料到吕布定会提出比武。夏侯澜甚至已经想好,如果真要比武,说什么也得拽上关羽、张飞才行。这样一来,加上他自己,完全可以凑出一个比刘、关、张更强的三英组合!

    只是夏侯澜万万没有料到,吕布竟会提出比箭!

    别人也许不知吕布箭法的深浅,但夏侯澜却是知道的不能再知道。即使数遍三国所有用箭的高手,什么黄忠、夏侯渊、太史慈、曹、赵云等等,有一个算一个,挨个轮番和吕布较量,也都不一定是他对手!若此,又何提夏侯澜这种菜鸟中的菜鸟呢!这种水平上去一比,岂不是“送菜又见送菜”?以后在三国还要不要混了?

    所以不得已之下,夏侯澜才凭言语不断激将、遣将,将自己抬得老高的同时,将吕布抬得更高。因为没有人比夏侯澜更明白这种绝代高手的自负!

    若非被得骑虎难下,夏侯澜宁愿揪出关羽,让他和吕布比比“男人的东西”……反正吕布也不留胡子。

    所幸,夏侯澜“硬接三箭”的提议,也并非全无把握。毕竟他前世是正儿八经的特战部队出。平时训练的都是怎么规避子弹。总不能手动箭的威力,比子弹的初速度还快吧?

    尤其事发展到这一步,输了,小命不保,那便一切休提;但赢了,却是实打实的名利双收!

    夏侯澜想到此处,居然亢奋的宛若“赌神”附体,暗狠道:拼了!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