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5】对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旷野之上,敌我双方数万兵马,在一片悉悉嗦嗦的短暂混乱后,终于重归平静。最新章节,最快更新尽在 WWW.x.Ne.

    这种平静中带着肃杀之威压的气氛,实是来源于场中那个红袍赤马的猛将。然而那员猛将则是有些惊异的看着离己仅仅三步之外的空地上。

    到底是什么惹得一代猛将,会对一方平地产生了如此的兴趣?

    顺着猛将的目光望去,但见原本平实夯厚的地面上,居然有一突兀的小坑;小坑正中,则露出一小截弓矢末端的箭羽。

    竟是有人将一支弓箭,生生入了土中!

    要知道一支常规箭矢长度大约七十厘米至一百二十厘米不等,且不提放箭之人所用箭矢是哪一种,又或特制与否;单是这份劲道,又有几人可及?便是真个儿有人开强弓,执利箭,对准眼前近处猛,也未必能够达到同样的效果!

    猛将兄不由暗想:换作是我,是否也能有此威势?若是这箭朝我来,我是否能挡?即便我能挡下;若是他朝我坐骑来,坐骑如何能挡?只怕再好的良驹,也要被他一箭死!

    猛将暗想于此,不由越想越是心惊,忍不住朝那箭之人望去。虽然先前他并未瞧见箭者是谁,但是凭着顶级武将天生的直觉。他确信,那个不远处坐于马上,背背长剑,手持强弓的白面小将,便是方才的箭之人!

    只见那小将将手中长弓从容递于旁人,又将插于地上的长枪拔起,拱手微笑道:“谢温侯手下留之德!”

    方才生死悬于一线的武安国,早已逃回了盟军阵中,而吕布却视而不见,只是盯着那员小将,眼中燃起无穷烈火,铿声道:“不敢当!阁下箭术惊人,又兼光明磊落。布甚为钦佩!若是方才趁某不备,阁下以箭吾,吾也未必能挡;即便是吾坐骑,吾亦休矣。倒是吕某要反谢阁下,手下留之德!”

    数万将士闻言,具皆震惊!堂堂战神吕布,居然当众谢过旁人手下留之德!这种事,若非亲见,又有谁肯相信?!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有这般本领?!”数万未知由的将士,心中具皆闪过如此问号。

    显然这个问题,同样梗在吕布心里,只听他拱手道:“请教阁下姓字!”语态还甚有敬意,竟是把那白面小将,当作了旗鼓相当的对手。

    而那白面小将闻言,虽然神色若常,心下却在苦笑:“麻辣豆腐的~瞧把这事儿给整得!刚才是想人,想不到得这么偏,居然离开了十万八千里,真是浪费了哥汇聚全劲道的一击。”

    吕布如果知道,自己居然因为别人跑偏的一箭,而生出旁人“手下留”的念头。只怕一代战神,当场就要心肌梗塞……

    好在吕布并不知晓,也避免了一场“改变历史”的悲剧。而夏侯澜这时,也拱手回道:“在下夏侯澜,乃吾家主公曹大人麾下,一背剑之人。实是当不得温侯如此敬重。”

    吕布闻言一愣,心中暗骂:“这小子不厚道,我堂堂温侯吕布,难道还比不得曹阿瞒旁一个小小亲卫?”不过这种话他也不敢说出来,否则太伤面子,只得强笑道:“英雄莫问出处,吕某眼光向不会错,夏侯兄弟后必是名震天下的猛将。”

    夏侯澜心中暗骂:你妹的!老子以后震不震天下,又不是靠你来说的,真他娘不要脸,就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但旁人却不管夏侯澜如何暗怒。事实上,就因为吕布这句话,便已立时让夏侯澜价百倍了。各路诸侯有细心者,纷纷记下夏侯澜名头,以为后提防。

    尤其曹更是闻言暗爽:瞧瞧!瞧瞧!什么是眼光?!这他娘就是!老子一亲卫都要让吕布自陈‘留之德’,岂不将老子衬托得更加价百倍?!真他娘倍儿有面子!

    然而世事峰回路转,岂又尽能顺遂人意?这不,这边儿曹正高兴呢,那边儿吕布却说了一句让他心里拔凉拔凉的话:“夏侯兄弟箭术惊人,正巧吕某也是善之人!阁下可愿与布比试一番?”

    夏侯澜闻言,心里比曹更加拔凉:你娘的‘箭术惊人’!你当老子刚才不想你?那是老子他娘的得太偏了!而你一百五十步外‘辕门戟’的奥运会水平!和你比试?这不是找虐嘛!

    可是夏侯澜现在骑虎难下,如果出言推脱,只怕就此落下“怯战”之名,从此以后为人所鄙。但如果真的比箭,只怕甫一出手,就暴露了自己“二把刀”都不如的幼儿园水平……怎么办!

    这时,夏侯澜脑中闪过无数念头:

    董存瑞炸碉堡……,我去哪儿找炸药包!

    刘胡兰上刑场……再,哥现在是去上战场!

    黄继光堵枪口……再再,老子现在是去堵箭……咦?对呀!

    夏侯澜想到此处,居然忽得灵光一闪。旋又觉得太过凶险,半响才暗狠道:就这么了!拼吧!想罢,缓缓道:“温侯有此雅兴,澜又岂敢不从。”

    “好!”吕布眼中精芒电闪,把手向后一挥:“取箭靶来!”

    “且慢!”夏侯澜阻道。

    “哦?”吕布眼中带惑,“莫非阁下反悔?”

    “呵呵,温侯说笑矣。吾等堂堂八尺男儿,唯有言出必践之理,岂有反悔耍赖之事?只是澜以为,数万大军对阵,吾等二人却以区区靶为戏。实是大违兵家战事之肃严。不若换个比法?”

    “哦?!”吕布闻言,语气里大有兴味之意,“未知夏侯兄,有何高见?!”

    由于吕布、夏侯澜具有修为在,所以提气扬声之间,战场虽大,人数虽众,却都听得清清楚楚。此时不止吕布对于夏侯澜的提议大是好奇,其余众人,又有谁能猜到夏侯澜的答案。

    既要符合比试之意,又要符合兵家肃穆之严……怎么比?!

    于是,在数万大军好奇的目光下,夏侯澜端足了装十三的架势,从容道:“高见倒不敢当。只不知温侯敢也不敢?!”

    “有何不敢?!”

    “呵呵,好!温侯既然如此勇武,吾等何不对为局!赢者生,败者死!”

    全场哗然!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