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4】何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不得不说,但凡高明的领导,对于如何鼓舞人心士气,都有一高深且超凡的心得魅力。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这种魅力在于,他们说的话,往往平平无奇,甚至毫无亮点,换个人来话,搞不好还会被弃之以鼻;但这些话,如果从曹这种人嘴里跑出来,就往往会有那么一股睥睨天下的傲气和霸道。让人忍不住就会全心的去相信他,追随他。

    正如现在这样,曹用一种轻松中带着玩世不恭的语气,说了一句“岂不惹来天下人笑”,便将一干重名誉过于命的诸侯,煽得嗷嗷叫。尤其昨刚遭惨败的王匡,立马跳将起来,大喝道:“区区吕布匹夫,安敢耀武扬威!一切跳梁小丑,吾等具当灭之!匡请为先锋,誓斩吕布,以报昨之仇!”

    “好!王太守果然忠肝义胆!”曹立马赞了一句,心里暗笑:嘿~要不是有这夯货出头,这人气工作还真不好搞。想罢,又见士气已被调动,便振奋道:“今吕布率五千狼骑于阵外搦战,吾等便以堂堂之阵,先挫其锐气!”

    随即传令道:“八大诸侯何在!”

    “吾等在!”

    “善!今吾九人各率五千步卒于营门外,分九路出列。且看吕布是否熊心豹胆,敢来冲吾大阵!”

    “诺!”八大诸侯齐声应道。

    话说各路诸侯徐徐出营,军分九队,布在高冈。此番四万五千兵马,浩浩,旌旗摇曳,端得是堂堂之阵,正正之师;而遥望吕布一簇军马,虽也绣旗招飐,但毕竟军马少了数倍,果然不敢冲将上来,只是缓缓而进。

    众人见此,不由心服曹料事如神。

    片刻间,吕布骑兵便到眼前。然众诸侯见之,不由眼神一敛,无不暗道:“并州狼骑,果然名不虚传!”

    但见吕布五千狼骑也分数列而来,约莫千人为一组,每组兵马之前,具有一大将领之。而吕布自领一队居中。

    盟军众人见吕布以寡抗众,犹自不露怯意。阵势严整,马壮兵强;区区五千骑兵所结之气势,竟可与数万大军分庭抗礼!便纷纷在心中,收起了方才的得意,嘀咕着:这场仗,也并不好打。

    吕布排众出阵,策马而上道:“在下温侯吕布,谁敢与吾一战?!”

    “上党穆顺在此,吕布纳命来!”

    夏侯澜不由扶住脑门儿:哎,又一个送菜的。

    果然,吕布也懒得应话,手起一戟,便将“木木”同学,刺于马下。

    盟军见状大惊。这时,北海太守孔融方阵中,又一骁将飞马而出:“北海武安国在此!吕布休得猖狂!”

    哦?这就是武安国?!夏侯澜眼中不由挑起三分兴致:这好像是吕布手下少数几个能与他拆上十招以上而不死的人。可惜最后还是残疾了……嗯,值得一看。

    武安国果然没有辜负夏侯澜“值得一看”的评语。只见他手舞铁锤,跨骑骏马,威势之足,果非方才穆顺之辈可比。曹赞了一句:“天下英雄,何其多也!”

    夏侯澜闻言,也不由暗道:这货好像不比夏侯兄弟差嘛。要不是废在吕布手上,估计在三国里也是可以混混的。

    “来得好!”吕布果然也对武安国这种层次的对手颇有兴致,言语之中暗有兴奋之意。

    可武安国似乎毫不领,反倒觉得遭了吕布的嘲讽,怒道:“吃吾一锤!”

    “兵!”

    画戟与铁锤重磅相击,在场数万士卒无不觉得耳膜受震,牙齿微酸。

    再看二人兵刃相交,犹在那里比拼力气。只见武安国满脸通红,吕布却犹有余暇笑道:“气力不错,未知武艺若何。”说罢画戟一震,将武安国轻轻架开。

    武安国面露惊色,再不敢有丝毫大意,连呼喝也不敢出,牵过马头便想绕开吕布,再行冲击一次。

    吕布见状也不追赶,笑道:“难得遇到个像样点的,吾也不以赤兔欺汝,汝再冲便是。”武安国闻言,面上一红,竟勒定马头回转,怒道:“吾堂堂八尺男儿,岂容贼将羞辱。汝既不逞马力,吾等但比武艺便是!”言罢,怒起铁锤击之。

    吕布闻言,先架开对方兵刃,口中赞道:“好!就因汝这番话,吾今饶汝一命!”

    “谁要你饶,吾今必杀汝!”

    双方将士具被二人豪迈之气所染,一时之间,擂鼓震天,呐喊不断!

    武安国奋起血勇,招招只攻不守,一时竟与吕布平分秋色。盟军诸侯无不面露喜色,尤其北海太守孔融,更是满面红光,深以为傲。

    要知道这孔北海,实不过一清谈之辈,治下军马全靠武安国统率,才保得一郡平安,现在见武安国竟能与温侯吕布战成平手,也无怪他会生出与有荣焉之感:瞧瞧,老夫果然是孔子后人,以文人掌武事不说,单是这份儿识人之明,又有几人能及?嗯,回头得好好给‘小国子’找几个美妾犒劳一下……对了,上次他好像看中了我家那两个念《毛诗》的小婢,回头送予了他便是。

    然而这头孔融想得正美,场上战局却风云突变。原来武安国逞一股刚勇,招招不留余力,只攻不守;初时尚可一战,但十招之后便渐渐力不能济;反观吕布倒是越战越勇,竞技状态被全面唤醒。

    就在方才,吕布以神妙非凡的一戟,先以巧劲卸开铁锤力道,又粘着锤杆,顺柄而下!这一削若是让吕布切得实了,武安国的五根手指,甚至一只手腕……就再也不是他的了。

    场上懂武之人,无不将心悬在半空,有人甚至可以想见武安国“披血戴指”的惨样。连吕布也以这一击为势在必得!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盟军中突有一人大声喝道:“温侯小心!”

    随即便是一声弓响!

    盟军众人正在奇怪,怎么会有自己人向敌方预警,这他娘不是明目张胆的通敌嘛!

    再看场上时,两边靠前的围观之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对垒双方后排之人,不无暗相问讯:何事?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