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2】吕布之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战场上,自来都有“以兵斗兵,以将斗将”的传统。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除非在挥军掩杀的况下,否则很少出现“兵围将,将虐兵”的现象。而双方武将如在阵中相遇时,各自手下的亲卫士卒都会尽量清出一块场地,供双方将官相斗,以免大神掐架,小鬼遭殃。当然,作为“小鬼”的亲兵们,也有着提防敌方冷箭,或是自家将军受伤时,及时相救的职责。

    所以,曹仁在受伤坠马后,其麾下亲卫立即便不顾生死的上前救护。总算吕布无意杀之,这才让曹仁暂脱险境。

    但即便如此,这超乎常人的强悍一击,仍旧深深震撼了战场上的所有观者!

    仅仅数个回合!一戟退乐进;一斩伤曹仁;挡夏侯渊、李典于圈外,视曹营四将如无物!真是何等威风,何等煞气!吕布之勇,谁人能挡!

    战圈中的夏侯渊、李典、乐进三人,纷纷为吕布威势所慑,更兼曹仁一退,士气一弱,三人压力不由更大,所以斗得辛苦至极。

    三人里,唯有夏侯渊武艺已成。但如与吕布单打独斗,十招之内尚可;十招之外,必取守势;至二十招时,则必死!

    其余李典、乐进二人由于年未及冠,武艺尚未大成;二人联手,或可与吕布拼上十招;但即便豁出命去,吕布也能于二十五招内将二人斩之,自己则毫发无损。

    按说现在这三人的组合,虽然斩不了吕布,但困上他三四十招,还是不成问题的;可惜吕布携一击破曹仁之势,竞技状态已经完全被唤醒。居然一反方才有攻有守的状态,直接以攻破攻,压得夏侯渊、李典、乐进唯有苦苦抵挡。

    夏侯澜在圈外急得直跺脚:这样下去不行,再过十招,三人之中必有一人受损;届时一人有失,其余二人也不可保。怎么办?!

    正在这时,才刚逃出的王匡军居然又再杀回!

    曹有些难以置信:“王公节居然回援了!”

    夏侯澜眼神极好,不由也指向远处喜道:“主公快看!还有乔瑁大人和袁遗大人的兵马!”

    这时,守在曹另一边的秦邵也喊道:“主公,夏侯将军与高将军的骑兵,也向我们这边儿合拢啦!”

    “好!”曹倚天出鞘,剑指苍穹,大喝:“传我军令!援军已至,三军合拢,一体掩杀!”

    “杀!”看清援兵的曹军,士气再复高昂,喊杀之声又再压过吕军一头。

    吕布见势不可为,便于阵中挡开三将兵刃,冷笑道:“哼~尔等运气颇佳,吾今饶尔等一命。他若再相会,定取尔等头颅!”

    言罢,从容而去。三将竟不敢挡!

    战事至此,已近尾声。虽然夏侯惇、高览率着三千骑兵梗在吕军后路,但面对数千并州狼骑为箭头的三万突围部队……一切都是浮云。

    好在吕军以退为主,杀心不盛;而夏侯惇也不是真的脑残,高览更是舍不得自己的部下为别人送死。于是见势不妙下,大家都很有默契的虚晃一招。两组一千五百骑兵,并未完全合拢,反倒留下一条退路,让吕军自去。以至于三千骑兵并未遭受损失。反倒是在打扫战场的时候,颇有缴获。

    不提吕布如何退去,曹、王、乔、袁四人聚齐兵马后,便退后三十里下寨,盘点盈亏。

    曹损失有限,仅伤步卒二百,骑兵数十。如果从缴获中扣除抚恤和重新征兵的费用,还能略有盈余。

    王匡损失最惨,万二步卒损失接近一半;麾下骁将方悦遭阵斩;最主要是士气严重低落,短期已无力再战。

    好在其余乔瑁、袁遗两人,各携万二、万三步卒,因交战最晚,所以未有损失。

    结营后,四人总计率领四万军马,与吕军遥距六十里对峙(双方各退三十里)。

    ————————

    曹仁帐内,曹、夏侯兄弟、曹洪、李典、乐进皆在一旁焦急的等候,众人望向正给曹仁搭脉的夏侯澜,眼神中满是担忧。

    尤其曹洪为曹仁堂弟,又因战时负责压阵,不能上马相助,心下更是自责。现见曹仁脸若白纸,气若游丝,眼中不住满是泪珠:“大兄!”

    “子廉勿忧。”夏侯澜闻悲声,不由睁眼道,“子孝受伤虽重,但命无忧。”

    诸人喜道:“当真?”

    “先别高兴的太早。”夏侯澜虽然不想泼大家冷水,但也事实就是道:“子孝虽然命无恙,但内伤着实沉重。若非其自幼打煞筋骨,根基颇厚……换了别人,只怕已然一命呜呼了。”

    “夏侯,子孝到底如何?能治愈否?”曹急问。

    “能。”

    “多久?”

    “短则月旬,多则半年。”

    “哦~~~~”曹如释重负的应道。随即挥退众人出帐,让曹仁静养,仅留夏侯澜一人。

    见众人已退,曹不由笑道:“夏侯,想不到你还精通医术。实出之意外啊。”

    “主公过奖。澜之医术,仅为皮毛。吾年幼时曾受内伤,虽与子孝受伤之因不同,但程度到也相似。也是养将了数月才逐渐康复的。嘿,说起来,这方子还是我师父琢磨出来的。主公如果要谢,不妨谢我师父。”

    “嗯,令师自是高人。由衷钦佩。”曹真诚的说道。

    夏侯澜自然是逊谢一番。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曹问道:“夏侯,今之战,你有何看法?”

    夏侯澜早知曹留他,必有此问。当下从容道:“澜知主公心虑吕布之勇,甚以为忧。然吕布勇则勇矣,实乃无谋之辈。主公以智取之,又有何难?”

    “夏侯识我心也!”曹哈哈笑道,“然,何策可以取之?”

    “无策。”夏侯澜笑道。

    曹闻言一愣,佯怒道:“汝戏吾焉?”

    7~鬼才有空调戏你,你又不是美女……夏侯澜心道。但嘴上却不敢怠慢:“戏言尔,主公勿恼。澜以为,此地地形开阔,无甚隐蔽之处。想要行计,甚难奏效。且吕布今不慎,遭吾联军合围。无论其何等无智,短期内也不会重蹈覆辙。再者,吕布背后仅二十里处,便是虎牢,关上尚有十二万董军为后援,是以其底气极壮。”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