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1】四英战吕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话说吕布一声霸吼,技惊全场四座。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吕军士气,立时有了明显的回升,众人无不觉此时吕布,若天将下凡,威风至极!

    可是外行看闹,内行看门道。尤其是这个根本还没有普及“内功外烁”、“炼气修行”等等系统概念的汉末,也许只有夏侯澜一个人才明白,眼前的战神是何等的可怕。夏侯澜自付,即便以自己前世“易筋”境界的修为,可能也不是此刻吕布的对手。

    当然,作为一个满腔血勇的武者,尤其还是一个怀超品绝学的武者,夏侯澜坚信!加以时,即便是吕布,也终会在自己脚下俯首称臣!

    不过眼下……夏侯澜深以为忧的朝着那道鲜红的影看去:只怕曹营上下,无人是其对手。

    事实证明,夏侯澜的判断是正确的。就在吕布邀战后不久,曹营两位冲锋最前的什长,便各自率着手下,发起了围攻!

    吕布见状,只是冷笑:“无名小卒,徒送死尔!”话音方落,旁人甚至瞧不清他如何动作,就见六颗头颅平空而起,六道从断颈中直冲而上的血,撒得三丈方圆一阵殷红!冲上去的剩余十四位曹兵,吓得双腿直软,几乎站立不稳。片刻便为吕布后士卒所杀。

    乐进见状大怒:“呔!贼子伤吾士卒,纳命来!”言毕,拍马而去。

    “文谦!”夏侯澜大惊之下想叫住乐进,可惜晚了一步,为之不及。

    你二啊!这他妈上去不是送菜嘛!夏侯澜心里气得不行,只得对右边的李典说道:“曼城!吕布非一人可敌,文谦此去必遭危险。速去相助!”

    李典子稳重,又多闻夏侯澜极善评武之事,而且言之必准。当下不敢怠慢,急急拍马,追乐进而去。

    夏侯澜因为职责所在,必须保护曹安全,是以不敢轻离。但即便现在李典前去应援,夏侯澜仍然确信:此二人联手,也接不下吕布十招!

    “这两个家伙才十六七岁,决不能让他们死在这里!”夏侯澜一思及此,便朝曹拱手道:“主公,事急!恕澜僭越!”

    曹见夏侯澜一脸前所未有的肃容,又极信他对于武者的精准判断。虽然还未确认他准备做甚,但仍旧沉稳的点了点头,示意无妨。

    夏侯澜见此,也不客。默默潜运神功,提声喝道:“传主公将令!夏侯渊、曹仁、李典、乐进!围杀吕布!速战速决!”

    虽然这段话听起来冠冕堂皇,可夏侯澜心里明白:“速战速决”只是说起来好听而已。围杀吕布是不敢想了,但四人联手,好坏多几分保命的把握。

    至于这样的做法,是否伤了曹军及四将的颜面,夏侯澜已经不考虑了。难道还有什么是可以比命更重要的嘛?!

    可惜这些想法,除了刚才受到夏侯澜嘱咐的李典能够理解一二外,其余三将具感不忿。几人皆不知此乃夏侯澜“假传将令”,都还在暗怪主公小题大做。

    曹仁离吕布最近,比乐进还要更先一步到达吕布前。憋了一股子怨气的曹仁,见吕布侧对自己,动也不动,好像没有发现自己的样子。嘴角微微冷笑,也不答话,携着战马冲刺的惯,抬手就是一枪,心想:这枪下去,少说也是个对穿!嘿,咱也让堂兄看看,什么叫速战速决!

    可堂堂战神,一代猛将,难道会在战场上忽略朝己而发的杀气嘛?只是吕布根本未将曹仁看在眼里,甚至连冷笑也懒得做一个,直接画戟一抖,极巧妙的卸开了曹仁的力道,朝自己马前一引……

    曹仁巨惊!自觉手中长枪如用错力道一般,带着自己向外偏离。正暗道“吾命休矣”时,却听吕布说道:“哼,有把子力气。吾不杀无名之将,来者可先通名,再行受死。”

    藐视!**的藐视!

    曹仁闻言,不羞得满脸通红,大声道:“休逞大言!吾曹子孝,今必斩汝!”言罢,抬枪就要动手。

    谁知吕布却满不在乎的挥挥手:“哼~汝赴死,吾自不阻。但稍等片刻,亦无妨也。”说完,冷笑连连。

    曹仁尚不知其意,但片刻后夏侯渊、李典、乐进具至,吕布才道:“好了,到齐了。尔等不是要速战速决嘛?那吕某便成全你们。你们可以受死了。”

    四将闻言具皆大怒,或举长枪、或舞大刀,便厮杀开了!而吕布自引一杆画戟,若闲庭信步,以一敌四,仍游刃有余!

    夏侯渊在曹仁之后赶到,已见识了吕布的厉害,所以丝毫不敢大意,招式中规中矩;李典子沉稳,虽然最后赶到,但其得夏侯澜嘱咐,自也不敢疏忽;而乐进却是憋了满肚子的火,尤其吕布刚才所杀的两个什人队,正好是他手下,所以奋起生平之力,有心要让吕布瞧瞧厉害。

    吕布听到耳后劲风呼响,画戟反手一挥,便扫在乐进刀刃上。乐进只觉一股巨力汹涌而来,不由的往后仰,手中大刀几乎拿捏不稳,只能双脚奋力**马腹。跨下战马一声嘶吼,居然承受不了主人传下的力道,四蹄向后退了数步。

    余下夏侯渊、李典,具被吕布神力所震慑。唯有曹仁大喝一声,一招中平枪如毒龙出洞,直刺吕布口。

    这招枪法已被曹仁练了无数遍,乃是他平时自以为傲的杀手锏。现在为报之前被辱之仇,便携着满腹怒火,全力击出,甚至为了追求最强的杀伤,连招式里一些防守的动作,也舍弃了!

    谁知如此强悍的攻击,非但没有惹来吕布的胆怯,反倒激起了他中的战意。只听吕布大喝一声:“来的好!”随即双手握戟,朝着曹仁猛然砸去!

    “乒~!!”一声脆而刺耳的兵刃之声,自两件兵器上传来。及至远处时,似还绵绵传回袅袅的余音!

    再看吕布!只见他浑若无事的坐于马上,口中还有余暇的赞了一句:“不错。能挡吾一击而不死!今吾不杀汝!”

    反观曹仁,已不知何时倒在了地上。双手僵直的平伸着,手中犹自擒着已经断为两截的铁枪;嘴角挂血,满脸殷红。显是受了重伤!

    而其余三将则彻底被吕布给惊得呆了,居然都忘了要怎生反应!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