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9】人与猪的区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众人一听曹的分析,对于态之急,更为心惊。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袁绍问道:“何策可解?”

    曹道:“今我等固守于此,已属被动。当勒兵一半主动迎敌,方有胜算。既然董贼已遣吕布为前哨,那我等便先诛獠,挫其锐气!”

    “好!”袁绍闻言奋然道:“诸君听令!”

    “在!”众诸侯应诺。

    “令!河内太守王匡、东郡太守乔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相鲍信、北海太守孔融、徐州刺史陶谦、北平太守公孙瓚、上党太守张杨。”

    八位诸侯闻声出列。

    “汝等各携本部兵马,于三内在虎牢关前集结。务求挫动敌将锐气!不容有失!”

    “遵将令!”八位诸侯言毕入列。

    袁绍又转头道:“曹听令!”

    “在!”

    “汝且携本部兵马,吾再遣骑兵三千相助,于八路诸侯之后进发,以为应援。吾当自将余下诸位,步步为营,徐徐而进。”

    “诺!”曹慨然应道。

    ————————

    不提诸营人马各就各位。单说曹待得八位诸侯出发后,便也率领三千骑兵及本部五千士卒徐徐上路了。

    骑马不离曹三步的夏侯澜,望着后人头涌涌的士卒,听着周围铿锵有序的脚步,中不由升起一股豪

    驾六龙,乘风而行;驭山河,如履平川。壮哉!男儿当如是!

    “夏侯?”曹微笑的看着夏侯澜,神色间颇有一丝轻松,“观你,倒不像初上战场的样子。怎么?以前打过仗?”

    “主公说笑了。您说卑职以前打过猎还差不多,打仗……‘这’倒还是真没打过。”夏侯澜话中有话,却又说得不着痕迹。

    虽说夏侯澜前世,也是正儿八经的军旅出。但在和平年代的战事,却多是以斩首行动为主。各国部队,往往以少量精英为利刃,直接突袭敌方首脑。从行动开始到结束,基本都是按秒计算。

    可像眼下这种长达数月至数年不等;动辄十数万人,甚至是数十万人的大会战,自然是夏侯澜前所未有的体验。

    值得一提的是,介于古代战场白刃战的特殊。即便是像夏侯澜这种曾经受过战火考验的老兵,同样会在心理上产生极大的压力。所以,别看他嘴上答得轻松,其实心底自有一股抹不去的惴惴之意。

    而曹闻言,虽然没有听出夏侯澜的暗含之意,但却很敏锐的捕捉到了他眼神中的一丝忐忑。于是,便出言宽慰道:“吾于中平元年(184年)时,奉召平讨黄巾。当时我年方而立,中虽有豪,但临阵也难免局促。哈哈,说来与你此刻相比,那会儿我是远远不如啦。”

    夏侯澜中一暖,知道这是曹有意开导,不由道:“谢主公宽慰之。澜当奋尽全力,以保主公周详。”

    “嘿~”曹闻言,却故意冷哼一声,状似不屑道:“夏侯,你别看我为主公。但我好歹也是自幼习武之人,一马背功夫也不是白给的。当年讨伐黄巾时,哪场战事不是冲锋在前,撤退在后?一会儿真得好好给你露上一手,免得你还把老子给瞧得小了!”

    夏侯澜听了,不一乐。

    曹愕然少顷,也自觉失语。随即,不一同大笑。而两人的默契,又于这无形中,上升了几分。

    夏侯澜看着曹朗声长笑的模样,心底的忐忑不驱散了泰半。于是一边在心底佩服曹的魅力,一边又暗暗自嘲道:哥怎么就忘了自家老板,也是武力超过90的牛某人物呢。尤其那把倚天剑,若论起锋利的话,可也不在青釭之下啊!

    ————————

    “报~~~~”

    行至半路,斥候突然来报。

    曹马鞭一指:“何事?”

    “禀主公,卑职于我部前方二十里处发现战事。观其旌旗,似是太守王匡大人部属。”

    曹眉头一挑,急问道:“王大人正与何人对垒?可是吕布部署?战况若何?!”

    “主公赎罪!卑职离阵太远,详无法看清。不过王大人阵型已乱,势颇危,是以急往回报!”

    此时曹营众将已然聚齐。另外,从袁绍那里借调来的骑兵统领高览也在麾下。曹见事紧急,扬手挥退斥候,向众将道:“王太守发兵最早,估计已与敌方所属接上阵了。现在势危急,能令王匡一触即溃者,必是吕布!众将士听令!”

    “在!”

    “高览、夏侯惇出列!”

    “是!”

    “汝二人各领骑兵一千五百先行。绕道敌后,莫与敌军交阵。就位后,见机行事,务必截敌退路!”

    “诺!”

    “夏侯渊、曹仁何在?”

    “在!”

    “夏侯渊领弓弩手五百占领左边高坡,曹仁领两千步卒隐于坡下。待败军过清后,弓弩手先;步卒听我号令,随后掩杀!”

    “遵令!”

    “余下诸将,听我部署,伏与道路之右。切记先行让过败军,莫得让其冲乱了阵脚。待敌入伏后,一体掩杀!”

    “是!”众将一体禀遵。

    不提众将如何依计行事,方待曹营上下布置妥当,王匡正巧领着败军仓皇而退。夏侯澜捏着冷汗暗骂道:王公节你个老王八蛋,你他娘长得一脸彪悍,怎得到了真刀真枪的时候,又这般不坚了!莫不是攒着那股劲儿全用在了女人肚皮上?!上万大军呐!才这么一会儿就溃退了,真是阳痿都比你持久一点,便是上万头猪也得让人杀上一会儿吧?!

    如果王匡知道夏侯澜此刻这般“诋毁”,必会吐着唾沫狂骂:上万只傻猪站着不动,当然够敌人杀上半宿。但老子他娘的是人!老子也怕死滴!

    可惜王匡已被吓破了胆。逃跑时,尚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即便夏侯澜现在指着他的鼻子骂,他也根本腾不出时间反驳。

    曹骑马隐于林后暗叹:‘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铿锵誓言,好似犹在耳边。然区区安平数十载,我堂堂大汉雄师,居然松懈如斯。反是董贼所属关东诸部,因之常年镇守边关,屡有战事。现倒百炼成钢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