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家传的把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袁术这回是真的不管不顾了,竟连曹的面子也不买,扭开头就冷冷道:“既然公等只重一县令,我当告退。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

    曹当面被驳,脸色也不好看。本来在这个时候,为盟主、且是袁术亲兄的袁绍,是出言调解的最佳人选。可他现在却眼观鼻,鼻观口,一副只做不见的模样。

    走!快点走!少他娘在这里碍眼。孙坚会败,还不是你这有脑壳没脑浆的傻叉给害的。还他娘想和我争嫡长,我呸!……袁绍一边数着地上的蚂蚁,一边在心里骂道。

    曹如何不知这两兄弟的那点儿小腻歪,所以心中恨极了这两个披着名门外衣的蠢材。

    大事当前,竟然如此不顾大体。真他娘的混蛋!曹心里暗暗呸了一句,但转头之间,却又不得不充起笑脸,向袁术道:“公路,岂可因一言而误大事耶?”言罢,又向夏侯澜使了个眼色。

    夏侯澜微一点头,示意明白。不动声色的拦在张飞前,抬手抓住其手腕,低声道:“三将军,万勿冲动!一切以大事为重。”

    夏侯澜的音量控制得极为巧妙,张飞旁的刘备、关羽,甚至公孙瓒都刚好可以听到。然后张飞的脸色却在听到夏侯澜的话后,突然一变!

    这倒不是夏侯澜的话让他有多震惊,而是张飞感受到手腕上传来的巨力,不住有些骇然:俺小觑天下英雄矣!

    其实夏侯澜这一抓看似随意,实则大有学问。不提他在一抓间,已然潜运全功力;更重要的,是其手法精妙无双。须知这招“云手擒拿”,乃是夏侯澜家传武学里的上乘招数,不仅出手无声无息,使人防不甚防;而且中招后,立即劲透经脉,让人有力难施。

    是以张飞一惊之下,不及细查,反倒佩服起了夏侯澜的一神力。而夏侯澜则自知己事,在一招得手后,一触即走,倒也没留下什么破绽。

    毕竟夏侯澜清楚,即便张飞不修内功,但纯凭一蛮力也能以力破巧,干得自己毫无脾气。自己现在一招得手,实为侥幸罢了。

    于是借着这一瞬间的空隙,早已看清“风水”的刘备,立马连拉带拽的拖着张飞就往外走,连公孙瓒也一起从旁相劝。张飞见状,便不敢再行造次,只得恨恨的朝着袁术瞪了一眼。

    可怜袁术堂堂一介诸侯,四世三公之后,却在不足半个时辰里,连续被两位绝顶高手各泼一次“冷水”。那种全战栗、毛孔直竖的感觉,当真让他夜不能寐、寝不安枕,甚至连做那事时想起,也是“半”疲软……所以在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袁术家的姬妾们,脸色都很不好看。

    言归正传,按下闲话不表。却说张飞被刘、张二人拉走后,公孙瓒为了安抚手下马仔,也不得不尾随于后,以示同进同退。而袁绍、袁术两兄弟,一个隔岸观‘冰’、一个‘冰天雪地’,也都无心理事。曹见此,只得解散众人,招呼大家明再议。

    而夏侯澜则无厘头的发现,曹刚才挥退众人的模样,竟很有些司礼太监宣旨“退朝”的腔调,不暗赞道:果然是宦官之后啊,真真儿的是家传的把式。啧啧……不简单!不简单!

    ————————

    刘、关、张三人围席而坐。

    半响,关羽道:“大哥,今之事,你如何看待。”

    刘备正要答话,却听帐外之人传报:“报~~~启禀三位将军。卑职方才奉将令,往军需官处讨要粮草和篷帐。却……却被告之……”

    张飞一听这话,就知道不好。环眼一瞪,便要发作,吼道:“告之甚言!汝详实道来!”

    那亲兵本就惧怕张飞,又被一唬,更是惊得不敢答话。刘备见状忙抬手挥退其人,劝道:“翼德!汝这般躁,早晚坏了大事。况且此事怨不得他们,你又何必拿他们出气。”

    张飞闻言,闷哼一声。刘备再劝道:“军需官乃是袁术手下,此人狭隘,又执掌粮饷辎重大权。他连孙坚大人先锋营的粮草都敢克扣,何况今我三兄弟还得罪于他。罢了,拿不到粮饷也早在意料之中。”

    不得不说,刘备的语言艺术还是十分值得称道的。按说今之事,真正得罪袁术的其实是关羽、张飞二人,但刘备楞是一句也不提,反而用“我三兄弟”一言,轻轻带过。平白无奇的几个字,不仅点出了兄弟之;其中的“我”字,更是大有主动担待责任的意味。这让一旁闻言的关羽、张飞二人,不由中一暖。

    张飞眼眶湿润道:“大哥……”

    “啊唉~!”刘备见状忙抬手止住道:“我等兄弟之,可昭月。区区小事,莫要做此儿女之态。来!今云长温酒斩华雄,立下赫赫之功!旁得且休再言,今当为云长庆功。我等兄弟,不醉不休!”

    “好!”关、张闻言,慨然应诺,三人举杯饮盛。

    ……

    “报~~~~~~~!”

    “又有何事?凭得聒噪!无事莫扰!”张飞酒正浓,闻报不叱道。

    “禀三位将军,曹大人引数十人运来大批美酒、食,正于门外等候。”

    “什么?来者可是曹曹大人?!”刘备起急问道。

    “正是!”

    “何不速报?!”刘备下意识的叱了一句,转念才觉不妥。不过现在也没工夫照顾这些小鱼小虾的心了,连忙示意关、张二人随行迎接。

    ————————

    “呵呵,主公,这么多沛国佳酿。您倒真的舍得?”夏侯澜看着曹闻酒香而咽口水的模样,不语气有些挪耶。

    随着夏侯澜这些来,随侍曹左右所培养出的默契。此时的他,已不如当初与曹相处时的那般拘谨了。像现在这样开两句无伤大雅的玩笑,也不怕曹会对他生气。

    果然,曹闻言故作“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状似凶狠道:“再多嘴我罚你拖驴车!”

    夏侯澜大汗,暗道:您老要么不开口,要一开口就是大杀器啊!罚我拖驴车?您绕着弯儿骂我是驴是吧?太狠了吧……得,您是老板,咱不和您一般见识。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