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5】酒尚温时斩华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另一方面,本就心怀不忿,正因折了一员部将而心大坏的袁术,突见关羽这种“马仔中的马仔”也敢跑出来跳梁,立时便如火星点着了炸药包,尿急找到了小便池一样。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脸上的“盆腔”一开,就劈头盖脸的大骂道:“汝欺吾众诸侯无大将耶?量一小卒,安敢乱言!与我打出!狠狠的打!打死算我的!”

    关羽闻言,不凤眼一挑,浑杀气源源而起。似他这般心高气傲之人,如何能受此等污言秽语?!当下不顾左右前后,抬手便想杀人泄恨。

    曹见状大惊:方才看这红脸汉子,唯仅觉其容貌体态甚异常人而已。不想竟能于瞬息之间涌起这般蓬勃气势。嗯,此人不可小觑。本颇通武艺的曹,立即便将关羽的评价,从原来“上等”调到了“上上等”。

    “哈哈哈……”曹于长笑声中步入场内,正好拦在关羽与袁术之间,劝道:“公路息怒。此人既出大言,必有勇略;试教出马,如其不胜,责之未迟。”

    袁术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一想起方才关羽对自己发出的那股,如冷水泼的奇寒颤栗,心中一时惧意大起。又知道曹这番说辞,其实是给自己解围,便极轻的“哼”了一声,把头转了开去。

    反倒是主座上的袁绍还是有些犹豫。此人极重脸面,虽已明知关羽绝非常人,却仍道:“使一小卒出战,必被华雄所笑。”

    “此人仪表非凡,华雄安能知之?”曹边答边笑,说完,还看了一眼关羽。

    关羽眼中闪过一抹感激,铿声道:“如不胜,请斩某头。”说罢,便要转提刀,上马出阵。

    “且慢!”曹抬手阻道,“尚未请教壮士姓字。”

    “小将关羽,字云长。”

    “好!来人!”曹回头对夏侯澜道,“取酒来。”

    “诺!”夏侯澜从侍人手中接过杯盏,奉于曹、关二人之前。那酒香伴着气,不让闻者精神一爽。

    曹刚要举杯劝饮,却换成关羽抬手阻道:“酒且斟下,某去便来。”言罢,慨然转,飞上马。

    “好!”曹眼中精芒电闪,显是也被关羽的豪气所带动。竟自降份步于帐外,亲提鼓槌,擂起鼓来!

    “咚!咚!咚!咚!……”

    “喝!喝!喝!喝!……”

    一锤鼓、一声喝;一时间,鼓声伴着喝声直若一股巨浪,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震得帐内一干诸侯面如土色。忽然,关外传来一声大喝,竟将寨内鼓声、喝声一齐压下。遭此突变,场内场外居然诡异的静了半响。

    曹等人固然是目瞪口呆,连夏侯澜也脸色剧变。

    再半响,于寂寂无声处,竟传来了一阵愈渐清晰的马蹄声。只见关羽在数万人的围观下,一手提刀背后,纯凭双腿控马,脸上轻松得好像刚去度假回来的模样。而华雄那颗血淋淋的人头,则被关羽用一种像在小菜场里捡了便宜的神,一路晃来晃去的拎了回来。那血滴滴答答的撒了一路,差点没把夏侯澜的早饭给恶心出来。

    麻痹的,以后再也不吃猪头了……恶~~

    直到关羽傲然勒马于帐外,全军将士才在回过神后,一齐爆发出了震天响的欢腾!而关羽此时却忽然来了个“三分”,把那猪头……额,是华雄的头给丢进了帐中。

    不理帐内的惊呼声,关羽提刀下马。那杆刚刚饱饮鲜血的青龙偃月刀被他若无其事的以柄驻地,插于地上。

    “曹公,请!”关羽从夏侯澜主动递来的托盘上接过杯盏,向曹道。而那杯中之酒犹自蒸腾着酒香与气。

    “请!”曹欣然一笑,举杯一饮而尽。

    而夏侯澜则注视着那把入地一尺的大刀,不住有些若有所思。

    ————————

    帐内,“猪头”早被吓得差点尿裤的袁术,命人清走了。而帐内几位大佬,也并没有因为华雄被斩而感到欢喜。脸色反倒因为张飞手舞足蹈的样子,变得有些难看。

    袁术甚至很“盟”的暗骂:华雄,你他娘的怎么这么不坚

    张飞见关羽走入,大声嬉道:“二哥,现你立了首功,我等索出寨将那一干人等尽数挑了。也省得他们诸般聒噪。”

    “呵呵呵,云长,这位是?”曹在关羽边问道。

    “此吾结义三弟,张飞张翼德。”

    曹眼神一亮,显然因为关羽的出色表现,再次深信于夏侯澜的判断。但转念之间又忍不住对刘备有些嫉妒:“玄德,好福气啊!”

    刘备听出曹语态甚异,虽然心中没谱,但极善隐忍的他,脸上立马露出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曹公过誉。吾二弟能立此功,尚全赖阁下推荐之德。”

    伸手不打笑脸人,曹见刘备姿态放得这么低,也不好意思再找他的茬儿。而且他本也是气度甚宏之人,方才语态微酸,也实在是才之心太盛而已。于是,微微一笑,示意安坐。

    众诸侯又于帐内商议如何进兵。早在一旁憋得忍不住的张飞,大声喝道:“俺哥哥斩了华雄,不就这里杀入关去,活拿董卓,更待何时!”

    言方毕,已然暗怨全天下的霉头全被自己触光的袁术,再也受不了张飞一而再、再而三的“嚣张跋扈”,连刚才关羽给他的生死威胁也一并忘了,只觉中怒火如刺哽在喉,不吐不快:“吾等大臣尚自谦让,量一县令手下小卒,安敢在此耀武扬威!都与赶出帐去!”

    张飞可是个糙脾气的主儿,自幼便不肯吃半点小亏。而且与关羽的傲然不同,本就屠户出的他,生于市井之间,早被锻炼出一口“脏话八级”的专业骂人水平。

    当下闻言,不豹眼一瞪,立马便想先开口秀上一段儿,再去来上几拳,好让袁术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却好赖被前的刘备死死拉住,不能得逞。而曹显然因为甚其才的缘故,也不相帮道:“得功者赏,何计贵乎?”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