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2】何以为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戏志才也不客气,面色一整道:

    “为将者,当上识天文、下知地利、中通人和;

    为将者,当披肩执锐,勇于先士卒,临难不顾,赏必行,罚必信;

    为将者,当剿其敌军,抚敌民心,攻心为上、攻城为下;

    为将者,当还功与众,退赏为兵;

    一将功成万骨骷。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

    为将者,不以败为耻,不以胜为骄,胜败兵家之常事,卷土重来未可知;

    为将者,当执法无,守法当先,治兵有道,领军有方,鼓舞士气振奋人心,使士兵知一死也愿决一死战而临难不退;

    为将者,当识人才,用贤才,交良友,行正道,收民心,整军心,明大义,掌天地!”

    戏志才说完,不由有些气喘。夏侯澜忙服侍其躺下,戏志才却阻止道:“澜儿,汝心坚韧,为人刚毅,资质悟无与伦比,只需得我数年教导,后必为名将;然汝切记,刚则易折。‘为将者,有勇不如有智,有智不如有学。’汝或后有成,也切勿忘为师今之言。”

    夏侯澜闻言,肃容道:“谨遵教诲!”

    ————————

    “澜儿,吾等主公乃明略之雄主,抑可谓非常之人,超世之杰。汝当尽心辅之,后必可垂名青史!”戏志才在夏侯澜回营前嘱咐道。

    这让夏侯澜不由想起了鲁迅先生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曹,他至少是个英雄!”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夏侯澜对此评价深以为然。

    跟随这位成长中的英雄一起成长,嘿,好像也不算太坏嘛。夏侯澜暗付道。

    这样一想,夏侯澜近来的烦闷心忽然变得开朗不少。事实上,由于对历史轨迹的太过熟悉,夏侯澜对于即将面临的荥阳惨败,一直甚以为忧。而方才的一番豁然开朗,却又让他重新变得信心十足起来:

    凤凰也需经历烈火的煎熬和痛苦,才能获以重生;那英雄自然也要承受挫折和惨败,才能越挫越勇、越挫越强!自己与其忧虑怎样避免,到不如坦然面对接受考验!

    怀揣着这样的信念,夏侯澜便重振精神,踏上了回营的旅途。

    ————————

    初平元年(190年)三月

    整个二月,夏侯澜都基本处于空闲状态。随着各部诸侯陆续派遣部将开拔,前往既定地点应敌。驻留酸枣,处接应态势的袁绍、曹等一干光杆司令,反倒变得无所事事起来。

    不提这帮家伙整里如何纸上谈兵,夏侯澜这段时间倒是颇为充实。

    穿越近三月以来,夏侯澜对于天罡诀的修炼便从未间断。体格也从原来的百十斤出头,猛增了二十余斤不止,让他整个人粗壮了一圈;另外,可能是由于正值发育高峰的关系,夏侯澜的高也在这三个月中窜升了不少,现在已有一米七八左右。整体形象已再与瘦弱无缘。

    于是,这样一个英姿拔、朝气十足的精悍侍卫,站在曹后,着实给为老板的他,涨了不少面子。

    校场某一僻静处,夏侯澜正持枪挥舞,运劲如飞。

    但见枪影所过之处,宛若寒星点点;刃破长空之声,又如百鸟喧嚣于林间;伴着他手中长枪若银龙飞舞,其姿态也似闲庭信步,若行云流水,任意所致。但只要是细心之人便能发现,那看似随波逐流的走位,不仅法度严谨,而且落足稳健。正是暗合了上乘枪法中“偷步如钉”的要旨。

    又舞了整整一刻钟,夏侯澜才抖一个枪花,收式而立。只是其眉宇之间好似颇有不虞,竟丝毫不以自己高超的武技而欣喜。

    “哎,百鸟朝凰枪的整改,果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达成的……”夏侯澜叹息着想道。

    原来自上月起,夏侯澜就在修炼天罡诀之余,开始了对于枪法的练习。虽然其前世从未接触过任何枪法,但依靠着原主人侵枪法近十年的熟悉,还有夏侯澜本惊人的习武天赋。仅仅月余之间,夏侯澜便已对这路百鸟朝凰枪法,达到了烂熟于心的程度。甚至枪法中许多一直未被原主人参透的精微奥义,也被夏侯澜逐一领悟。

    相信如果童渊在此,必也会瞠目结舌,随即立刻划掉他头上原本的“记名”份,将其正式收入门墙传以衣钵。

    然而,随着夏侯澜对于这枪法的理解越深,却越发觉这路枪法与他恃之为根本的天罡诀,有着南辕北辙的差异。

    要知道,枪者,向来以轻灵诡异见长;尤其百鸟朝凰枪法,更是将这条理念贯彻到了极处。而夏侯澜家传的天罡诀,却是以厚重沉稳为要旨,大有《九功》中“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索大江”的意味。

    所以,想要将这两者融为一体,从而发挥出成倍的功效……夏侯澜不得不暗叹:自己要走的路,其实还有很长。

    目前他唯一想到的稳妥且可行的办法,便是在心法不改的前提下,以枪法代替原先的动功;同时以体枢纽,不断协调‘动功’与‘内功’之间的平衡点。

    夏侯澜相信假以时,其三者之间必可逐渐融合、形成一体。甚至能够更进一步,创出自己的独门武功!

    想到这里,夏侯澜不由血沸腾。一直以来,沙场的血,还有武境的提升,都是他最引以衷的梦想。

    而前世虽然如愿加入军旅,但基于和平时代的限制,夏侯澜的沙场梦想一直未能成真;连同武境上的突破也一样,因为缺乏对手的缘故,仅能闭门造车的夏侯澜,虽然不足而立便臻入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武学境界,但也自知其后如果还想突破,却也是千难万难的了!

    然而现在,在这里,在东汉末年这片交织着机遇与危险的土地上,夏侯澜前所未有的感觉到,自己的两大梦想,终将成为现实!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