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愿为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最让夏侯澜意外的是,除刘备之外,哭得最是真意切、泪水滔滔的,居然是袁术!

    只见他趴在地上,周围湿了一片,嘴上还念念叨叨的不知在说什么,若不是左右侍从奋力拉住,只怕还要在地上来几个癞驴打滚,才够抒。最新章节,最快更新尽在 WWW.x.Ne

    夏侯澜见状,不大奇:想不到这厮还是一忠臣嘛!可当夏侯澜不动声色的向袁术走去,才隐约听到他在悲泣的低呼:为什么不是老子当盟主啊!为什么不是我?!

    歃血之后,无论真哭、假哭、装哭的一众诸侯都觉体力消耗甚巨。当下曹大手一挥,喝道:“备宴!”众诸侯皆暗呼英明。

    于是,众扶袁绍升帐而坐,两行依爵位年齿分列坐定。曹行酒数巡,言道:“今既立盟主,各听调遣,同扶国家,勿以强弱计较。”袁绍知道这是曹给他搭台,便马上接口道:“绍虽不才,既承公等推为盟主,有功必赏,有罪必罚。国有常刑,军有纪律。各宜遵守,勿得违犯。”

    众诸侯皆举杯道:“惟命是听!”

    袁绍见气氛良好,便道:“吾弟袁术总督粮草,应付诸营,无使有缺。更须一人为先锋,直抵汜水关挑战。余各据险要,以为接应。”

    孙坚闻言,当下举杯而立道:“坚愿为前部!”

    袁绍大喜,暗想这出头鸟出现的可真是及时,遂道:“文台勇烈,可当此任!”

    ————————

    已吾县。

    “先生,您请千万保重。”夏侯澜向静卧于榻的戏志才说道。

    原来自上月起,一直在曹边绸缪方略的戏志才便不甚感染风寒,但其不愿在此百忙之际稍歇,犹自强打精神应事,终究积劳成疾。

    曹闻戏志才染疴,大惊。立遣夏侯澜为护卫,护送其回己吾县安养。

    前,夏侯澜看着戏志才神憔悴、面颊消瘦的面孔,心底不微酸。经过这段时间的互相结纳,夏侯澜已对戏志才的才学,产生了由衷的敬仰。又经戏志才的不断提点,让一向对于古代战阵之法甚为懵懂的夏侯澜,渐渐有了一个比较深入的认识。同时也意识到了自己以前某些想法的想当然尔。

    至于夏侯澜因何而有诸般错想,实是由于“冷兵器”两种不同时代的巨大差异所造成的。

    因为即便在战争条件极差的抗战时期,毛太祖所提被奉为经典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十六字方针,也至少要基于有枪、有炮、有地形等等前提。而如果将这些贸然用于古战场,只怕分分钟都有被敌方骑兵一勺烩的可能。

    而冷兵器时代被人精研最深、应用最广的,反而是兵器时代几乎已无人问津的——阵法!

    这让意识于此的夏侯澜,在深深体会了自己不足的同时,也更加注重了此类知识的摄取力度。可当他好不容易“赖上”了一个专家级的老师,正感渐入佳境时,这老师却很掉链子的病倒了。所以一念及此神色之间,夏侯澜便忍不住有些郁闷。

    但不知是夏侯澜的表达能力太过强悍,还是戏志才自己“病眼昏花”。偶一抬头的戏志才,居然将夏侯澜脸上的“郁闷”解读成了一种“忧虑”。

    这个误会,不由让戏志才心中一暖,暗道:这小子虽然老和自己没大没小,但总算还知道担心老夫病体。这一路上多靠他诸般照顾,也算回报了自己一番教导之

    “咳咳。”戏志才忍不住咳嗽了一阵。夏侯澜见状,不由手忙脚乱的为他揉拍背。

    戏志才也不稍阻,静静的任他摆弄,暗想:嗯,此子不仅聪颖强记,极善思索,且大有一点即通,举一反三之才。更难得者,秉忠厚,又待己甚善。不如……

    戏志才想到这里,不由眼神一亮,便吩咐夏侯澜道:“汝为吾将柜中之书取来。”说着,抬手对着书柜一指。

    夏侯澜不疑有他,但下意识的劝了一句:“先生仍在病中,因以静养为主。书卷之物他再看也不迟。”

    “呵呵,无妨无妨。汝取来便是。”戏志才闻言笑笑,眼神不由更暖。不得不说,当一个人看另一个人顺眼时,哪怕他一句不经意的言语,都会让听者心大好。现在的戏志才就是这般况,且越看越觉得夏侯澜这小子,聪明有孝心。

    夏侯澜打开柜子,看着如小山般堆积的几十斤书卷,不由乍舌道:“这么多?!”

    “那是!”戏志才虽然仍在病中,但一问及此,仍旧答得甚为傲然,“这些可是老夫年轻时游历所得,都是自己亲手一笔一画抄录的,其中还有些是自己的心得与注解。怎么样?!”

    “了不起!”夏侯澜愣愣的看着书卷,由衷的答道。

    戏志才闻言嘿嘿一笑,语态甚是诙谐,口中随意道:“拿去吧。”

    “什么!”夏侯澜剧震,猛然转头看向戏志才时,又恰巧捕捉到了他眼神中一丝未及收起的切和期盼。一时间,口一,福至心灵道:“师尊在上,受弟子一拜!”言罢,拜倒于地,叩首有声。

    “哈哈哈哈!好,咳咳,好!澜儿快快起来!”戏志才激动之下,不满脸潮红,边说边咳的就要起来扶夏侯澜。唬得夏侯澜慌忙爬起,将戏志才按回榻上。

    良久,戏志才虽然竭力克制,语气却仍难掩欢喜:“澜儿,为师已年近天命(知天命,50岁),年轻时四处游学,所历颇艰;待得而立返家后,家中又遭剧变;心灰意懒下,一直孑然至今。唯幸,如今与你得师徒之缘,为师甚感欣慰!”

    夏侯澜听得心底微酸,不由哽咽道:“师尊放心,弟子父母,如今也已不在此世。以后弟子当与师尊相依为命,侍奉师尊安老。”

    “哈哈哈,好好好,汝有此心,为师于愿足矣。”戏志才言下甚慰,忽又问道:“澜儿,汝之志向为何?”

    志向?夏侯澜一愣,答道:“愿为将!”

    “好!”戏志才颜色甚喜的赞了一句,又问道:“汝可知何以为将?”

    夏侯澜起肃容道:“愿师尊赐教。”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