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7】会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张邈闻言微一沉吟,便点点头不置可否。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随即,又转头向鲍信问道:“诚,此次进兵,你准备派出多少兵马。”

    鲍信一改方才的诙谐,肃容道:“骑兵七百,步兵一万。”

    夏侯澜暗自心惊:厉害。想不到区区济北相居然能拉起这样一票人马。万人队啊!而且还有七百骑兵。咱老板全营上下可能都凑不出七十匹马来,更别说是骑兵了。(注明一下,不是有马就可以做骑兵的,骑兵的训练需要经过一个长时间的培养。而且所需费用也在寻常步兵的三至五倍以上。)

    张邈也被鲍信给震了一下,暗想:这老小子不声不响的,倒是攒了不少家当嘛。娘的,老子堂堂陈留太守,难道还输给你一个济北相咩?

    张邈这样想着,便对左下首的卫兹使了个眼色,问道:“子许,此次我部能出多少兵马?”

    卫兹“灵子一接”(沪语),如何能不知晓这位老板的心思?但也只得硬着头皮道:“步兵……约两万。”

    “什么?”鲍信下意识的冲出口道:“不是有四万的嘛?都上哪儿去了?”

    卫兹苦笑一下,心里暗骂:我顶你个肺的,前两年黄巾动乱,四万兵被你拉出去搞没了一半,现在反倒问起我来了。要不是公子爷这两年极力经营,能不能有手上这两万兵还难说呢。而且陈留郡下诸县不用驻兵的嘛?全拉出去打仗了,谁在家里守城?!

    曹见卫兹脸色难看,便向张邈笑着打起圆场:“孟卓啊,两年前与青州黄巾一役,你率所部军马以四万抵四十万,仍然歼敌无数,将贼寇赶离兖州,保得一境之平安。如今两年来休养生息,陈留郡及郡下诸县能够风平浪静,全赖当年孟卓之功啊。来!敬你一杯!”

    张邈闻言,不面露得色,口中却道:“孟德又在捧我,若不是仰仗诸君努力。邈又何来今?来,诸君当共饮此杯。”言罢,举杯痛饮。那神态又哪有半点刚才说话中的谦虚?分明是将所有的荣誉都拦在了自己上。

    夏侯澜见此,不由暗道:娘妈个西匹,就这么个喜怒形于色的蠢材,居然还能以一当十打退四十万青州兵?上次的青州兵集体吃巴豆了?

    正当这边夏侯澜心里还没骂完时,另一边秦邵已经心直口快的低声道:“什么娘的狗四万打四十万。四十万里的十之**都是不参战的家属,连剩下那四万都只不过是农民。还歼敌无数?呸!我看是被‘反’才对。四万官兵被四万农民打得只剩两万,真亏他还好意思喝酒……”

    “……”夏侯澜闻言不低声骂了一句,却也只得将心中对于张邈的鄙视,伴着酒水一饮而尽。

    ————————

    这次介于正式与半正式之间的会议,开了足足一个时辰。夏侯澜在后面既不能走动,也不能插嘴,可说是听得无聊至极。至于会议的结果,则是达成了以下几点共识。

    第一,再次确认了出兵期,举兵之定为初平元年(190年)的正月十五;

    第二,确定了在座三人的出兵兵数。首先,张邈以陈留太守的份,下辖卫兹为部将,统两万步兵为一路;其次,鲍信则以济北相的份,协同其弟鲍韬,起步兵一万、骑兵七百为二路;至于曹,则自领奋武将军职衔,以本部兵马五千为三路。

    第三,确定了会盟的地点和旗号。地点是离己吾县不远的酸枣;而旗号,则定为——忠义!

    ————————

    当晚回营后,曹又召集了麾下所有的嫡系,在主帐内议事。而夏侯澜虽然自认不算什么嫡系,但蘸着亲兵份的便宜,也有幸和秦邵一起参与了旁听。

    至于会议的内容,即便在没开之前,也已经被夏侯澜猜到了七分,无非是布置兵马、明确职责、传达信息、鼓舞士气等等。

    这些以前夏侯澜在军队里也经常干。反而在他看来比较有价值的收获,倒是第一次认全了曹麾下这些后可誉为大魏柱石的中坚人物——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李典、乐进。

    抛开夏侯惇那滚刀不提。首先进入夏侯澜视线的,则是自家老板曹的连襟——夏侯渊(他老婆是曹正室丁夫人的妹妹)。

    夏侯渊,字妙才。不知是出于“种气”还是一些其他什么的原因。这厮的体格与夏侯惇极为相近,都是八尺向上的高,外加虎背猿臂的材。面目上最有特点的是他的眉毛,居然是那种如同吊死鬼一般倒挂眉。

    夏侯澜见此都忍不住有些佩服丁家那位二小姐的超大心脏:居然结婚那么多年,都没有在半夜被吓死……但抛开夏侯渊的长相不提,夏侯澜还是对他非常佩服的。

    首先是军事方面。“三行五百,六行一千”就是针对夏侯渊善于长途奔袭、惯打闪电战的作风写照。

    尤其要知道的是,“六行一千”可不是简单的在“三行五百”之上乘以二那么容易。想要达到这种骇人听闻的效果,无论是对于将领的统御能力,还是平时对于部下的训练方法,都有着极高的要求。

    再打个简单的比方,一个高中生跑1000米也许要4分钟,但同一个人在没有受过训练的前提下跑2000米,就绝对不止8分钟!甚至12分钟都不一定跑得完!由此便可略见“三行五百,六行一千”的难度。

    另一方面,夏侯渊对于教子也颇为有方。所生八子,都分别或能文、或能武,无一纨绔。其中最有名的是夏侯霸,原本在魏国就位高权重,但是后来因为曹爽被诛,便愤而还投靠了刘蜀。

    再有值得一提的是,曹一生都对夏侯渊信任有加,这中间不仅因为他们有同族加连襟,这层亲上加亲的关系;更因为夏侯渊曾在年轻时,为曹顶过黑杠。也因为这份人,夏侯渊一生都在曹营风光无限。

    不过,夏侯渊也有一件十分憋屈的丑事。那就是他自己的侄女居然在上山砍柴的时候,被张飞张屠夫给OO了!不仅如此,张屠夫还一不做二不休的将那小娘子给押回了家,做了屠户夫人。

    这让夏侯澜在每次想起时,都不对“屠夫哥”表示了无尽的鄙夷:当年那小女子才十三岁啊,老张你怎么也真下得去手?!

    ————————

    夏侯惇、夏侯渊之后,则是曹仁、曹洪两兄弟,和李典、乐进这对老搭档。

    曹仁字子廉,曹洪字子孝,两人如今都是二十一二之间的小伙子。李典、乐进年纪更轻一点儿,只比夏侯澜大了一两岁,连字都还没起。在众人聆听曹传达精神的时候,也就数这两个家伙最为激动和亢奋,明显有肾上腺素分泌过多的迹象。不过,夏侯澜却不敢对这两个家伙稍有看清。毕竟,单是这两人一脸的精力过剩,还有一孔武有力、扎实的好象要爆开的肌,就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这俩小子都不是什么善茬儿!

    而且不提曹洪这员“福先锋”,单说曹仁,便是在曹营诸将中仅逊于曹的战略级军事家!其指挥艺术之高,军事能力之强,就算遍数三国群雄,也至少能够列入前二十。

    当然,这两人也如夏侯惇与夏侯渊一样,尚未经受过真正的战火锻炼,是以诸多天赋和能力还未完全开发。但夏侯澜确信,这几个家伙只要加以时,必将尽皆成为威震华夏的猛将!

    一时间,夏侯澜心中那股见猎心喜的战意不由熊熊燃起,中间还夹杂着几许不服输的狂:他娘的,就算你们现在起步比我高,但老子好坏是拥有超越你们一年八百年智慧的优秀穿越者;不说先知先觉、审时度势,单单古往今来千百种经典战役的打法,就足够虐得你们死!早晚有一天!老子必定要站在封将台上,让你们统统单膝跪地,山呼——元帅!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