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3】其实矮子,也可以鹤立鸡群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武将自一拳打出后,便不由暗暗后悔。最新章节,最快更新尽在 WWW.x.Ne.他本就是火爆的子,年轻时还因为别人骂他师父,从而一怒杀人。那一年他也只不过十四岁,与眼前的小伙子年岁相若。所以刚才远远听闻他中气十足的喊声,虽然嘴上骂骂咧咧,但心中却忍不住有些欢喜。心想:这小子年纪虽小,倒是个纯种的爷们儿。嗯,好像也是姓夏侯的!嘿,咱夏侯家,果然都是纯爷们儿!

    这夏侯大爷脑筋简单的倒有些可。只要是姓夏侯的,行为像爷们儿的,都可以被他算在夏侯家之内。却也完全不考虑人家是不是和他真有血亲。

    所以还好他姓得是夏侯,如果他姓张、姓王、姓李啥的……那光是他家里的亲戚,就可以组一支万人队了。

    然而,当他兴高采烈的走到夏侯澜跟前儿,想跟他认亲戚时才发觉,这个刚才被自己设想成“纯爷们儿”的小子,居然长相文弱的像个娘们儿!更过分的是,这小子竟连正眼都不看自己的一眼,问话也不答,反而只用眼角轻轻一瞥……

    娘的!你这算什么意思?瞧不起老子是吧?

    这下子,夏侯大爷肚里的邪火一下就冒上来了。所以刚才的那一拳,可是分毫的不留余地。直到打出去以后,才想起要后悔,却又来不及收回了。

    完了完了!老子这一拳头下去,少说也是一两百斤的力……这小子蔫儿蔫儿的,两个他加起来可能都没有两百斤……如果真把这小子打死了,吓退了其他来投军的人,岂不是坏了孟德的大事?!

    夏侯大爷在那一瞬间急得和什么似得,可他还来不及把那份着急的表搬到脸上,更让他惊奇的事发生了……那小子被打以后,居然嘛事儿没有!

    娘的,果然是纯爷们儿!爷没看错儿人!你小子就是咱夏侯家的亲戚……夏侯大爷一下就忘了自己刚才还说他蔫儿,现在却忍不住笑得像朵花儿。

    ————————

    夏侯澜被捶之后,气愤不已,朝着那贼厮鸟怒目而视。正想着怎么收拾这混球时……他D居然笑了……靠,这人别是神经病吧?难道是花痴?嗯,至少是暴力倾向……夏侯澜在一瞬间为他“诊断”出了无数的病症。

    场面,一时间有些凝滞。无论是夏侯澜也好、还是那姓夏侯的武将也好、以及引出此事的文书也好,都在此刻,显得有些发愣。

    “哈哈哈哈……”一道洪亮的笑声,非常适时的打破了僵局。

    夏侯澜转头,向那道笑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三十出头中年人,从人群中走来。

    这人量不高,比之尚未长成的夏侯澜还矮了数分。面貌也不算讨好,眼睛有些细长,颚下还留着一缕长髯。但就是这么个高不足一米七,小眼睛单眼皮的中年人,浑上下却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气势。尤其伴着他刚才的朗声长笑,信步走来的他,被躬让路的旁观者,众星捧月的围在中间,竟显出一股鹤立鸡群的傲然!

    “孟德!”

    “主公!”

    武将和文书连忙向来者见礼。

    孟德?主公?

    夏侯澜一震!虽然早就做好了投靠曹的准备,但第一次遇到真人,而且是在这种毫无准备的况下,夏侯澜还是忍不住心中揣揣。

    靠,这人就是曹?!

    说实话,由于曹给夏侯澜留下的第一印象太过深刻,所以即便在很多年后,夏侯澜仍会在每次向老婆孩子,形容起与曹初次相见的感觉时,习惯的总结一句:其实矮子,也可以鹤立鸡群!

    “志才勿须多礼。”曹向那文书一抬手,转头又向武将叱道:“元让!你怎么老管不住你那毛毛糙糙的子?总是给我惹事儿!”

    元让?

    夏侯澜忍不住向那武将看了一眼。靠,这厮居然是夏侯元让?!麻痹的,你两只眼睛都在,我倒反而认不出你了!

    “嘿嘿嘿,我改,我改。不过,孟德你看,这不是没事儿嘛。”夏侯惇说着还拍了一下夏侯澜的肩膀。好在这一次,他总算记得了控制力道。

    曹翻个白眼,没理夏侯惇那滚刀,上前两步走到夏侯澜面前,笑道:“小兄弟年纪轻轻,为何不在家侍奉父母,反而来此参军啊?”

    不得不说,曹的人格魅力的确不凡。仅仅几句话,一不“之乎者也”,二不“居高临下”。语态温和,未语先笑,一下子就拉近了与谈话者的距离。

    虽然夏侯澜明白这种亲民姿态,是做给所有人看的,但他心中的紧张,也的确因为曹的话,而放松了不少。

    夏侯澜拱手答道:“回禀大人,草民父母双亡,早已孑然一。”

    “哦~”曹拍拍夏侯澜的肩膀,似是感慨他世一般的默然一叹,又道:“你叫夏侯澜?可是沛国谯县夏侯家的族人?”

    “禀大人,草民生于常山真定县,自幼不曾离家。父母在世时,也未提及过谯县之事。是以……”

    “无妨无妨。”曹笑呵呵的摆摆手,忽然道:“能吃苦嘛?”

    “嗯?”夏侯澜一愣,“能!”

    “会武艺嘛?”

    “会。”

    “好!我边正好缺个亲兵。你来吧!”

    亲兵?

    夏侯澜一下子懵了:咱一入伍,就给首长当上警卫员儿啦?都不用政审的嘛?

    其实不止夏侯澜懵了,在场所有人都懵了。

    娘的,就这小鸡崽儿材,也能给曹大人做亲兵?他凭得是什么?嗓门儿嘛?对!一定是嗓门儿!

    于是,因为这番误会。之后所有报名的人,都冲着文书们扯着嗓子吊嗓门儿,报告声一时间此起彼伏。可怜文书们多是文弱之人,面对这群吃饱了没事儿干的草包,打又打不过,骂又骂不得。只能拼命忍受……一天下来,几乎所有的文书在对话时,都必须将自己的耳朵凑到别人的嘴边。

    而引起这番误会的始作俑者,正颠儿颠儿的跟在曹之后,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害得十几位同僚,面临失聪的危险……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