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2】入伍风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陈留,已吾县。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

    曹的征兵工作,正展开的如火如荼。负责登记资料的文书们各个忙得手脚不停。虽然现在已是隆冬时节,但分秒不停的他们,仍旧额头冒汗,气四涌。而离此不远的校场处,又不时传来的震天呐喊,为此处的征兵工作,平添了几分闹和紧张。

    事实上,自征兵工作开始,便已有数以千百计的各路平民、豪杰、有志之士前来投奔。而这个数字,目前仍在不断的增加。可见汉室虽然衰微,但毕竟有着数百年根深蒂固的影响力。善加利用的话,这股势力还是不容小觑的。

    登记处,由七八张长桌一字摆开组成的约二十米的长台后,十余位文书将手头兵员的资料,按特长、体素质、是否自带兵器、是否捐助粮马等为依据,分门别类。随后,让他们去指定的武官旗下报道。

    “下一个。”文书头也不抬的喊道。

    “到!”

    “年庚、姓字、籍贯。”

    “15。夏侯澜,无字。常山真定县人。”

    “你也姓夏侯?才只有15岁?”文书这才有些好奇的抬起头看向来人。

    桌前站得笔的少年,高七尺有余。观其眉目,倒也清秀。只是稚气未脱的脸庞,还有唇边淡淡的茸毛,总会让人下意识的觉得,这只不过是个臭未干的小子。

    尤其这材略显单薄的小子,还手持一杆比他本人还高一尺有余的铁枪,竟份外让人觉得他弱不风,活像一双筷子竖在了路上。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少年,其眼神中散出的锐利和刚毅,竟让文书有种“此子不容小觑”的感觉。

    仅此一眼,文书便对这少年产生了不小的好奇,忍不住就想要试探一下这个叫做夏侯澜的少年,看看他到底是哪家的才俊。于是,便佯怒道:“后生,汝可知此为何地?切勿一时痛快,学做大人模样。此乃征兵之地,非汝玩闹之所。休要胡闹,速去!”

    夏侯澜排队排了很久。看着十几个文书模样的人问问写写、分门别类。虽然问题简单,分类也不见得有多细致,却仍旧速度慢得让他发指。不由暗暗感叹古代劳动人民十几个人十多天的工作效率;可能都及不上后世一个中专生加一台电脑。

    等到好不容易挨上他时,却忽然又被这位中年文书的一口古语,闹得有些莫名。

    要知道从夏侯澜穿越以来的这一个月里,除了赶路、打猎、练功之外。他最多也只在问路和交换物品的时候,同几个普通老百姓打过交道。可那些平民说话的时候,可完全不会像眼前这位文书一样,这么的咬文嚼字。所以一时之间,夏侯澜愣是没听懂这文书在叽叽歪歪的说些什么。

    文书见夏侯澜表有些发愣,瞬间也明白了问题的原因,便又用白话说道:“少年!这里是曹大人征兵的地方,不是让你来胡闹的。快回去吧!”

    这回夏侯澜倒是听明白了,不过却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心说:哥这大冷天儿的,没在家呆着。拎了一杆大枪,翻山越岭的赶了上百里路。难道就为了跑你这儿来跟你瞎胡闹?是你脑残了,还是哥脑残?

    于是,夏侯澜一个立正,大声吼道:“报告!在下夏侯澜,年庚十五,常山真定县人。请求入伍!”

    文书被夏侯澜那突如其来的一嗓子“报告”,给吓得抖了一个激灵。其实不止文书被吓着了,旁边在场的数百人也都被夏侯澜那一嗓子给吓了一跳。连其他一些离得远的,没弄清缘由的人们,也纷纷被这声“报告”,引起了好奇。

    文书没想到这小子会玩儿这一手。刚想发怒,却又忍不住有些好笑,心说:这小子板儿薄,长相也文弱,想不到嗓门却不小。再想开口时,却忽听远处一人骂骂咧咧道:“谁他娘的大白天鬼叫?谁?是你嘛?”

    来人边说边走,临近了,又推搡了夏侯澜后的胖子一把。

    胖子本想发怒,却见来者一披挂,明显是武将打扮。只得立马咽下了本要吐出的“问候”,用手指了指前面的夏侯澜。

    “是你?”武将走到夏侯澜面前,眼神不住有些疑惑。显然他也和文书一样,没想到这样一幅小板儿的家伙,竟能扯出那么大的嗓门儿。

    夏侯澜其实也同样听到了那武将的叫骂,但他之前忍住了没有回头,只是笔的站在那里。值得一提的是,夏侯澜的军姿,站得极为标准。换了搁在部队那会儿,即便是再挑剔的教官,也纠不出他半分毛病。

    夏侯澜见那武将走到面前,也不扭头看他,只是飞快的用余光睹了他一眼。而一眼瞧去,却不由暗暗心惊。

    好家伙!这武将大约三十出头的样子,长足有八尺;生得浓眉大眼,虎背熊腰,上披挂一应俱全;再配上满脸的络腮胡。当真是形若铁塔,煞气人。尤其他比夏侯澜高了整整一头,黑着脸站在夏侯澜面前,旁人都不暗道:哥们儿,您可千万得站稳咯,否则往前一倒,还不得把这小伙子给压死。

    不过众人的担心,显然有些多余。夏侯澜虽然心惊于那武将的体格儿,却也并未露出半分其他的表。仍旧纹丝不动的站在这黑大个儿面前,甚至还有心思无厘头的想着别的:嗯,这厮光凭这幅长相,出去砍人时都不用动手;只要这么一站,别人就得喊他大哥。天生一副‘打手哥’的料啊。

    可就在夏侯澜这么一愣神时,那武将突然猛得一拳捶在了夏侯澜的右,口中喝道:“问你小子话呐?!死人啊?!刚才鬼叫的是不是你?!”

    夏侯澜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巨力,击得气息一滞。若非他近月来勤练天罡诀不坠,又有野味补养体,体质已不若刚穿越时那般单薄。否则光是这一拳,就够他趴在地上痛个半死。

    好在夏侯澜穿越前二十多年的习武本能,让他承受此拳时,下意识的便深深一吸,才硬生生的下这一拳没有倒退。只是脸上因为运气太急,而浮现的一抹红晕,却也久久不散。

    而在场的其他人见此变故,不由震惊的目瞪口呆!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