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1】技术上,是可行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EW开文 书名:三国之血衣战神
    一直以来,夏侯澜总是觉得,自己至少是一名合格的**员,一名坚定的无神论者。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

    虽然平时那些网上的小说,他也看得不少,但对於所谓的“穿越”啊、“重生”之类的题材,也尽是抱着看过算过的想法,全然不当回事儿的。

    可当他现在反复抽了自己好几个耳光,抽得自己龇牙咧嘴,连水中那个原本眉清目秀的倒影,都变得有些狰狞恐怖时……

    夏侯澜不得不承认:原来穿越……在技术上……是可行滴~!

    ————————

    这具被夏侯澜附体,也叫夏侯兰。一字之差,也只是同音不同义罢了。不过要细分的话,夏侯兰,姓得是“夏侯”;而夏侯澜,姓得是“夏”。

    (作者语:夏侯澜这个名字的灵感,来源于我生活中的一个朋友。这厮父亲姓“夏”,母亲姓“侯”。不过这厮每次在介绍自己的时候,都会补充一句:我姓“夏”,不是姓“夏侯”。)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巧合,还是将夏侯澜心里的别扭驱散了不少。毕竟谁也不想把自己用了几十年的名字换成别的。

    夏侯兰的记忆十分淳朴,世清白的甚至有些苍白。在他十五年的生命里,没有爹娘、没有亲友。有的,只是两个人的名字。但正是这两个名字,却在夏侯澜的心里激起了滔天巨浪!

    这两个人的名字,一个叫童渊……另一个,叫赵云!!反应颇快的夏侯澜,仅从这两个名字便已确定:这里,其实是三国!

    一想到三国群豪的英姿,血雨腥风的狂,深藏在夏侯澜骨髓里的那颗躁动不安、渴望**的种子,便久久不能平静。而更让夏侯澜激动的是,此时此刻,正是中平六年年末。曹刚从京城洛阳逃出不久,正在家乡陈留广邀天下豪杰,兴兵讨伐董卓!

    换句话说,三国乱世,只是刚刚开始!

    原来,曹自中平六年九月刺董失败后,便逃离洛阳返回家乡。次月,便广发矫诏,以“兴兵清君侧”为名,邀天下豪杰共聚大义。

    一时间,“勤王”的口号,在短短数月里传遍了东汉十三部洲。连避入深山,以躲黄巾之乱的童渊师徒三人,也尽知此事。

    闻讯后,年已古稀,却犹在心忧汉室的童渊,当即命赵云、夏侯兰二人下山投奔诸侯。并嘱咐他们择名主而侍,扫平逆党、兴复大汉。

    不说三人如何洒泪挥别,却说赵云、夏侯兰下山后,本应同路而行。却不想两人在投奔谁的问题上,各有主意。

    简单的说,赵云希望在常山真定县的老家就近出仕;而夏侯兰,则对竖起“兴兵讨逆”第一面大旗的曹极有好感。

    最后,两人因为意见不一,只得各自上路。而比较倒霉的夏侯兰,却在远赴陈留的途中,遇上了黄巾余党。寡不敌众下,只得弃下包袱马匹,徒步逃入深山。

    至于随后被人穿越附,则是因为在饥困交迫下,患上了风寒,生死堪忧之际,才被夏侯澜“趁虚而入”。

    “这一切,也许就是天意吧?”理顺前因后果的夏侯澜,有些唏嘘的自言自语着。

    ————————

    东汉末年的气候,虽然没有一千八百年后那么多的温室污染,但由于生产水平的限制,人民过冬,仍然是最大的难题。

    夏侯澜用左手裹了裹上不算暖和的布衣,另一手,将那根原主人自幼形影不离的长枪握在手里,同时默默盘算着自己现在的本钱……半响,才心道:还好,哥在乱世起步的家当,总算不薄。

    夏侯澜有这样的信心,自然是有依据的。这一方面来源于夏侯澜超越这个时代一千八百年的智慧和先知先觉;另一方面,也来源于他前世拥有的家传绝技——《天罡诀》。

    ————————

    《天罡诀》,夏家恃之以为根本,传承了数百年的上乘武学。

    其实别看《天罡诀》这名字有点儿唬人,可真要追溯起它的本源,却也只不过是两本江湖上不甚入流的武功而已。

    据说夏家最早的祖先,仅是宋末时的一届平民。不过这位夏某祖宗,倒也不甘平淡,仗着自己一皮糙厚,便想学些武艺,以求混个前程。于是,就倾尽家财,从武馆里学了两路当时最不入流的、挨打的外门功夫——《金钟罩》和《铁布衫》。

    若说事如此,夏某祖宗平平淡淡了此一生,也就没有后面这么多话了。但故事之所以能成为故事,就是因为它总能在平平淡淡中,生出无数峰回路转。而这位夏某祖宗的峰回路转,便是出在了他的儿子上。

    夏二代,具体真名已不可考。但正是这位连名字也无处可考的祖先,造就了夏家数百年的武学传承。

    这夏二代是天生的武学奇才,仅凭其父学自武馆的两三流武功《金钟罩》和《铁布衫》,居然另辟蹊径,自外而内修出了内功,进而悟出了一门以动功修内功的上乘武学。这门武功练成之后,直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由于其自认一武学乃是天授,而护体神功练至大成时,不但可突破练门的限制,而且还能生出护体罡气,便索称此功为《天罡诀》。夏侯澜便正是因为这部神功,才会对自己在乱世的未来,充满了底气。

    此外,还有一项对于夏侯澜来说的附加惊喜。那就是原主人师承童渊所习得的《百鸟朝凰枪法》。

    虽然原来的夏侯兰因为悟所限,仅仅是童渊座下的记名弟子。但他自幼为童渊收养,十多年的耳濡目染,也足以让他学全整枪法。

    这对于现在的夏侯澜来说,可以说是另一笔弥足珍贵的财富。要知道在冷兵器时代,一门兵器武学的重要,已经被放大到了极致。远非后世仅以强健体为功效的武学可比。

    盘点完这些,夏侯澜摸出了怀中的地图,同时,不由有些暗自庆幸:还好以前那个夏侯兰有这一份儿小聪明。如果他把这份地图也藏在包袱里……那哥现在初来乍到的,该怎么出去,还真是个问题。

    不过现在问题全解决了,有过数年军旅生涯的夏侯澜,对于掌握地图自然是驾轻就熟。

    抬头辨一下方位,夏侯澜一边哼着西游记,一边朝着陈留的方向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血衣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