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章 吃早饭

    接下来的回答,祁昊笑了。。看了看老虎,他也笑了。而且是苦笑。

    “姓名!中国陆军特种兵!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司!军委主席!”回答的声音铿锵有力,每一个字都打的祁昊郁闷不已。

    不管怎么说,和谁做对也不要和国家做对。祁昊打心底里还是很国的,可眼下的状况实在是让人措手不及。双手揣在裤包里,祁昊来回踱着步子,脑子里不停地想着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直接就这么放了,显然等于是放虎归山。甚至自己刚刚放了他们,可能下一秒又得面临他们的反击。不放,自己总不能把他们养着。杀了就更不可能了。

    好歹祁昊还算模模糊糊的知道国家培养一个特种兵战士需要付出多少。而且他们是国家不可或缺的力量,自认为算个国青年的祁昊可下不了手。

    那一边的老虎见祁昊不再多问,只是来回的晃着步子,只好接着审问。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我们是国家的人,你难道想和国家作对吗?快把我们放了!”

    他们的头没说话,不过后面两个年纪稍小的人倒是吼了起来。这一吼也算把祁昊给吼醒了,现在可不是考虑那么多的时候。

    “你们好好的配合我们,那么我们自然不会跟你们过不去。但是如果不好好配合,那我就说不准了。”一边说着话,祁昊一边掏出了刚收起来的枪,放在手掌里来回的把玩着。

    “不用问了,我不会说的。哪怕你们真的要和国家作对,哪怕你们会杀了我。来吧!让我看看你够不够种!”

    见他脖子一拧,一脸的坚毅,祁昊和老虎对望一眼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片刻后,祁昊突然冷冷的看着那个人。“抬起你的头,睁开你的眼睛。”

    过了几秒钟的样子,祁昊见他抬起了头。然后,祁昊动了。

    瞬间冲到了他的面前,扬手挥了下不知从哪里摸出的小刀。举刀,刀落。祁昊又回到了刚才立的地方。

    “你们可以走了。”

    祁昊的话说完了,他们却没动。后面的两人是双手被捆着动弹不得。而他们的头则是一脸骇然。刚才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他仅仅看到了一道模糊的影子。如果不是背后双手上的绳子明显的被切开,他根本无法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

    还在他是个老兵了,见过的匪夷所思的事实在太多,愣了片刻后便回过神来默默的起走到后面替自己的战友松绑。他不是不想反击,实在是不敢有反击的年头。

    作为一个军人,要不怕死,要勇敢!可明知没有任何的可能给对方造成伤害,还要义无反顾的冲上去,那不叫英勇,不是无畏,而是傻!

    替战友松了绑之后,他走到了祁昊面前不远处,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祁昊。“谢谢!但是下一次再见面,我不会手下留!”

    “明白。”

    放了他,这是没办法的事。假如他不是中人,那么祁昊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他留下。可是他是!他是一名值得敬佩的军人。祁昊见到的手慢慢的抬起,而后站的笔直,郑重的行了个军礼。此刻他的眼神里,有感谢,有敬重。

    “走吧,别让我改变了主意。”

    看着他们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祁昊这才回头看了看刚才一直想出言反对的老虎。“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别忘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我们是一名中国人。”

    “中国人......”

    “走吧,我们回家。相信他们暂时是不会来了。”留下愣在那里回味着刚才那句话的老虎,祁昊自己先上了车。不一会儿老虎也小跑了过来。

    一路上,两人没说一句话,祁昊闭目养神,老虎看上去在专心致志的开着车。

    回到家里,大家已经睡下了。祁昊走到了自己的边,看了看熟睡中的小丫头。替她盖好被子,擦去了嘴角的晶莹,祁昊也赶忙躺下休息。最近两天发生的事实在是太折磨人,把人弄的疲惫不堪的。

    第二天一早,窗外的鸟鸣惊扰了祁昊的美梦。梦里似乎自己是结婚了,新娘就是自己边的人。正回味着昨夜的梦境,祁昊这才猛然发现小丫头竟然没在上。

    “容容!容容!”匆忙中起,迷迷糊糊的下了穿上拖鞋,结果一个不留神趴在了地上。

    这一下摔的可够结实的。磨磨蹭蹭的起之时,一双熟悉的拖鞋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不是祁容容还能是谁。“你干什么你,大清早的锻炼体?”

    “嘿嘿,你真聪明......嘶~”本想着开个玩笑,结果起的时候又蹭到了伤口,忍不住倒吸了口气。这模样的祁昊实在少见,祁容容也没帮忙扶他起来的意思,就站在一旁笑吟吟的看着他。“快起来吧,该吃早饭了。”

    慢慢的爬了起来,祁昊洗漱一番坐到桌子面前的时候,一顿丰盛的早餐已经摆在了桌子上。面包,鸡蛋,鲜牛,这三样普普通通的东西被祁容容处理的漂香四溢,看的人胃口大开。

    “啧啧,这要是学校里的人知道他们心中的白雪公主天天早上都会做一顿丰盛的早餐给我吃,估计他们的中午饭就改吃我了。”一边说着,随意的的夹了口鸡蛋放到了嘴里。“嗯,不错!”

    “哪有天天都给你做!美得你。况且谁敢找你?”

    “嘿嘿,这倒是。”

    这几年,祁昊的功法长进不大,但是整体素质确实越来越好。材好了,本就长的不难看的他加上一种常年的上位者气质,说是男女通杀也没什么不对。不过这话只敢心里想想,要是说出来小丫头指不定怎么闹自己呢。

    “对了,老妈说你起来了给她去个电话。”

    “什么事?”嘴里塞着东西,祁昊呜咽着问道,那模样逗得祁容容直笑。

    “我也不知道,你打了不就知道了。”

    知道问不出来什么其他的,祁昊也懒得多问。几口消灭掉桌上的早餐,祁昊跑去座机旁给老妈拨了过去。

    “喂?”

    “儿子!起来了?”

    “嗯,什么事,你说吧?除了上刀山下油锅之外都可以商量。”

    “你小子就知道给我贫!容容在不在你旁边?”

    什么意思?难道还不能让这个丫头听见不成?回头望了眼厨房里的小丫头,刚好她也朝着自己看过来,甜甜一笑。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改变过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