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要公平竞争的情敌

    “呲......”祁昊听见了衣服被划破的声音。

    “咔......”祁昊听见了皮划开碰到骨头的声音。

    面前的男孩始终是一脸的微笑,就连嘴角都没有露出一丝丝的呲牙状。

    “你是个汉子。”祁昊很是钦佩的说了一句,然后弯腰闪过面前人出现在了他后的几人面前。连续的几拳送出,七个人一个个跌落了出去。

    祁昊听见了后“呲”的一个长音,也听到了刀从皮中抽出,再次划开皮的声音。一把刀上面沾着血,飞到了空中,给了之前握刀的人一脚,祁昊轻轻一跃。

    刀稳稳的落入手中,祁昊紧了紧自己握刀的手,慢慢走到了砍刀刚才那男孩背部的黑衣人面前。

    一刀,一横划过他的脸。

    两刀,一撇划过他的脸。

    三刀,横折划过他的脸。

    四刀,一撇划过他的脸。

    五刀,竖折划过他的脸。

    伴随着这五刀,五声惨绝人寰的哀嚎回在走廊里。“知道我送了你一个什么字吗?”只是面前的人早已回答不了问题,全因着疼痛不停的颤抖着。

    “你们知道吗?”转头看向他的几个同伴,祁昊问了同样的问题。只是几人都有些惊慌了摇了摇头,不敢言语。

    “既然你们都不知道,那我就打发慈悲的告诉你们吧。”轻描淡写的说了这么一句,下一刻祁昊的眼神一紧,猛地把刀插入那个人的口位置。“这是个‘死’字!”用力的把刀插了进去,祁昊仍不觉得解气。用力的推着对方一直后退,直到紧贴了墙壁。拿把刀也因为用力过大直直的插到了墙面里。

    “你们几个需要我赐字吗?”

    “不...不需要...”

    “不需要就滚!”

    听到祁昊的怒吼,几人什么也不敢说,慌乱的起就想要跑。可是没走几步,后再次响起了祁昊的声音。“留下医药费!”

    几人一脸哀怨的走到了祁昊的面前,战战兢兢的放下了自己上的钱。甚至有一个人上没有带钱,只好无奈的留下了自己的银行卡。当然密码是随便找了个破布,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也写下了。

    “滚!让夏天那家伙小心点!”

    祁昊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又是夏天给出的招。只是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方达的参与。“如果有,可别怪我不念兄弟间的旧谊!”想到着,祁昊忍不住的一拳轰在了旁的墙壁上。“咚!”的一声巨响,整个楼层都有些晃

    转过看向刚才替自己挡刀的人,却见对方一脸的惊异,神呆滞。看来是刚才的那一拳吓到了对方。只是这人有点眼熟啊?看他半天还没回过神来,祁昊轻咳一声,提醒了对方。

    听到祁昊声音的男孩回过神来,连忙做出弯腰状,同时嘴里还说了句:“谢谢。”不过似乎是上的伤口太深,祁昊见他刚一动,便是写了一脸的疼痛。

    不过他的那句“谢谢”倒真让祁昊哭笑不得了。别人来救自己,完了之后别人还给自己说声谢谢。这事也太怪了点吧?“应该是我谢谢你。”说着祁昊走到了他的面前,伸出了自己的手。“祁昊,很高兴认识你。我们是不是见过?”

    “不!不是的。你自己完全可以应付,如果没有我参与进来的话你应该可以更顺利的。”

    “别再推脱了,我谢谢你,真的。我谢的是你那颗愿意帮我的心。”听到祁昊如此说,他也不再争辩,理解的点了点头。“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哦哦,我叫邓清。我也看你很眼熟,似乎是见过。可是我没听过你的名字。”

    邓清么?

    “我也一样。不过今天开始我们就认识了,呵呵。”一边笑着,祁昊轻拍了下邓清的肩膀。只是刚一落下去,就见邓清一脸愤怒的盯着自己。

    “嘿嘿,我忘了。”讪讪笑道,见到邓清缓了半天才算好了些,心里不免有些焦急。连忙喊着祁容容出来去找医生,自己则是把他搀扶回了他的病房。

    不一会儿医生就来了,手忙脚乱的检查一番最后说没什么大事,都是一些皮伤,稍微养养就好了。祁昊掏出了些钱递给值班医生,又把医生送出了病房。弄得医生直夸这个孩子懂事。

    刚一回病房,就看到邓清已经一改之前医生检查时装出的那种快死了一样的神态。此时的他看上去精神百倍,生龙活虎。不过那一双眼睛让祁昊心里不舒服的很,因为他正盯着祁容容。

    “咳咳!”听到这咳嗽声,屋里的两人都回过神来。正收拾屋子的祁容容抬起头高兴的喊了声“哥”,邓清则是一脸的尴尬。一时间,气氛有些冷场了。

    “容容,你刚刚醒先回去休息吧。我和他说说话,一会儿就过来。”祁容容当然明白祁昊的意思,从刚才自己一进屋上的那个人就一直盯着自己。“哥是吃醋了吧?”心里想着,祁容容偷偷的瞄了一眼祁昊,见对方没有看着自己不免有些失望。“噢”了一声,放下手中的东西回病房了。

    见到祁容容出了房间,祁昊走到了邓清的边坐下。他盯着上的邓清,邓清也看着他。

    “你妹妹很漂亮!”邓清率先开了口,不过把“妹妹”两个字咬的很重。祁昊哪里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回了他一句“她不是我的亲妹妹。”这次祁昊把“亲”字咬的很重。

    此时的祁昊刚刚十三岁,邓清实际上也不过十六岁而已。这个年龄的孩子很容易对一些漂亮的女孩子,或者长相一般格开朗的女孩子产生好感。但是祁昊明白,不管怎样以自己的心里年龄,小丫头是无论如何让不得的。

    听了祁昊话的邓清沉默了下去,若有所思的不知念叨着什么。之后,说了一句话。

    “我们公平竞争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改变过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