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老首长

    平静的过了几,祁昊迎来了重生后的第一个元旦节。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过新年,穿新衣,这是每一个孩子最高兴的事了。元旦如果有了新衣服,那一个年最少就有两新衣服了。祁容容倒是如同正常孩子的模样,欢喜的不得了。可祁昊那一张脸上就差写上个‘郁闷中’了。

    说到底还是老虎那边的破事闹的。李小刚暗地解决了。最后警察介入调查却不知从哪来了个命令说是草草结案,不要深究。祁昊当然是乐于见到,可那头的李刚却气的暴跳如雷,偏偏又什么都做不了。

    虽说老虎的实力明面上不如自己,可如果自己除非是想把这么多年的累积都弃之不顾了,否则根本无法对老虎伤筋动骨。倒是老虎如鱼得水,在祁昊的资金支持下做的风声水起。已经远超其他势力,和李刚以及萧天阳有三足鼎立的趋向了。

    萧天阳倒是放出话来说愿意于老虎合作,重新分配G市的利益格局,可祁昊心里就泛起嘀咕了。

    听说萧天阳入道不过四年,就凭自己一双手打出了一个天阳会。个人能力很重要,可这暗中里到底有没有那老头的支持,那老头给了多少支持,这可就是个未知数了。就目前祁昊的了解看,萧天阳这人手下的地盘上,黄赌有,但却不严重,毒品更是绝对不沾。这么一来,本着以暴制暴的想法,那老头倒是很有可能帮自己的儿子一把。

    这老头背后的人际关系网,绝对的不简单。

    而且就算是萧天阳这解决了,说心里话祁昊对于刘启生那一头也是一筹莫展。虽说他现在是推出了这个混杂江湖的纷争,可谁知道哪个势力是不是他暗中扶植的。万一触到了眉头,祁昊想哭的心都有了。

    唯一开心的事,也就算的上欣荣娱乐那头了。小丫头的第一张专辑里的四首单曲高高的挂在各大排行榜上,特别是那首有瑕疵的歌,更是被各大媒体不停的炒作,远超其他几首歌的知名度。之后祁昊又写了几首歌,给那边邮寄了过去,让他们先制作伴奏带。目前打算过了年就去录歌。

    说到底,目前最紧张的还是萧天阳的问题,或者说是他背后那老头萧正霖的问题。心里默默对着萧正霖老人道了个歉,这几天和老虎他们都说习惯了,实在是有些不应该。

    想着,祁昊决定去问问爷爷。那天虽然和爷爷提起过这个名字,但也没有深究。不过看爷爷那个高兴的样子,两人关系肯定是不一般。

    走到阳台上,就看爷爷一个人正在那看《**员》,推开了阳台的门,轻轻喊了声:“爷爷。”

    祁怀德听到了声音,抬头一看是自己的孙子,一脸慈祥的收了手中的书,静待他的下文。

    “爷爷,给我讲讲故事吧。我想听故事了。”

    “你想听你萧爷爷的故事吧?”似乎看出了祁昊的想法,祁怀德笑着揭穿了祁昊的小九九,不过也没有责备。倒弄的祁昊有些不好意思。

    “你萧爷爷比我大三岁,也同样早我三年参加革命。你该知道爷爷刚参加革命那会吧?那会爷爷被抓壮丁进了国民党的队伍,而你萧爷爷已经解放军军队里的一名排长了。”

    似乎回忆起过去的那些时光,让老人感觉到了那种岁月的变迁,脸上的光芒有些暗淡。不过紧接着,又神采飞扬的说了起来。

    “那一年,我们的部队阻击敌人却中了埋伏。就是你萧爷爷带领着他那个排深入敌方腹地把我给救了出来。大部队在前方阻击敌人,我们就从后方偷偷的逃离了出去。之后我跟着你萧爷爷回到了他们的营地里,然后进了他的部队。他当连长了,我就当排长;他当营长了,我就当连长......后来我跟着你萧爷爷学习带兵打仗,屡屡立功。而你萧爷爷就一直靠着军工稳稳的向上走。记得我当时退伍的时候他还在部队吧。那时候都已经是军长了。”

    军长......似乎还是二十多年前了吧。这关系确实够硬朗。

    “所以说,你萧爷爷是我的老首长,是我的师傅,也是我的恩人。救命恩人。如今容容救了他一次,也算还了我当年亏欠他的恩了。”

    祁怀德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终于说停下了讲述。沉默着面前沉思的祁昊,老人再次开口道:“这段子,你的变化很大。”

    难道爷爷看出了什么?

    “你成熟了许多。爷爷虽然很欣慰,但是爷爷提醒你一句话。”知道并不是爷爷看出了自己本出了问题,祁昊长舒一口气,很恭敬的询问着。

    “爷爷你说。”

    “永远不要去招惹萧家的人。虽然爷爷有些人脉,但能不动则不动,牵一发而动全的道理你应该明白。但就算爷爷拼了这条老命,也保全不了得罪了萧家人的你。”

    听着老人的话,祁昊心里的甜润湿了双眼,很是理解的点了点头。说到底,还是对自己的,对自己不担心,对自己的不放心。

    爷孙俩的谈话,是被电话的铃声打断了,冲着爷爷嘿嘿一笑,祁昊接通了电话。

    “是......那个不长眼的家伙吗?”

    “嗯?不长眼的家伙?你打错了吧?”

    “是容容的哥哥吧?”

    这时候祁昊才堪堪听出,来电话的是什么人。正是刚才正谈论的萧正霖老人的孙女萧琪。

    “请叫我祁昊。”这丫头不好好的调教,估计是真的难嫁出去了。

    “我偏不!”

    “好好好,你说吧。有什么事,我很忙。正在谈论国家大事!”说着冲着慈的看向自己的爷爷做了个鬼脸。如此小孩子的行径,祁昊发现也并没什么难做的嘛。

    “就你还国家大事!”正说着,看样子又想和祁昊争吵一番,突然旁边有个人声打断了萧琪的话。电话里听不出对方说着什么,不过祁昊还是听出了那个声音的主人正是萧正霖老人。

    不一会儿,萧琪就接着说道:“呆子!我爷爷请你们一家人明天到我们家来吃饭,我明天下午来接你们。”

    “傻妞,没问题。”

    “你!”

    不再等那傻妞发飙,祁昊连忙掐断了通话。抬起头看着爷爷,正笑吟吟的看着他。笑意似乎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走吧,该吃饭了。一会你该催了。”

    祁怀德起,打算去饭厅吃饭。祁昊连忙搀扶着,陪着爷爷慢慢的走向屋里。正走着,老人家突然轻轻说了一句:“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辜负容容那孩子。爷爷很喜欢她。”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改变过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