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又出事了?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真的吗?”老虎只觉得这句话有些浮夸,但细细想了想又是那么回事。自己如果都没有一个远大的理想,又哪里会有长远的前途。“我...我...”

    祁昊见他明白了道理,听着他的犹豫,笑笑说道:“没事,怎么想就怎么说。”

    “我想统一南方的地下势力!”老虎似乎终于是下定了决心,总算坚定的说了出来。不过祁昊实在觉得老虎太有趣了,犹豫半天竟然是这么个小目标。不过,世界观,人生观都是可以慢慢培养改变的。

    “好吧,这个目标目前要近一些,你就先按这个方向努力吧。但是,你要统一,需要什么东西?”

    听了祁昊的话,老虎又沉思了起来,一旁的豆子也认真的考虑着,如果是自己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我需要有力的手下,需要很多的打手,需要足够强力的后台。”

    “还有吗?”

    “没...没有了吧。”

    “豆子,你呢?”见一旁的豆子似乎也思考着这些事,祁昊倒想看看这个豆子自己有没有看错。豆子听了祁昊的话,理了理自己的思路,祁昊以为他要发表什么长篇大论呢,结果却只说了一个字。

    “钱!”

    哈哈一笑,祁昊很是高兴。这个豆子,自己倒是没看错他。“豆子,钱的确可以代替刚才的所有,但是还少说了一样。”

    “哦?哥的意思是?”

    “他还需要有足够强力的后援。毕竟不是每个人都那么需要咱们的钱,懂吗?不服的就打服,这个道理你们都该懂吧?”见两人都有些感悟,祁昊不再多说。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自己最多只能给他们带个路,至于这个路他们是走,是跑,是跳,甚至是爬也好,自己都无法干涉到。

    还是豆子最先反映了过来,不过老虎毕竟也经历了很多,很快也反应过来。两人一起看着祁昊,等待下文。

    “我的打算是,首先统一G市,然后走出去。钱,我给。处理不了的麻烦,我来帮你处理。你主,豆子辅助。我希望能在一年内听到你们的好消息,告诉我整个南方已经统一了。”

    “哥,你不是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吗?要多少钱你直接说,我只要结果。有问题吗?”

    “我尽力。”

    “我全力辅助虎爷。”

    祁昊用了的把杯子扔在了桌子上,有些微怒的说道:“我不需要听到尽力这个词!老虎,你能做到,我们可以做兄弟。你做不到,我不介意找另外一个人来完成他。你懂吗?比给我说尽力,我需要的是一定完成!”

    突然的变脸,让得老虎刚刚觉得这个大哥其实还是比较和蔼的心再次跌落谷底,战战兢兢的回了句“明白。”

    “豆子,我要求你辅助老虎的同时,在每一个县级以上的地方都设立一个分部,随便你们做什么生意,留几个人都够。我以后有用。明白?”

    “没问题大哥!”

    “嗯,很好。对了,顺便帮我注意下电脑方面的人才,特别是网络方面的。”祁昊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补了一句。

    “这个......大哥,到底是要电脑方面的还是网络方面的?”听到这话的祁昊看了看两人似乎都有这种疑问,不由暗叫头疼。

    “两个文盲!有空多看看书!我说的网络是电脑方面的一个分支。”祁昊觉得这么解释也许两人能够容易理解一点,至于在深奥的也懒得多做解释。不过看说完之后两人的样子,似乎一知半解啊。算了,算了,有就有,,没有自己再慢慢找吧。“豆子,以后你们的账目由你来负责,重大事要向我汇报,钱不够了告诉我。你的作用很重要,同时还得监督整体的运作况。”

    “知道了大哥。”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豆子是觉得祁昊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理应报答。老虎是觉得祁昊不是自己能够去抗衡猜测的,理应顺从。因此两人都没什么意见。

    “不过大哥,你要我们这么做是有什么用意?能不能给老虎我先透露一下?”老虎嬉皮笑脸的对着祁昊说道,好奇心还真是重。

    “豆子,你来猜猜看?”祁昊没有回答老虎,而是问向了一旁的豆子。

    “大哥怕是要做什么生意吧?”豆子想了半天,有些犹豫的回答道。语气很是不确定,完全是乱猜的那种感觉。

    “呵呵,不错。你很聪明。”夸奖了一句,祁昊不忘顺便提醒一下老虎“以后有什么事多和豆子商量,他看事确实比你准。”

    “好的大哥。”

    “豆子说的很对,”祁昊看了看两人,似乎都很好奇,也就不打算在藏着掖着了。“我打算利用你们手里扩大后的势力,建立一家集网络购物,物流运送的公司。至于网络购物和物流运送是什么意思,你们以后就会懂了。我懒得解释了。”

    心有不甘的两人虽然想刨根问底,但见祁昊不愿意多解释,也不敢去触了眉头,只好悻悻收场。

    几人叫了服务员过来结账,老虎抢着付了钱,然后准备先送祁昊回家接了小丫头之后,把两人送到饭店再离开。祁昊拗不过他们,也只好答应了下来。就当打了个免费的的士吧。

    到了家门口的大街上,祁昊懒得再走进去便给小丫头去了个电话。只是听筒里传来的只有“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无奈的走了回去,到了家门口正要拿钥匙开门却见房门只是微掩,并没有关紧。

    暗叹小丫头丢三落四的连门都忘记了关好,祁昊推开门走了进去,唤了好几声却没有回应,不由有些奇怪。心想着是不是这丫头和自己开玩笑呢。可转了一圈把屋里翻了个遍也没有那丫头的影子。走到了自己头的位置,祁昊觉得有些不对头。

    上的被子似乎有些凌乱的过分了,就像是很匆忙,又或者是那种挣扎后的样子。

    这丫头,不会又出事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改变过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