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人渣,就该去死(一)

    看着那双鲜血直流的手,那指甲盖被木楔插进去的时候,那种撕心裂缝的嚎叫,让人心慌慌的。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豆子几人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虎爷千叮咛万嘱咐的交代不要去招惹这个人。这哪是魔鬼,魔鬼也比不上他吧?

    估计是坚持不住那种拉扯着心底的疼痛,牛哥晕了过去。祁昊一手抓着正刚塞了点木楔子的手,另一只手一个大嘴巴子就“啪”的一声扔了上去。那声音很是清脆,回四周。

    牛哥咳嗽两声,两摊污血从喉咙里涌了出来溅落在地上,衣服上,裤子上。一脸的狰狞扭曲,让人看着都觉得痛苦难耐。

    “够了吗?你现在打算告诉我吗?”猛地把那木楔子送进了指甲盖的深处,祁昊伸手抓住了他的头发,让他的脸面对着自己。

    “我......我说。”声音虚弱,像是已经达到了极限。

    听到他松了口,祁昊把他一把扔了出去。牛哥顺着躺在了地上,刚吐出的污血还没有干涸又沾了满。但是现在他哪还顾得了这些?

    “天......天哥,是夏家的公子。他......他叫夏天。他......”正等着下文的祁昊突然发现没有了声音,不偏头一看,原来是已经晕了过去。

    “还说我家小虎子不算汉子,你也好不到哪去啊。真不经折腾。”失望的看了一眼昏迷的牛哥,祁昊从车上拿了点纸擦了擦手。

    知道的已经够多了,招呼着远处候着的几个人过来。上了车,往家的方向驶去。

    “小虎子,容容和我父母已经回了吧?”

    “放心吧大哥,她们很安全!”

    祁昊点了点头,又趁着其他几个人没注意的期间,偷偷凑到了老虎的耳朵边上轻轻说道:“别打什么歪主意,否则你和你那可的女儿......呵呵。懂吧?小虎子?”

    老虎心惊跳的点着头,生怕把这个‘大哥’给惹火了。上次见到的是他的武力,今天见到的可就是实打实的手段了。这心狠手辣,老虎自问水平还差一截。

    满意的点点头,祁昊闭起眼睛,趁着这时间休息一会儿。

    车子很安静,很平稳的行驶着。等到祁昊再次睁开眼睛天已经黑了,吩咐老虎把那几个人关好,祁昊先回了家,准备明天一早再处理。

    开了门,屋子里黑乎乎的。轻轻伸手掩上了门,祁昊蹑手蹑脚的走到了自己的前。轻微的呼吸声从上传来,看着小丫头暴露在空气里的大腿,无奈的给她推了回去,盖好了被子。

    脱掉外衣的祁昊钻进了被窝里,谁知道今晚径直只有一被子。那另一棉被似乎被祁容容牢牢的压在了子下面。小心翼翼的尽量不碰到熟睡中的祁容容,祁昊摆好了自己的体,闭上眼睛睡觉。

    “哥,抱抱。”感觉着祁容容向自己靠近了许多,祁昊正想推开她一点,可听着这一声轻唤只能轻轻的搂过她,自己嘴里不停的念叨:“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清早,空气中的寒气刺的人骨头都有些**。早早起来做了早餐,祁昊看了看还在熟睡中的家人不忍心去打扰他们,走出了家给豆子去了个电话。

    “小豆子,过来接我。”

    没等几分钟,就看一辆黑色的轿车向着自己家的方向驶来,连忙去了个电话让他就在路口等着,祁昊慢慢的走了过去。

    上了车,祁昊暗叹果然有暖风的地方是要舒服很多,温的微风从风口吹到人的上,感觉心都暖和了点。祁昊什么也没说,豆子也懂得少说话多做事的原则,开着车向着城外的方向开去。坐在车上的祁昊看的出来,这似乎是往城东郊区的方向,便问了一句:“小虎子把人关哪了?”

    “回昊爷的话,他把人关在了东郊的一个仓库里。”豆子不回头,但很是严肃,有板有眼的答道。不过差点呛到了祁昊。

    “我说小豆子,如果你不觉得委屈就和小虎子一样叫我一声哥吧。虽然我比你们小点。你这昊爷一喊,我怎么听都觉得别扭。”

    “没问题,哥!”改倒是改了,只是这语气实在是......祁昊也懒得再说,也许慢慢就好了吧。

    车子大概开了有十来分钟,最终停在了一个木质仓库的大门前。小豆子先是下了车,跑去给祁昊打开了车门。

    “谢谢。”虽然觉得有些过头了,可是祁昊还是很享受这种处于人上的感觉。下了车,祁昊只往仓库走去。

    “站住!这里是私人领地,不是小孩子玩的地方!快滚。”门口两个守门的人一看祁昊小孩子模样,以为是附近的农户的子女,也不愿伤害,只是出言吓唬到。

    祁昊倒是无所谓。这样的保护那几个人渣更不会出问题,可是祁昊后赶过来的豆子可就着急了。万一把这位大哥给惹火了,虎爷都救不了你们啊!什么眼神!

    看到祁昊后的豆子,两个看守大门的人还是认出来了。“哟,这不是虎爷边的大红人豆子哥吗?豆哥,虎爷在里面,您快请。”说着恭敬的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和刚才对祁昊的态度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豆子杀了这两个白痴的心都有了,好好看门就不看看附近来了什么人,怎么来的了吗?这么看着是今天昊爷心好,不然你们两个笨蛋估计九条命都不够死的!豆子无奈只能尽力的弥补,后退几步到了祁昊的面前,恭敬的说了声:“昊爷,您先请。”

    看出小豆子做戏成分居多的祁昊也懒得再说他,更不想再多解释。说难听了他是为了自保,畏惧自己会怪罪他。说好听了他也算为自己立威。自己似乎还应该奖励下他吧。

    在两人的错愕中,祁昊先走了进去,豆子紧随其后,到了门口还不忘狠狠的瞪了两个笨蛋一眼。

    “兄......弟,我没......没看错吧?”

    “没看错,没看错。昊爷......虎爷说的那个人是叫昊......昊爷吧?”

    “似乎......是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改变过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