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章小洁不为人知的故事(二)

    看着旁这个安静的有些出奇的女孩,祁昊什么也没说,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那张细致的脸上,有些苍白,透露着丝丝的无力。

    小洁,到底哪一个你才是真实的你?此时的祁昊有些看不透面前的这个女孩儿了,太多的故事太多的伤痛回忆,如果放到了自己的上还能像她一样面对吗?

    祁昊不知道,他只能确定的是,如此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章小洁似乎感觉到了旁的目光,偏过头来看了一眼。见到那有些呆滞的目光,莞尔一笑。伸手调皮的在祁昊面前晃了晃,见到他回过神来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接着讲了起来。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距离那一年的过年仅仅还有两三天而已。本以为会看到父母的笑脸,开开心心的和自己想念了那么久的父母过一个快乐的年。可是笑脸虽然看到了,接踵而来的却是父亲对她以及更多的对那个她深丈夫的大声呵斥。甚至连母亲都没来得及见到,就被赶出了家门。”

    “连母亲都没看到的她,心伤的和自己的人离开了父母的家。她不知道她的母亲一直就站在院子里的阁楼上看着自己离开却无能为力,更不知道那是她们母女的最后一次相见。到了街上租了个小房间先暂时的住下,以为过段子父亲就会让人来接他们。可人来了,她却因此而永远失去了自己的丈夫。”说到这,章小洁有些失落的低下了头。那声音里有痛苦,有怀念,还有深深的痛恨。

    原来,你的父亲不是工伤。

    “当她出去工作回到家里,再也见不到丈夫往迎接自己的笑脸。倒在血泊中的丈夫和那个年弱无知却不停哭着的女儿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她什么也没说,没有报警,没有去理论。因为她知道凭借父亲的势力,她做什么都是无果的。暗暗告诉自己再也不要再回到那个家,面对那个冷血的父亲。哪怕后来听到母亲的离去,她也没有勇气再去踏足那个家,面对那个所谓的父亲。可是,她的女儿却意外的得了一种心脏病。面对巨额的手术费,面对庞大的医疗费用,走头无路的她回到了那个家里。”

    “可是他的父亲,却让她滚。他永远也不会承认她怀里的那个野种是他的后代。那又是个冬天,距离她的丈夫离开她已经整整过去了一年了。她在寒风中离开了,带着怀里熟睡中皱眉的孩子离开了,只给后的那栋房子和那房子里所谓的父亲留下了一个孤寂的影。可谁知道她那个冷血的父亲竟然还想要杀掉自己的孩子。小心翼翼的躲避着一次次的灾祸。再后来,她卖血,白天上班,晚上还做兼职,最后她无意中得知有位港商需要买肾脏。于是她卖了自己的肾脏,救了自己的孩子。孩子做了开手术,很成功,那个时候虽然她已经虚弱的快要死去,可还是开心的笑了。”

    “一直过了好多年,那个冷血的父亲又找到她。告诉她,她的几位兄长都不在了,他要她的孩子继承家业。”

    章小洁长叹了口气,停止了继续的讲述,祁昊轻轻问了句:“没了吗?”

    “她没有答应父亲,而是对他说了一个字,‘滚’。”

    之后再次的沉寂,两人都没有打破,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同时抬头出神的望着天空。

    “那个小女孩,就是你吧?”明知道答案的祁昊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他倒是希望这些痛苦的回忆并不属于面前或者曾经记忆力那个天真浪漫的章小洁。

    章小洁没有说话,而是默默脱下了自己穿着的厚厚的外。刺骨的寒风冻的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听到一旁动静的祁昊虽然看着章小洁的举动有些疑惑,却不打算继续看着她这么把外脱下去,伸手抓住衣服想要给她穿上。

    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面无表的推开了搭在自己衣服上的那双手,章小洁脱下了自己的外。裹着她体的紧恤暴露着她的上材。有些消瘦,好的曲线,却一看都是个小孩子模样,仅仅是刚开始发育而已。

    祁昊见她推开了自己的手,也不再多做什么,收回了双手,再次看向了天空。

    “感冒了我陪着你。”最后觉得该做点什么的祁昊,轻轻说了这么一句就接着转头看向天空之上。听了这么多,心里真有些消化不良了。

    没有看到章小洁此时温柔的笑意,也没有看到她此时的动作,否则祁昊一定会制止她的。

    等到感觉着边的人儿推了推自己,祁昊再次回头。

    回过头来,已经不同于刚才的样子了。这一次,是暴露在空气里的体。

    祁昊望着面前的章小洁呆住了。不是因为她的体,而是她上,口上那一道伤疤。粗壮的伤疤像一条长龙贯穿着她整个口的位置,触目惊心。虽然被前的裹衣挡住了许多,可还是能够想象那遮掩下令人心痛的痕迹。

    “摸摸看。”微笑着拉起了正有些出神的祁昊的一只手,放到了自己脖颈的下方那条伤疤上面。泪花不停的在眼眶里打着转儿。脸颊借着羞涩有些透红。不过这些祁昊都没有注意到,他真的被这一条记录着太多心酸与痛苦的伤疤震惊了,完全沉寂在眼前那条记录这故事的伤疤上了。

    一滴冰凉的泪,从章小洁的眼眶中落下,滴落在祁昊的手背上。抬头看着微笑却哭泣着的章小洁,心里酸酸的。

    静静的拿起她的衣服,为她穿了上去。然后脱下了自己的毛衣为她穿上,然后给她披上了外

    “还冷吗?”轻抚着她的头,祁昊轻声问了一句。

    紧接着章小洁放声大哭的扑倒在祁昊的怀里,捶打着他的口。一边带着哭声大喊道:“你这个混蛋!你这个大色狼!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呜呜呜......”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改变过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