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卫栎

    圣诞节前一夜,叫做平安夜,当然也有人称它为**夜。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

    一个个男女主角们尽兴的发泄着自己的绪,待到十二点之后顺理成章的从孩子进化成‘人’。

    只是重生后的第一个平安夜,祁昊愁眉不展的一个人喝着小酒,那冻得发青的爪子,合着手指头一颗颗的把花生米送到自己嘴里。

    当然,就算他不是一个人,如今也当不了男主角。

    看了看漆黑的天,心里有些担心小丫头一个人是否能应付专辑首发的一切。

    前天,本打算定票带着小丫头平安夜去看电影,然后再出去玩个通宵。反正第二天是不上课的周六。

    只是一个新闻,打乱了祁昊所有原本的计划。

    市一中初二的几名学生离奇失踪,大大的照片几乎占满了整个电视屏幕。其中的一个人,赫然便是重生前的好兄弟之一卫栎。

    记忆中并没有听他说起过这次的事件,而且在自己记忆中也从未听说过这个事。有些奇怪的祁昊想了想,只能把它归结为自己重生的蝴蝶效应。既然碰上了,就算不因为这蝴蝶效应去调查清楚,单是卫栎那小子祁昊就不得不放弃和祁容容的约会。

    祁昊没几个朋友。能被他称之朋友的人,或许应该叫做兄弟。交心,交命,祁昊对于朋友的定义很严格。丁明浩他们,最多只算的半个朋友而已。

    因此看到了,祁昊一定要去搞清楚,保证他的安全。就连第二天接到陆姐他们的电话让小丫头圣诞节准备首发活动,也只能让父母代劳陪着。

    电话响了,祁昊看也不看的接了起来,“我们调查到西区有个民房有些异常。”

    “嗯,你们做的不错。”祁昊张了张嘴,但声音却有些沙哑,粗了很多。说完祁昊挂了电话,从五楼高的阳台一跃,跳了出去。

    下午祁昊无从下手的只得找到了记忆中老虎的地盘,在略微施展力量后,狠狠的教训了不停叫嚣的老虎。安排他们负责打探消息之后,祁昊就来到了这个小旅馆。让老板买了点东西送来,独自一人坐在阳台上想着祁容容。

    轻在夜色里飞奔着,祁昊很快就停在了一所民房不远处的房顶,仔细的观察起来。

    “那就是老虎说的民房了吧?”

    看了看四周荒无人烟,就连自己脚下的这幢房子也早已残垣断壁的破败不堪。唯独那不远处的房子里,微弱的灯光一明一暗的闪烁着,很是显眼。

    祁昊不由的揣摩着对方的意图,掳走几名学生到底为了什么?

    突然祁昊看到那房子一楼的一扇门打开了,两个成年人走了出来。他们站在门**头接耳的说着什么,不过离的太远,完全的听不到。

    猫慢慢潜了过去,紧贴着墙壁的祁昊站在拐角的隐蔽处放轻呼吸听了起来。

    “要我说天哥也真够无聊的,他这到底玩的哪一出啊?”

    “嘘!你给我安静点,天哥说的话你猜个!你都能猜出来了天哥还是天哥吗?”

    “嘿嘿,我也就无聊的说说嘛。不过天哥让我们装神弄鬼的把这几个小子弄过来,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办?”

    “天哥没说话,咱就好好看着就行。真出了问题谁也救不了咱们。我抽完了,你也快点!”

    “哎,你太浪费了!还剩了大半根呢。”

    “天哥来了,你小半根都别再想了!走了走了。”

    接着就是两人进了屋,关了门的声音。

    透过头顶上方的窗户,祁昊稍稍冒着头看清了屋里的况。

    五个学生模样的孩子七零八落的瘫在墙边,双手背负。露出的短绳头可以看得出他们都被捆住了双手。有些红肿的脸庞看得出他们都被蹂躏了一翻。特别是看到那个熟悉的人,祁昊的双拳更是忍不住的紧了又紧,青筋暴起。

    失控的一拳砸向了地面,发出的沉闷声音惊动了屋里的两人。

    “谁?”

    “你出去看看,别出了乱子就麻烦了。小心点。”

    “我知道。真晦气,这么冷的天还得出来吹风。”

    祁昊纵一退,躲到了暗中。接着就听到门打了开来,一个人的脚步声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绕到了他的背后。

    看到屋里视线的死角出现,祁昊猛地蹿了过去,一记手刀直接砍晕了一人悄悄绕到了门口的方向。随后躲在门后,耐心的等待。

    过了两分多种,屋里的人呼唤了好几次见没人回应面色紧张,担心了起来。祁昊见他抄了一把手枪在怀里,慢慢的向门口摸来。

    祁昊往后又仰了仰形,避开了门口被看到的可能。估摸着那人走到了门口位置猛地闪进了屋。

    突然出现的祁昊吓了他一跳,等到反应过来举起了枪想要击时,祁昊一脚踹落了他手中的枪。翻了个跟头,一把接住了从空中落下的手枪转向对着那人。

    “解开他们的绳子,或者让我打开你的脑袋看看你为什么这么不识时务。”平静的开口说着,祁昊的眼神冷冷的,同时扫了一眼卫栎的方向。

    还是一如往的那个心绪平静的异常的男孩。就连此时被救也看不出丝毫他心里的感波动。很快转回了头的祁昊心里苦笑了下,脸上却看不出任何的变化。

    “听话,或者陪你的同伴!三,二......”一没有喊出来,那人已经转去解绳子了。

    等到所有人都脱离的束缚,祁昊又让他们把这个人和外面那个晕倒的人捆起来。

    “走吧,回家吧。”祁昊是对着所有人说的,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句话是对他和卫栎说的。

    “你好,祁昊。”祁昊友好的伸出了手,挡在了正要离开的卫栎面前。

    卫栎轻轻的推开了那只手,然后头也不回的向着黑色的深处慢慢走去。

    “卫栎。”一声轻轻的回答从卫栎嘴里传了出来,让祁昊有些惊喜的抬起了正思索着该如何继续和他交谈的头。

    这家伙,总是这么冷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改变过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