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我愿意

    停下脚步,祁容容挥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毒辣的太阳肆意的展示着它的光芒。

    望了望前方仍是看不到尽头的小路,两行低矮的篱笆一直伴随着这条小路走向远方。篱笆外的青草地上,除了那油油的青绿,再也看不出任何的生机。

    不知所以的祁容容从出现在这里就不停地走着这条路。只是这景色怎么看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就像是一直原地踏步。太阳烤的嘴唇也有些发干了,走了几个小时的祁容容奇怪的发现自己并不是很累。

    突然一只彩蝶突然冒了出来,翩翩的落在了篱笆上面。轻舞的一对翅膀彰显着它的美丽,祁容容好奇的走了过去。

    蹑手蹑脚的立在了彩蝶的旁边,低头细看。

    不知名的花纹环绕在那对轻盈的翅膀上,斑斓的色彩点缀着,像是一副画卷。轻轻伸了伸手,想要拿到手上细看,却惊的彩蝶再次飞了起来,向着那匆匆青绿飘去。

    不甘心的祁容容小心翼翼的翻过了篱笆,不知从何而来的光线突然闪了一下,等到再睁开眼睛,哪里还有什么彩蝶。

    放眼的绿色,似乎在天地间挥毫泼墨,在蓝天白云下,描绘着一幅幅多彩多姿的画卷。映入眼里的或墨绿,或清绿,都如夏季的景致,完全地脱了鹅黄的底子,也不同于之前的那抹油嫩的青绿。不再浅薄、不再稚嫩,浓浓的把生命的层次极尽展现。它们充满**地吸纳着烈烈的阳光,悠悠的呼吐出纯纯的气息。七色的彩虹横跨在远处的山头。蓝的天,白的云,绚丽的彩虹,扣着心的美丽。

    近处一塘池水里,告别了苞蕾的荷花,绽放着清丽的笑靥。微微而过的轻风,拂送着它们,舞动着叠翠的裙裾,婷婷的妩媚着矜持的姿,凝雾噙露着。似若一婉约的女子在轻轻呤诵,隽秀的枝杆展示着它们的风,透露出绝佳的韵致。

    “好美。”祁容容轻轻的道了一句,已经立在了那一方池塘的边上。

    曲蹲下,祁容容的一只小手来回的搅动着池水。圈圈水纹了出去。

    只是那水纹的越来越厉害,越来越大的动静搅的池水都有些汹涌起来。一个大浪猛地冒出了水面,吞噬了祁容容的声影。片刻之后又落在了地面上,只是祁容容再次消失了。

    趴起来的祁容容揉了揉自己有些发昏的头,发现自己撑着双臂坐在了一间酒吧里。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这一类的地方。只是当疑惑着这是哪里的时候,自己似乎熟知一般的从记忆中走出了这个词语。

    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震耳的金属乐声,人群里传来的嘈杂,刺的耳朵发疼。看着舞池里疯狂的扭动的人群,祁容容不由得皱了皱眉。一个不小心,没坐好的祁容容倒向了一旁的一个女人。

    想象中的碰撞没有发生,祁容容径直的穿过了那个女人的体。

    “我,是怎么了?”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祁容容自言自语的问道。抬起头发现,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的样子。

    “我死了吗?”疑惑的祁容容再次尝试着伸出了自己的手,想要摸一摸那个女人。

    人可能不怕死,但当你看到你莫名其妙的失去了体的时候,仅仅作为一个意识体存在的你能够安稳吗?

    祁容容失神的瘫坐在地板上,看着一个个从自己体上穿过的人,不知所措的收拢双腿,下巴搭在膝盖上,双手静静的环着。

    “你好,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很普通的一个声音,但是却让祁容容惊喜万分。

    顺着声音的方向,一个好熟悉的男人坐在刚才自己的位置上,正对着旁的女人说这话。

    那个人是哥吗?祁容容在心里问了问自己,却也给不了答案。

    “你好,我叫祁昊。”那个男人见一旁的女人点了点头,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句,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好,张婷婷。或者你可以叫我‘容容’。我父母都这么叫我。”女人甜甜一笑,似乎能融化一切的寒冷。

    如果长大了的‘祁昊’还不至于让祁容容震惊的话,那么那个无比亲切的女人的一声“容容”真的打乱了祁容容的心绪。

    “容容,张婷婷,祁容容。我是谁?我到底是谁?”痛苦的抱着头,祁容容不停的晃着自己的脑袋,想把突然从脑子里出现的一切信息都驱赶出去。不过,这一切自然都是徒劳的。

    惊醒祁容容的是张婷婷的声音:“我说了我非他不嫁!你们就硬着我去嫁给那个我不喜欢的人。他有什么好!”

    抬起头的祁容容看着出离愤怒的张婷婷,正对着她面前的女人大声咆哮着。

    “有什么好!祁昊那小子又有什么好!妈也是为你好,你怎么就不懂呢?”

    难怪看着如此熟悉,祁容容心里记了记那个女人的模样。今生没有父母的祁容容,觉得那个女人有一种母亲的熟悉味道。“我就是张婷婷?”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的祁容容没有时间多想,就见到画面又变了。

    “祁昊,你为什么那么傻。”坐在一个湖边的张婷婷呜咽的说着,一白色的连衣裙像个不是人间烟火的仙子。满脸的泪水弄得祁容容心头很是刺痛。

    就这么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张婷婷。张婷婷也就那么做着,一直不再说话。过了许久,张婷婷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站了起来。

    “祁昊,你别想丢下我。”半哭半笑的张婷婷撒般的说了一句,一脸微笑的向着深水处走去。慢慢的,水淹过了双腿,淹过了腰肢,淹过了口。最终,那一脸微笑也消失在了湖面上。

    祁容容静静的看着,什么也没说,也不知道该思考些什么。

    然后就一晃眼,画面再变。

    祁昊和张婷婷相拥而立。孤零零的河,流淌着猩红的河水。河面上一座孤零零的桥,三个孤零零的影,祁昊、张婷婷、还有一位穿黑色斗篷的人。

    “念在你们如此重,我同意你们一起喝了这碗汤。但你们如果来生无法相,那便永世不得轮回。你们愿意吗?”

    “我愿意。”两个声音平静的回答道,默契的重合在了一起。

    “喝了它,你们的灵魂会成为一个新的灵魂。除非真正的相,否则你们会失去再世轮回的机会。”黑色斗篷里的人递过了一个血红的小碗,祁昊自己仰头喝了几口又送到了张婷婷的嘴边。

    一样的没有丝毫犹豫,喝完那个碗里东西的两人搀扶着,义无反顾的走向了桥的另一边。然后凭空消失。

    “也罢,我就帮帮你们吧。”黑色斗篷的影说完挥动了自己的手臂。也消失不见。

    “孩子,看懂了吗?”出神的祁容容突然听到背后有一个声音传来,回头却见到一个貌美的女人立在自己后。

    摇了摇头,祁容容再次远望着桥的那一头。

    “这是奈何桥,那碗汤便是孟婆汤。”

    祁容容没有回答,也没有任何的表示。就那么呆立着望着,似乎根本没有听到。那美丽的女人也静静的,不再言语。

    过了很久,祁容容仍是望着桥的那一头,头也不回的低声问道:“三个人,其实早已在那一刻成为了一个人是吗?”

    “是的,孩子。早在十多年前,他们两人就已经是一个人,一同的转世重生。只是他没变,你的过去却改变了。你说三个人,也不算错。”

    祁容容再次看了一眼那个方向,然后转过了,“我要见他。”

    “对不起,你现在见不到他。跟我走吧。”说着不由分说的拉住了祁容容,片刻后祁容容发现周色又变了。

    古朴的庭院,不知名的花草,不知道名的器物没有任何规则的散落在院子里。祁容容抬头看向边的女人,满眼的疑问。

    “这是我的洞府,他在另一走洞府。”说着带头往院子的深处走去,祁容容什么也不说的跟了上去。“他要想出来,必须修习十年,苦练十年,然后获得传承的认可才可以。这十年,你就在这里等他吧。如果你愿意可以和我学习一些知识,对他以后的修习,很有很大帮助。你要学吗?”

    女人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来看着祁容容,等待着她的回答。

    只是为了祁昊!祁容容心里想着这般,果决的回答了那个女人。

    “我愿意。”

    (第一更来了,晚上继续。现在小七又得去忙了。事就快告于段落了,很快就可以专心的来码字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改变过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