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离家出走(第一更!求收,求推)

    接下来的几天,祁昊和祁容容安定了玩的有些野的心,安静的坐在了教室里和同龄的朋友们一起认真的学习起来。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

    说是学习,不过就是听着老师讲讲期中考试的试卷。平静的生活有着不平凡的惬意,小子过的很是舒心。

    祁昊的成绩倒是没什么说的,刚刚好的年纪第五算是彻底堵上了邓永强的嘴。不过祁昊总觉得,重生了之后遇到的这个邓永强与自己印象中那个披着羊皮的狼有着很大的区别。

    小丫头的成绩也很令人满意,年纪第二十三名的成绩让所有的任课老师看她的眼神都笑呵呵的。

    此刻的祁昊正趴在桌子上静静的思考最近的事

    老爸祁林的门市已经正式开业了,开业那天祁昊也去了。看着满脸笑容的父亲,祁昊觉得就算赔钱了都值得。重生前的自己可是没少让父亲为自己发愁。

    欣荣公司一切顺利。祁容容专辑的第一波宣传已经展开,为了避免给她带来麻烦影响学业。在老爸老妈的授意之下祁昊安排宣传部门做了面部处理,加上了一个芭比娃娃的面具,配合着祁容容好的材看着也很可

    至于那几首单曲,早已经做好了单曲碟。在这个尽量海量的时代里,只有四首歌曲的专辑显得有些另类。不过祁昊觉得以目前的宣传力度和歌曲的质量,根本不愁不大卖。因而直接否决了公司里那些老革命所谓的加上一些自己二线歌手歌曲的建议。

    最后就是自己寄出去的《幻城》了。估计是自己的文学功底确实比不上这个时候的小四哥。直接被告知给刷了下来。不过手握重金的祁昊倒也不在意,不愿再去计较这些本就不该属于自己的金钱。

    现在就是该想想该再做点什么好了。不过上课铃声响起打断了祁昊的思路,突然发现教室有些安静的过分不由的抬头一看,教室里出了自己和祁容容已经没有一个人了。

    “放学了?”祁昊疑惑的问了问,不过却想着这似乎才是下午的第三节课。

    “嘻嘻!这节体育课!”祁容容停下了正在奋笔疾书赶作业的笔,可的眨了眨眼对着祁昊说道。

    “哦哦。”暗骂一声自己没记,但由疑惑的看了看祁容容:“我是忘了,你怎么不去上课?”

    “我肚子不舒服,跟老师请了个假。”

    “哪里?”祁昊一听急忙忙的把手伸着摸了摸祁容容的肚子,弄得祁容容一个大红脸。发现忘记了男女授受不亲的祁昊尴尬的收回了手,讪讪的笑了笑,说了句“对不起。”

    “没有啦!”红着脸的祁容容小声嘟囔了一句,头也不抬。

    “我是说我光想事,都忘记了关心你了。对不起。”拿起祁容容的小手,祁昊看着面前的可女人说道。

    “更不用啦!我会照顾自己的好不好。”嘟着嘴抽回了自己的手,祁容容装着继续写作业。不过那笔尖在草稿纸上来回的摩挲着,就是一个字也没写。

    “那我去上课了,明天周六休息我们去公园滑冰吧。”祁昊起整了整凌乱的衣服,扭头对着祁容容说道。也不等她回答,大摇大摆的往场走。

    下了楼,看到都在自由活动,跑到老师那报了个道,就往足球场跑。

    祁昊只喜欢踢足球。不过体素质一直不是太好,从前锋一直退后到了守门员。虽然守门员的重要最高,可挡不住没机会进球的悲哀,学生时代的孩子都不喜欢当守门员。祁昊倒是很懂得知足的乐得其所,认认真真的努力当好一个守门员也喜欢上这个其实暗中控制球场的位置。

    球场上,果然看到丁明浩几人在狂奔着正和外班打着小比赛。球场旁稀稀落落的几个不喜欢运动的女生坐在那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看着他们踢球。

    不一会儿,看到祁昊过来了。吴萧首先说了句“不玩了。”向着祁昊走来,另外几个朋友一看到祁昊,也走了过来。几人一起走到了球场旁的观众席上。

    “不陪你们家容容了?”吴萧开了瓶水,猛灌几口大声说道,生怕没人听到,惹的周围的八卦女生侧目连连。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祁昊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这吴萧什么都好,就是嘴巴让人有时候受不了。

    几人坐在一起,一边欣赏着附近的小姑娘一边听祁昊说了说这几天没在学校的事。当听到夏天的事,一个个摩拳擦掌,估计夏天在这就该被群殴了。最后大家说了说最近新出的电脑游戏,倒是让祁昊想起了一个好项目——《血传奇》。

    作为八零后的人,应该不可能不知道《血传奇》的名字。作为陪伴了大家整个学生时代的系列游戏,传奇以及陈天桥这个名字说是家喻户晓也不算过分。2001年9月28,《血传奇》公测开始,两个月以后迈入商业化进程,从此也演绎了一段中国网络史上不可忽略的篇章,为中国大规模的网络游戏时代开了个响亮的头。

    打定主意的祁昊决定回头多注意一下这方面的信息。

    下了课的祁昊,没有和丁明浩他们一起回家,而是回到了教室里接小丫头。两人手拉手的一起走出了教室,走出了校园,看的那些深陷朦胧里的孩子们眼睛都圆了。

    祁昊很是得意的一直牵着祁容容,祁容容虽然是红透了脸,但也没有拒绝。就这么静静的让祁昊拉着走。

    没走多远,祁昊发现祁容容有些跟不上自己的步伐,不由奇怪的回头看了看。这一看才发现,祁容容早已是满头大汗淋漓了。

    面容有些扭曲,通红的脸颊根本就不是那种羞涩所表现的样子。痛苦的呲牙咧嘴的祁容容让祁昊心里好疼,也不忍心再去说她不知道自己说出来,只是默默的松开了她的手走到了她面前蹲了下来。“上来吧,傻瓜。”

    祁容容静静的趴了下去,双手搂着祁昊的脖子。祁昊慢慢起,祁容容生怕自己掉下去,像个八爪鱼一样紧贴着祁昊的后背,偏头枕在了他的后背上。

    夕阳染红了天,微微发暗的天色,寂静的道路,合二为一的一道寂寞的人影,温馨而甜美。

    回到了家里祁昊忙前忙后的熬了点稀饭,喂了祁容容让她睡下。老爸老妈都没在家,估计是在店里。从店子开起后,他们俩人就经常的不回家。祁昊都有些习惯了。

    坐在客厅里看了会电视,觉得无趣的祁昊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八点一刻。打了个哈欠准备睡觉。来到祁容容的边,看到小丫头把被子踢开到一边,脸色发白。轻咬的牙齿显示着她还难受着。

    为她盖好被子,刚好转去老爸老妈卧室睡觉,祁容容细声喊了句:“哥。”

    回到边,半蹲着的祁昊凑近了祁容容的脸,静静的对着祁容容说道:“容容乖,好好休息。我去那边休息,免得影响你。”

    祁容容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摇摇头。

    “乖,听我的话。”

    “我就要你抱我睡!”委屈的祁容容一双眼睛可怜汪汪的看着祁昊,看那样子估计祁昊不妥协就得面对大哭的杀手锏了。

    无奈的祁容容把祁容容往里面抱了抱,然后自己就在边躺下。伸出自己的右手放在了祁容容的头下面,左手轻拍的绕到她的后背轻拍着。

    满意的祁容容轻轻拱了拱,闭上眼睛睡觉了。有些困了的祁昊也闭上了眼睛,慢慢睡着了。

    大清早的,不知谁家养的公鸡打鸣吵醒了祁昊。愤恨的想着把那公鸡扒皮抽筋,却在动了动体的时候感觉上湿漉漉的。

    “容容尿了?”这是祁昊第一个年头,可是当手伸到下面摸了一把拿出来一看,祁昊慌了。

    触目惊心的血红,粘稠的液体,刺的祁昊大脑空白。

    被祁昊动作吵醒的祁容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祁昊满手的鲜血,感觉着下粘粘的,也愣住了。

    对男女之事了解一点的祁容容委屈的泪水止不住的滚落,弄的祁昊也没法在静下心来仔细观察,慌慌张张的哄着祁容容。

    “你别哭了好吗?我混蛋,我畜生!”

    “容容,我错了。我真的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容容,你还不相信我吗?”

    “......”

    祁昊哄了半天也不见好转。一点办法也没了。万一一会老妈突然回来自己该怎么解释啊!

    正想着怎么解决后面问题的祁昊没注意,祁容容抓起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也不顾形象不再梳洗,一把推开了祁昊冲出了家。

    “容容!”祁昊赶忙追了出去,可跑到楼下早已经见不到祁容容了。

    “徐爷爷,你看到我妹妹了吗?”祁昊见到楼下坐着一个单元的邻居,尽量压制自己的焦急,很礼貌的问道。

    “她跑出大门了,你是个男孩子,你要让点女孩子。容容虽然不是你妈亲生的,可我看你妈对她也跟亲生的差不多了。你怎么能这么不懂事的欺负一个女孩子呢!”看的徐爷爷没完了,祁昊只得不礼貌的说了句:“我先走了。”向着大门外跑去。后传来徐爷爷的声音“你这孩子!她往左边跑了!”

    “谢谢徐爷爷!”祁昊一边跑着,一边头也不回的跑着。出了大门果然看到祁容容已经跑到了很远的地方。

    “容容!”祁昊追了上去。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改变过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