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容容你回来了(第二更!求票!)

    大清早的,祁昊就被电话铃声给吵醒了,和老姐简单说了几句,越好了半小时后宾馆楼下见面,这才偏头推了推蜷缩在自己怀里的小丫头。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

    杂乱的发丝无规则的散落着,嘴角滴滴晶莹显得那么可。睁开眼的祁容容一听到马上要去买衣服,连忙急匆匆的从祁昊怀里挣脱出来。

    可是...被祁昊无意间压住一角的睡袍,经过祁容容体猛地拉扯,还等不到祁昊挪开体已经来不及了。白色的睡袍顺着祁容容光滑的体落在了上。

    静了。

    “咕噜...”祁昊咽了口口水。

    祁容容僵直的立在那一动也不敢动,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几近全部曝光的体。祁昊瞪着一双眼睛,也忘记了移开。

    “戒躁...戒躁...”慢慢稳住心神的祁昊拿起了落在上的睡袍,顺着祁容容的后背慢慢的披上。手指不经意间触碰到了肩膀,惹的祁容容体有些颤抖。而后又轻扶着她的肩膀,将她转了个,静静的为她收拢宽松的睡袍,绑好了腰间的束带。

    看着经过自己双手包裹起来的祁容容,就像是一件艺术品一样。红彤彤的脸颊,像是要渗出水来。两只手臂轻靠着她的体,从掌心直至肩膀都微微因着紧张而颤抖着。凌乱的头发随意的搭着,一双大眼睛躲躲闪闪的看向祁昊。轻启的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

    “穿好,别感冒了。”宠溺的用手帮着水灵的祁容容理了理头发,然后轻拍了下她的小**。“快收拾吧,姐姐他们快到了。”

    弱的瞪了一眼祁昊,祁容容蹦蹦跳跳的去了卫生间,嘴里还哼着歌,心看上去很不错。

    十多分钟后,收拾完毕的两人下了楼。大厅里王微微和穆川已经坐在那里等了。

    “哟,今天我们家容容怎么更漂亮啦?”王微微一看到两人就迎了上来,开口调侃道,眼神还不忘扫着一旁的祁昊,看的祁昊心惊跳的。

    “姐!我哪有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祁容容一改平的羞涩,很是大方的挽上了祁昊的手臂。“走吧!今天我要大采购。”

    众人都被这样不同寻常的祁容容给吓了一跳,惊得不知如何是好了。不过还来不及想,祁昊早已经被祁容容给拖到了车子的旁边,等着王微微两人来了。

    车子刚走没多远,王微微忍不住八卦的回头疑惑的望着祁容容,问道:“容容,跟姐姐说说,今天遇到什么好事了?怎么这么与众不同了。”

    “有吗?也许吧。昨天录歌欣妍姐和荣姐他们都说我如果以后想要唱歌,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应该要大方得体一点。”祁容容仍是一改往的羞涩小家碧玉模样,很是可人的抿嘴笑道。

    “对了昊昊,昨天试音录音怎么样?”开车无趣的穆川想起来,赶紧插着问了一句。

    “那些师傅说非常完美,估计我们回去前第一批内部碟子就该有了。回头我要两张你们拿回去听听。”

    “我是一定要好好的听一听。我们家容容太厉害了!”王微微一脸得益,就算她自己唱成这样估计也不过如此了。

    穆川倒是不忘打击王微微两句调节下气氛,可惜都被硬顶了回去,把自己弄成了笑料。讨没趣的穆川,表就像个深闺怨夫,逗得祁昊和祁容容笑声不断。

    “shar,我来了!”下了车的王微微张开双臂对着商场的方向大喊一声,弄得过往路人指指点点,像是在看疯子。回头看了看祁容容并没有和她一起疯的打算,只是挽着祁昊站在他边,一脸失望。

    虽然事先并不知道来的是哪,路上也没注意过方向,可看着一些熟知的印记还是勾起了祁昊的记忆。特别是那小吃城,重生前的祁昊第一次和父母在外地吃饭就是那里,记忆可谓深刻的很。

    这是熙路。

    此时的熙路距离2001年2月的改造还有一年半左右,但仍不时未来商业中心的那种味道。

    被誉为西南第一商业街、西南第一商家高地的熙路久享盛誉。仅次于香港铜锣湾、上海南京路的它,坐享中国商业街排行榜三家的位置,甚至超过了北京王府井和台北西门町。

    只要提起了蓉城的商业区,蓉城人绝对绕不过熙路。正如上海人绕不过南京路,北京人绕不过西单、王府井一样。作为蓉城最繁华的商业街,熙路不仅历来是成都人销金玩耍的重要去处,还传承着这座城市独特的文化气质。

    “昊昊,知道这是哪不?”王微微笑看着祁昊,很有些卖弄的意味。

    “废话,熙路嘛。”祁昊得意的带上挽着自己手臂的小丫头前面走着,也不顾后面一脸失望愤恨的老姐,像个带路的主人样。

    按着记忆中的路线观察着道路,虽有着一些差距,但好歹变化不是太大,基本还是找的到方向。

    剩下的时间,就几乎完全属于两女了。在祁昊获得了一衣服,穆川获得了一条腰带之后,两个女人疯狂的开始逛街。最后苦不堪言的祁昊不得不无奈的拉了未来姐夫走出了商场。

    “姐夫,我姐平时就这样?”掏了根烟,递给了边的穆川。祁昊自己又掏了一根出来点上。深吸了一口烟的祁昊吐了个漂亮的烟圈,头不偏不倚的问着自己的未来姐夫。

    穆川讪讪笑了笑,点上了烟,“你平时还是少抽点,才多大点就那么大瘾。”

    “姐夫,我发现了。”

    “什么?”

    “我发现你除了能忍受一般人所不能忍,还比我姐更加的唠叨!”

    祁昊和穆川就这么蹲坐在商场门口的路边上,抽着烟看着过往的美女,开心的笑着。纯粹的俩流氓。

    姐夫的电话响起,祁昊看着他接起来听了没几秒钟,脸色再三变化,心头不由的紧张了起来,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弥漫在心上。‘容容没事吧?’

    “走,有人对容容动手动脚的。你姐姐拦不住了。”印证了祁昊的猜测,穆川直接冲进了商场,祁昊也没空再咒骂什么。愤恨的扔了烟头在地上很踩了几脚,也赶紧跟了进去。

    两人一直冲到了三楼的女装区附近,看到一堆人围在不远处。

    祁昊看着就要冲过去,却被穆川一把给拉住了。

    “昊昊,你看中间那个小孩。那时夏氏集团的少爷。”

    “夏氏?”

    “就是刚刚进入全国前十强的综合集团。”

    没想到这家伙来头还不小,不过祁昊管他是谁?“姐夫,你别给自己找麻烦。”说着不管穆川的拉扯,拨开人群径直冲了进去冲着那家伙就是一脚踹了过去。那个年纪与祁昊相仿的男孩肚子上挨了一脚,退后了好几步。

    “咚”一声,那男孩装载了他后的柜子上,一直白乎乎的小手还伸向祁容容的方向。僵僵的手,一直保持着祁昊踹他前想要拉扯祁容容的动作。一只灰白色的鞋底印刻在他干净的白色衬衫上,十分扎眼。

    “你是谁?”强忍着满腔的怒火,从没如此丢人过的夏天压制着自己想要马上教训他的冲动,冷冷的盯着面前突然冒出来的男孩。但夏天不会。虽然他是个花花公子是个二世祖,但却不是蠢蛋!

    “永远不要惹上比你更厉害的人!”这句话,自打夏天记事起就不停的听到。这么多年来他也一直很好的做到了。原本他就不是个喜欢惹事的主,只是今天这个小姑娘实在是惹人喜欢,想要认识一下却没想到她边那个女人脾气火爆一点也不退让。

    “这不是夏公子嘛!”穆川突然走了进来,冲着几个人做了个‘一切有我’的眼神,走到了夏天的边。

    “夏公子,还记得我不?”

    “呵呵,穆哥。”

    “小夏,这是我一朋友的儿子。我负责接待。那小姑娘是他妹妹。另外那女人是我女朋友,她脾气不好你也别和她计较了,给我哥面子行不?至于那小孩,听我一句,我劝你忍一忍,我也不清楚他们家到底有什么底牌。摸不清!”穆川分别指了指几个人,又压低声音更加凑近了一些说道。对于夏家的规矩,因为经常打交道,他也算了解一些。

    “微微,这是夏氏集团总裁的儿子。”

    “原来是夏公子!”王微微不冷不的回了一句,算是问好了。

    “原来都认识,是我不对。”夏天到底见惯了这些,能屈能伸“穆哥,我就不在这丢人了。你帮我好好招待一下,回头我们算帐,帮我道个歉。”夏天考虑了一下穆川的话,也决定先退让一步。当然他是想不到穆川会骗他了。

    “不用了,夏公子。我们就不麻烦你了,只是让你那些人别来找麻烦就好。”祁昊冷看了四周,几双眼睛不由得一低。

    “呵呵,好眼力。我那些保镖只是保护而已,不会惹麻烦的。我就先走了,有缘再见!”夏天友好的冲着祁昊点了点头,又望向一旁的祁容容,“这位妹妹别在意,你别误会,我也只是觉得你可想认识你而已。”

    如此温和的夏天让所有人都觉得是个正人君子模样。当然前提是之前的事那些人没看到或是当作没发生过。

    看着夏天离开,穆川对着王微微担忧的说道:“微微,买了衣服就赶紧回。明天我们就送祁昊他们回去。夏家,我们现在惹不起!”

    安静,大家沉默了。王微微两人是纯粹的担忧,而祁昊只是想该怎么解决而已。至于祁容容......

    “姐夫,没事的。我和哥哥回去就是了。不过,他要来便来!”

    祁昊失神的望着旁的祁容容,坚定的眼神像极了那个人,似乎是过去那个祁容容真的回来了一般。

    我想你了。

    ‘容容’,你真的回来了。

    (这两天还是有些忙,所以只能晚上加班一起更出来。不过说过的三更,一定不会少的。接着去码第三更!)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改变过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