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情猫意:小丫头,别追我》第2卷 离这个男人远点,去脱那个男人的衣服 第79章 贝勒爷死了?

    “儿子啊,儿子啊……”

    



    一声声地呼唤打断了余妙妙的思绪,她费力地扭头看去,礼亲王和大福晋正火烧眉毛一般往这边赶来。

    



    唉,最高级的人总是最后一个知道这突发的状况!

    



    做母亲的担忧在大福晋的脸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大福晋在两个丫鬟的搀扶下,边跑边喊着多弼,那花盆底的鞋子让她的步履更显笨拙,在经历了生死的儿子面前,再也没有福晋的仪态了。

    



    多弼听到了母亲的呼唤,却始终没有放开余妙妙,只抬起头,嘴角似乎想扯起一点微笑,算是给父母亲的安慰。

    



    但他看着礼亲王和大福晋的目光却充满了哀求,声音低沉而沙哑,只弱弱地说了句:

    



    “阿玛,额娘,我要这个女人……我要她!”

    



    多弼的头沉沉地垂在了余妙妙的肩头,双眼微闭,显得那么安详!

    



    余妙妙的第一感觉是:完了,人死了!这回真的跑不了了,冷酷的大胡子王爷也来了,还不让她偿命啊?

    



    她在这一没亲,二没友,只有那个前世的老公肖一诚,却还是站在流氓贝勒一边的,想要她的小命,简直易如反掌啊!

    



    随着多弼的倒下,余妙妙也像泄了气的皮球,顿时没了精神。

    



    “多弼!”

    



    “儿子!”

    



    “贝勒爷!”

    



    多弼在众人的呼唤声中,软软地倒在了余妙妙的怀里,一个曾经被余妙妙认为是喝鸡血长大的男人,经历了火的洗礼,也无奈地倒下了!

    



    多弼的两只手像煮熟的面条一样垂了下来,余妙妙这才发现他的双手已经被大火烧得快成烤猪蹄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把贝勒爷扶过来!”

    



    大福晋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厉声冲旁边的奴才喊着。

    



    作为父亲,礼亲王虽有担忧,却比大福晋多了份冷静和思考。礼亲王看了眼王府的管家白里,一个跟随他多年的老仆人,沉着地道:

    



    “白里!”

    



    “老奴在!”

    



    正在指挥众仆人救火的白里,一听到礼亲王的呼唤,马上恭恭敬敬地来回话。

    



    礼亲王神态威严,声音低沉,道:

    



    “这雨天柴房怎么会起火的?”

    



    白里的手有点抖,他是管家,这种事多少他都要担责任的,说话间面露难色:

    



    “王爷,请王爷明察!今夜是雷雨,可能是雷劈了柴房的干柴,而引起了大火。柴房本就极易起火,星点的火花都有可能引起火灾啊!”

    



    余妙妙这个没心肝的,竟在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个老头,反应还真快,会编啊!把责任推给老天爷,大家都落得个一清,不过这谎可以说是帮她撒的,她真应该感谢他呢!

    



    白里的解释似乎还符合理,礼亲王没有反驳,却对余妙妙的笑声很不满,他斜了一眼余妙妙,接着问白里道:

    



    “既然是天灾,那贝勒爷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白里用袖子擦着额头的汗珠,始终不敢抬头看礼亲王,惶恐地道:

    



    “回王爷话,这……这……贝勒爷听说妙妙小姐在里面,就奋不顾地往里冲,肖将军拦也拦不住,贝勒爷还把肖将军打得吐血了!”

    



    礼亲王又看了看肖一诚,果然嘴角还有血迹。

    



    原来是为了这个女人!礼亲王把目光转向了余妙妙,那怒目中迸出的寒光让余妙妙心里一颤,好厉害的眼睛!

    

重要声明:小说《郎情猫意:小丫头,别追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