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九月鹰飞日 第四十七章 危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上杉 书名:重生之极品大亨
    海东青、与贺当仁不让的各领一个小队,相比雪艮一组,这一队真的是兵强马壮,自己两个人,还有两个军中劲将,加上一个贺,除了一个豆豆的小姑娘,这五人组合,基本可以作为一个特种侦察小队来使用了,虽然陈庆之不是太熟悉,但是对于海东青一的部队气息,一看就知道是一个高手,这样的五大高手对付对方两个半的强手,真输了,还不是丢人丢到家了,

    海东青当仁不让的担起了追上雪艮的影的任务,作为素有东北虎之称的海东青,常年将越野作为自己的必备项目,要知道对于武装越野,侦察反侦察的项目是特种部队必备的科目,如果在追踪上输给了对方,真的可以用头撞豆腐了。但是上山十分钟左后海东青便十分勉强,扛一把枪的雪艮就跟一头半饿半饱的豹子一般矫健。

    其实雪艮也是有苦无法说,毕竟,边的肖媚虽然因为家族背景和个人好关系,她对野外生存训练之类的项目并不陌生,她就是属于那类拥有美貌和智慧后还有出众体素质的稀有女人,她从没有在越野活动中输过谁,更别说连背影都看不到,这彻底激起肖媚骨子里好斗的秉,拼命追赶前面这个手敏捷到令人指地步的男人。

    她哪里清楚雪艮是个就是在大兴安岭里与野猪黑瞎子这些大畜生玩赛跑也不输对方的主,要是知道他13岁就跟两头猎犬一起撵死过一只肥袍子,恐怕肖媚就不会如此不甘。

    这支小分队中最泄气的悲剧角色莫过于头次接触彩弹击的姜云,这位在江城商城也是呼风唤语的角色,但是只有瑜伽和健房累积下来的体底子,却在这种场合下只有被遥遥抛在后方的下场,她提着枪拿着地图,跑动起来没什么美感可言。

    “自作孽不可活。”姜云胡乱抹了把汗,心底忍不住后悔对自己说一句,虽然懊恼,没有中途放弃的恶劣习惯,做了一个深呼吸后继续跑向目的地,按照雪艮的安排她的任务就是到3号点50米远左右任何地方,进行定点埋伏,其实姜云也理解自己就是个累赘,几乎完全陷入迷路境地的姜云已经被荆棘和茅草割出数道血痕,而在前方等待她的则是柏梓和祁松鸿两个家伙不怀好意的重点对待。

    沿着羊肠小道突进地的海东青刻意放缓步伐,而雪艮已则彻底失去踪影,见小豆豆一脸疑惑,贺与她并排前进,轻声道:“对方是高手,三十米潜行,这个项目全军没几个能做的到。”说完下意识看了一脸惊奇的豆豆,对方是个生活在糖罐中的女孩子,跟她说这种军中的术语,不是对牛弹琴吗?

    “这次比较棘手。”肖媚沉声对雪艮道,对方实力太强大,很明显是兵分两路,一对专门对付雪艮这个强手,一对三个,完全是以对付雪艮方的另外五个人,毕竟,除了雪艮,王如虎外,仲云只能算半个门内汉,而三个女人则纯粹是打酱油的。

    无论是迂回侧击还是正常战术,但那也必须建立在一定的信任基础和默契程度上,但已方无论是分兵还是集中一起,都纯粹是羊入虎口,因为肖媚是知道海东青的实力,这一个人如果不是有雪艮在,一个人就可以将自己这一笔人马全部送回老家,东北虎兵王的实力,早在自己那个大侄子时常的口头中听的太多了。

    雪艮点了点头,他也知道今天这个事不是太容易对付的,对方队伍中刚才肖媚已跟他说过了,陈庆之与海东青的实力,这两个自己从没谋面的手下大将,一个东北虎,一个西北狼,两个都是单兵作战的王者,虽然,陈庆之更多的江湖中那一,但是一法通,万法通,杀人的手法,可是不分江湖与军中的。不管白猫黑猫,只要逮到老鼠的都是好猫,在这儿也是一个道理。

    正当雪艮与肖媚二人组不顾一切地急速推进的同进,,海东青和陈庆之分别找到了雪艮队中的两个埋伏点,这个项目关于存弹点的设计很有意思,丛林中开辟出一块圆形空地,圆心处摆放有一个储存有各个型号彩弹地包裹,圆到圆心的距离大致是二十米,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很适合展开争斗的伏击点。

    1号点稍微靠近雪艮地队伍,而两处大型武器安放点则离仲云他们稍近,不存在失衡状况。几个人有条不紊地在1号点圆圈外停下,为了照顾雪艮组他们的女人多,提前让他们十分钟推进,于是就形成了,王阿虎四人一起虽然前进速度并不慢,但是还是比对方先到达此处,作为四人小队的队长,王阿虎还是出于谨慎,他还是指挥仲云女朋友上前取东西,仲云没有二话地弯腰前行,15米,1米,5米,沉甸甸的子弹袋顺利到手,刚想提起来,就在她松口气地时候,枪声响起,一枪,直中头盔,虽然彩弹击也有轻伤不下火线的说法,但这种爆头按照规则怎么都得退场。

    窝囊的出师未捷先死。

    虽然不是正规部队出来的,但是一出场便被一枪退出。连仲云为自己小女朋友心疼不忆同时,也无比汗颜。

    “有点意思。我去拿子弹。”吓了一跳地仲云笑道。猫着腰到雪艮旁。主动请战。

    “我去。”姜云也到雪艮边。一脸肃穆。杀机重重。她完全不给王如虎一点拒绝地机会。便箭一般冲出去。王如虎脸色微变,俚着边上的胖子狠狠咬掉最后一口黄瓜。压低声音道:“你带上左边包抄过去。我估计对方最多也就埋伏下两个点。我从右边上去。速度一人端掉一个。再耗下去对我们没有好处。”

    0米处。

    死寂一般安静。

    5处。

    姜云体一个毫无张兆地前冲翻滚,噗!几乎同时,她前半秒脚下的方位便被中一枚彩弹,她形并没有这犀利地一枪产生丝毫凝滞,趁势将子弹袋扛在肩头,就在枪手甚至所有人都揣测她转撤退的时候,她一个往右的急剧横折,然后加速冲向离暗枪方向稍远的对面,不退反进!这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更加疯狂地是她带枪跑动极为灵巧,急停急进,加上诡异的横向转移,虽然说她地对手拥有堪称令人惊艳的准星,还是没有将她击中,就在这场交锋看似以肖媚窜入丛林掩护点取得完胜地时候,枪手最后带有浓重预判的一枪终于奏效。

    “可惜是彩弹。”姜云背负子弹袋子匍匐在地上,转头瞥了眼腿上地彩弹痕迹,一脸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吊诡笑意,她看得出来对手也不简单,后面几枪都极有节奏感,行家都深知击尤其是战场上的快速点尤其注重节奏感,仅就枪械一项而言,姜云是比行家还内行的专家式人物,原地蛰伏一分半钟,预测如虎和柏梓两批人都即将展开第一波接触战,她也开始起弯腰前进。

    “没想到是颗硬钉子,刚才估计柏梓和祁松鸿下的手。”王如虎努努嘴道,变戏法般又掏出一根黄瓜看着雪艮。一副老大你做主的模样。正当王如虎一脸笑容想看雪艮如何处理时,雪艮的边的肖媚和跟雪艮两个人都不见了。

    “怦怦”不远处同时出现了两声响。

    老大发威了,王如虎对着边的仲云轻声说道。

    时间到退到三分种前:

    “我们成功包抄,那个躲躲藏藏的家伙只有挨枪子的份,我要让他一次吃饱。”看着跟在雪艮的肖媚,对方肯定会是定点打围,那个拿弹药的地方一定会有人伏击,我们就做黄雀。

    “我相信你,不会是是那头东北虎,以海东青的个不会是那种打弱者的人”雪艮轻轻说道。,

    “我们也有自己的事,我就不信只有一个埋伏,我们要做的就是在第二个埋伏点支援第一名对手的时候进行突击。”

    “会不会有第三个点?”肖媚小心翼翼问道。

    “不可能。”雪艮不是很确定,最终还是摇摇头,“对方没那么猛,真有这种水平吃老虎地本事也忒大了点,我认栽。

    于是在柏梓和祁松鸿刚将仲云小女朋友,姜云送出比赛同时,不远处两个准星同时瞄准了两个的额头,暴头,

    第一轮结束,雪艮组仲云女朋友,退组;姜云;对方:柏梓和祁松鸿退组。

    但是胜利的天平,并没有向雪艮组倾向,就像胜利女神不因她是个女的主照顾雪艮一般,正当王如虎在庆幸老大发威时,一声枪响,在仲云庆之吃惊的过程中,陈庆之一枪“毙”了那名时运不济的仲云。

    而海东青当然是发挥自己的长处,一个人单独去对付雪艮,作为东北虎的兵王,海东青更喜欢这种一夫当关的作战方式,海东青表现出骇人的实力,很大程度上就决定了整个战役地胜利天平将早早倒向他们。

    遭遇战真正打响。4:4。

    知根知底相互配合没有大漏洞的陈庆之与贺侧面杀向雪艮,作为第一攻击梯队的两个箭头,发现目标的同时也被避免被对手察觉是两人军中劲将的常识,因为彩弹击毕竟不是实弹击,枪械熟悉起来要有一定过程,他们前四五子弹并没有给雪艮部队造成实质伤害,仓促应战的雪艮却趁这个空隙调整完毕,一枪就中贺,可惜是手臂,能够继续战斗,被吓出一冷汗的贺再不敢起初那般张扬,与陈庆之一起谨慎近,甚至不惜连续空来压制雪艮本来就狭小的撤退空间。

    陈庆之一顿完整连续的击将落入程范围的王如虎杀退后,而贺也无比彪悍地杀了一记,将已经中一枪地姜云彻底“击毙”,就在他准备也把肖媚也送出游戏的时候,本能地察觉到不妙,他的反应已经足够敏锐,扑向左侧,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直在耐心寻觅一击毙命机会的肖媚没有浪费队友用牺牲换来的时机,第一颗子弹在贺口爆绽,像一朵漂亮地鲜花,第二颗则命中他头盔,只能悲壮而遗憾的出线,摘下头盔。

    她扛着子弹袋和突击步枪从一棵树后走出来,材修长,不是当下这个时代众多女苦苦追求的那种纤细,健康而匀称,见到陈庆之摘下头盔,她也缓缓摘下,一张写满骄傲和自负地脸蛋。

    她吹了声口哨。

    这是她与雪艮之间的暗号,示意已经搞定目标。

    第二轮结束,雪艮方:仲云、仲云女朋友退组,姜云伤,贺方:柏梓、祁松鸿、贺退组。

    正当肖媚轻松向雪艮走来时,雪艮突然大声吼了一下:“肖媚,小心!”

    砰。

    一枪中肖媚的头部。

    已经找到一处藏之地的胖子一脸茫然的匪夷所思。

    灵光一闪,感觉被彻底羞辱一番的王如虎红着眼睛狰狞喊道:“有狙!”

    但是肖媚却如释重负,那一刻,口洋溢着一股暖洋洋的恬静,似乎背后站着一个仿若大山一般不可逾越的男人。肖媚的“英勇就义”没有觉的什么,只觉得哪怕带着头盔被彩弹打中的脑袋也依旧无比疼痛,

    砰。

    那枚彩弹硬生生砸在她头盔护目镜上,隐隐作疼,视线模糊。

    输了?

    输了。

    她隐约看到一个强壮的男人一手扛狙和一把步枪从树上爬下来,动作娴熟地像是如履平地,肖媚虽然不重视这场游戏,但战略上轻视敌人战术上重视对手这句话被老一辈在耳朵边唠叨了二十多年,她所有的懈怠和漫不经心早已经被海东青打醒,要怪就只能怪海东青选择的狙击点过于出人意料,哪有人来彩弹击场会选择扛着狙击枪爬上一棵树?

    肖媚摘下头盔,容颜妩媚,美艳不可方物。估计这场伏击和反伏击战带给她的巨大冲击无与伦比。

    而对中刚才在肖媚中枪的同时,王如虎陈庆之联手做掉了。

    第三轮结束,雪艮对陈庆之,海东青。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极品大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