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九月鹰飞日 第四十三章 肖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上杉 书名:重生之极品大亨
    江城雨润国际公寓离奥体并不远,座落于奥体东门,理念独特,昨天说要打造江城第一俱乐部,今天提出“奥体第一标杆”,噱头十足。傍晚时分,四辆上京牌照的车子来到小区门口,清一色suv,不过都是硬派越野,一辆陆地巡洋舰,两辆路虎,还有一辆在大陆不太不常见的奔驰,每辆车都沾满灰尘,没有锋芒可言,真说起来4车在保安眼中兴许加起来都不如一辆法拉利刺眼,领头的是路虎,后的是新款奔驰。

    路虎率先停车,里跳下一个穿迷彩服的女人,踩着军靴,戴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墨镜,看不清容貌,但光是那一双大腿就令人垂涎,充满的弹,很容易就把人引导向男女上,何况她的部堪称雄伟,她抬头望着雨润国际公寓的标志,神色略微不悦。

    陆地巡洋舰里各自走下两个神尴尬的健壮男人,30岁边缘,穿着打扮一般,比较休闲,但眉宇间都有一股养尊处优的锐气,显然20多年生活不曾消磨他们太多也许是与生俱来的傲气,唯独那辆奔驰的车主没肯下车,翘着二郎腿,变戏法般从旁边掏出两根黄瓜,一手一根近乎匀速啃咬起来,这绝对不是一个有女人缘的男人,一张天生苦瓜脸让他显得老成刻板,若非1米8的高一定程度上削弱体重170公斤带来的视觉冲击,那么他在异眼中横看竖看哪怕脱光了裤子看都不是个能提起趣的1等残废。

    “肖姐,电话打不通,也不知道仲云那小子是不是闯了祸被关闭,本来说好他帮我们在雨润公寓安排住处的。”一个男人苦笑道,似乎对沉默的女人颇为忌惮,言语透着小心翼翼,“要不我来安排,挑家安静点的酒店。”

    “宜家连锁。)”女人虽然神色冷傲,但似乎并不是一个很难伺候地主,要不然也不会提议入住宜家连锁这类经济型连锁住所。她瞥了眼最后面的奔驰,见没动静,脸色平静地走过去,一脚踹在车门上,差点震掉那位一百七十公斤青年手中消灭大半的黄瓜,势大力沉,绝对不是象征动作,不等车主解释,砰砰砰,又是三脚,踢下来不少灰尘,看得远处站岗的雨润国际公寓地门卫保安刮目相看,虽说一早就看出这年轻娘们不是小鸟依人的类型,但打死也没想到会如此暴戾。

    “丁大姑,丫仲云那王八蛋人间蒸发了关我鸟事啊,我进江苏境内就给他打过招呼,他也拍着脯说一切都已经搞定,还信誓旦旦说要给咱们办接风宴,我怎么知道一进江城他就跟我闹失踪,手机一直关机,你别踹我宝贝车子,成不成?给我半个钟头,就是刨地三尺,我也给你把他拎出来。”胖子青年心疼道。

    “半个钟头解决不了,我就卸你一只轮胎。”女人说完就转,回到路虎上闭目养神。

    胖子没一点上京大老爷们风范,苦瓜脸愈加愁眉苦脸,两三口啃完黄瓜,拿着手机跑下车,分秒必争地一边拨号码一边冲向门卫,滑稽的是两根黄瓜柄因为没找到垃圾筒,就塞在裤袋里,跑起来显得他裤裆处格外牛叉,跟他那辆奔驰的三叉标致有点异曲同工之妙的味道,这位好歹能买得起奔驰suv的北方胖子见到门卫,先是嘻嘻哈哈地递出一根烟,中南海,一看包装就知道花不了几块钱地那种,那副苦瓜脸挤出来的谄媚神态,总让人以为他是一名上了贼船的不合格传销人士,不理会门卫的不适应,胖子问道:“哥们,能不能帮我查查你们有没有一个叫仲云的业主。”

    不等门卫表态,胖子一拍脑袋懊恼道:“完蛋,这里是那王八羔子送给他家小三地窝点,按照那冤大头的脾气户主肯定不是他。”

    保安忍不住咋舌,雨润公寓南区动辄五六百万,三期一些别墅破千万也不稀奇,听说过给*买包买衣服,可随手就是送一公寓还真不多见,保安正吃惊着,发觉手中那根中南海已经被抽回去,第一次碰上这种小气货色的保安心中破口大骂。

    理直气壮把烟放回烟盒的胖子手机铃声响起,这通电话从头到尾胖子都没有说话,嗯嗯啊啊,全是语气词,一股浓重官腔味,挂掉电话朝后那两个男同伴伸出大拇指,示意大功告成,颠跑向路虎,笑道:“仲云那孙子说1个钟内赶到,他已经告诉我公寓详细地址,我带路先杀进去,要是姑您对房子不满意,我打断他狗腿。”

    胖子驾驶着奔驰领路,报出公寓地址后门卫也没好为难,只能放行,虽说这个连根烟都要抢回去的胖子不像富贵人家,但起码能弄辆奔驰,再狗眼看人低,门卫也不会无理取闹,再者雨润对员工素质要求素来苛刻,好不容易端上这碗饭的保安不舍得意气用事。

    胖子开着那辆不起眼的“破”奔驰进入公寓,行驶几分钟,一个拐弯后恰巧碰到有两辆车要驶出小区,一辆奥迪A8L,一辆红旗,加上胖子这方面suv,本来说要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什么问题都没有,但问题是对方那辆超大排量的红旗生生挤在道路最中央,那架势跋扈无比,胖子一只方向盘,另一只手又不知道从哪里摸索出根黄瓜,见到这形起先也没怎么,寻思着是不是再让几分,就在胖子准备把车偏向绿化带的时候,对方竟然得寸进尺地按响喇叭,异常刺耳,估摸着是尝到了狭路相逢勇者胜地甜头,双方早已拉开了架势。

    近在咫尺,那辆红旗还咄咄*人地继续推进。

    胖子闷不吭声一口一口咬着黄瓜,眯起眼睛,几乎只有一条缝,那张苦瓜脸沉沉,与方才和门卫打交道的和颜悦色截然不同,啧啧冷笑道:“龙游浅滩招虾戏。好嘛,一辆江城军区的,一辆武警的,欺负我是老百姓还是咋的。”

    胖子不急不缓拨了地头蛇兼半个死党仲云的号码,轻声细气问道:“南K2开头的是什么来路,还有WJ08不是你们江苏地武警系统?我这里碰到两辆,你朋友?”

    电话那头嚷嚷道:“王大爷,你可别一到江城就给我捅娄子,我刚从大院里爬墙出来,手机都被老子扣着,这还是特地让在中移动的朋友帮我拿回号码才能打你电话,你要是一闹,你是没事,我八成得被我老子抓回去。”

    胖子咬着黄瓜,不咸不淡道:“少废话。”

    开着一辆斯巴鲁拼命往雨润公寓奔驰的仲云立即噤若寒蝉,正色道:“南k2是江苏省军区地车,C8上海武警地代码,如果是是江苏。我跟军区那帮少爷不对眼,应该不是我地朋友。”

    胖子哦了一声后缓缓道:“不是你的狐朋狗友就好办。”

    挂省军区车牌地红旗几乎撞上胖子的奔驰,喇嘛一如既往地尖锐刻薄,与它地主子格一致。胖子甚至能清晰看到后面那辆奥迪A8里坐在副驾驶席上那个漂亮女人低领口的雪白丰腴,此刻她正掏出化妆镜悠闲地补妆,浑透着狐媚,没有半点大家闺秀的端庄贤淑,她旁的男人只是瞥了眼胖子便将注意力转移到这辆黑色奔驰上,识货的他有点诧异胖子是通过什么渠道拿到这辆车,车倒是不贵,跟奥迪Q7保时捷卡宴是一个价位,两百万不到,但这么早在中国大陆开上路,不算容易,男人好奇之余特地留心了一下车牌,很普通地上京牌照,松了口气,他一向信奉小心驶得万年船。

    轰。

    胖子一踩油门。

    奔驰和红旗猛然撞到一起,把红旗车内那个油头粉面的年轻男人吓出一冷汗,惊骇地抬头,却只发现一张面无表的僵硬脸庞,略微臃肿,十分刻板,没有他们这种圈子里青年纨绔的得意,也没有市井小民的卑微恐惧,甚至没有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愤怒,不知道是否因为车子矮一截的缘故,他总觉得这个家伙有种居高临下的可恶姿态。在江城素来以嚣张著称的男人恶向胆边生,头脑一,立即想到要猛踩油门,奈何失了先机,超大排量地红旗竟然被奔驰挤得不停往后倒退,看得奥迪A8内男女惊恐万分,尤其是那位花枝招展的风女同志,花容失色,拉下车窗,她樱桃嘴里头国骂不止,看她滔滔不绝的样子,称得上巧舌如簧,虽是一句句不堪入耳的国骂,但从她嘴里跑出来别有韵味,一切归功于她的舌头,那小玩意儿估计没少让男人死。

    僵持。

    红旗的车头已经一塌糊涂,车里的年轻人一半畏惧一半暴躁地吼叫,等到奔驰~终于停下来,立即摇下车窗骂道:“2b,找死?”

    “恩。”胖子一本正经点头道。

    “**你祖宗十八代!”年轻人几乎暴走,恨不得从老爹的警卫手里弄把枪过来把眼前这个家伙成窟窿。

    “好的。(:”胖子还是不死不活的模样。

    “信不信我作死你?”年轻人彻底癫狂。

    “不信。”胖子摇摇头。

    然后胖子火上浇油地继续启动车子,继续蹂躏那辆红旗,似乎生怕这个纨绔不对付他。

    怕受伤地年轻人连滚带爬窜出车子,掏出手机报警。

    在年轻人等警察的空隙,胖子驾驶着那辆奔驰停后退,加速冲撞,周而复始持续这个粗野动作,将那辆价格不算便宜地红旗差点“碾”成一具破铜烂铁,那位本想嚣张一次的公子哥一脸哭无泪,奥迪A8则躲在远处,一对男女面面相觑,以为撞上了重度精神病患者。

    警察效率很高,在仲云之前就赶到了雨润国际公寓,亮闪闪警灯那叫一个拉风,人民公仆们一个个英姿飒爽,也许是先入为主地印象,让他们对把红旗糟蹋成废铁的胖子不太感冒,加上这个胖子还不肯下车,当着他们地面孜孜不倦地碾车,愈发增加警察方面的反感,再者大奔以及后三辆suv都是上京牌照,而红旗和奥迪6都是当地“自己人”,尤其是来头不小,红旗可是来自掌握枪杆子的军队,哪怕就只有一辆上海武警的奥迪,那也不好惹,加上奥迪司机主动与警察合作,谈吐得体,亮出自己证件后还含蓄巧妙地暗示了红旗主人地大致背景,积极配合的态度外加不俗的后台,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也难怪警察要偏袒他们。人民公仆们这一刻就破了这个了不得的大案。晚上回去一副表功的景瞬间在脑中产生。

    胖子跋扈得连车子都懒得下,板着脸啃黄瓜,比疯子还像疯子。

    对峙。

    就在警察准备动手要把胖子拖拽下来的时候,奔驰后两辆陆地巡洋舰地车主同时下车,其中一个男人望向红了眼的红旗主人,皱眉道:“真不打算私了?”

    “私了你妈b。”那家伙口无遮拦,显然已经气急。

    上京男人耸耸肩,掏出一本证件递给警察方面的负责人,一个年过四十的老男人,两鬓斑白,成熟老道,这场风波中他一直冷眼旁观,即使对奔驰的车主心有不满,他也没表露在脸上,一道横杠缀钉一枚四角星花

    警司份,他相对冷静地接过证件,那是一本军官证对此并不熟悉,只抓住一个最为醒目的重点,上京某部空军少校,少校,中年警司拿着军官证望向上京男人,心中感慨真年轻啊,如果真是货真价实地少校,而且还是这么年轻的少校,那这件事就注定更加棘手。

    “外出证和部队驾驶证都在车上,至于持枪证,需不需要出示?”上京男人轻描淡写道。

    中年警司手一抖索,没敢接话。

    “我打个电话给军队纠察大队,或者直接去所属单位政治部门查询,很简单的,一查就知道真假。”开红旗的家伙也是体制内人物,对此熟门熟路,显然不相信这个上京人是名少校,现在社会上多得是拿假冒军官证行骗的龟儿子,退一万步说,真是个少校他也不怕,强龙斗不过地头蛇,在江城吃哑巴亏的北方过江龙远不止一条,反正每年都有那么几个。

    “请便。”上京男人随意道。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极品大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