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九月鹰飞日 第二十九章 十年一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上杉 书名:重生之极品大亨
    “我答应了。()我不懂网络的攻击和防御。但是有其它人懂。而且。在执行一些任务的时候。是需要一个懂的隐匿和保持他们人生安全的人存在。”李安琪说道

    “你走了。玫瑰小队怎么办?”雪艮道。

    “我向郭参谋长推荐。由你担任下一任玫瑰小队的队长。他说会向上面汇报。”李安琪垂下眼睑。看着低头认真帮她推拿小腿的雪艮侧脸。心里有些失落。

    以后。怕是没有这样的待遇了。

    “唉。我才刚刚来呢。你这么快就要走了。还没和你合作够呢。”雪艮心里也很是遗憾。

    不知道上面能不能通过自己担任玫瑰小队队长的职务。毕竟。自己来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而且。现在那帮兔崽子会不会跟随自己都很难说。要是上面派人内调。他们一致反对。自己这个队长八成是要完蛋。

    “上面的决定。我也无法改变什么。你要继任玫瑰小队队长的职务。队里面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通过这段时间的表现。他们已经初步认同你了。只不过。上面的争斗——可能会很激烈。出去后。你还是想办法找些人出来说说吧。”李安琪说道。

    无论是李安琪。还是雪艮。他们都不知道的是。网络安全作为一个新兴的门类,其实并不像那们想像的那么简单位,而李安琪能去那个部门,一方面是玫瑰小队换人,而李安琪份李家人,也有相当大关系,这是两个利益集团的碰撞。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突然变故。网络特别人才培训计划既将结束。高层权衡利弊。决定这个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还是从外面引进比较好。这样可以避免两大家族的对拼。而且。他们两人都还年幼。需要一段成长的时间。

    于是。玫瑰小队的队长李安琪便进入了众多人的眼里。她担任过特别部队的队长。手和管理能力都极其出众。

    雪艮笑着摇头。说道:“我哪认识什么够份量的人啊?”

    不过。在雪艮心目中。现在摆在第一位的还是获的本届特种兵大赛的冠军。到时。自己又会多了一张足够份量的筹码。

    那一届的比赛冠军不是声名赫赫?

    “有的。因为你姓雪。从你来到上京的第一天起。便有无数的人开始暗的里关注着你。有人对你不利。有人在暗中保护。更多的是处于中间状态。今天。郭志勇参谋长还问起你的况。他对你也非常的感兴趣。”

    “雪艮。我知道你想做些什么。我也知道。你要走的这条路无比艰难。其实。在参谋长找我谈话之前。我便已经向上面打过辞职报告。做了玫瑰小队十多年的队长。我很累了。想休息休息。并且推荐你接任下任队长职务。”

    “这次比武大赛。你的强势崛起让李安道很不安。同时。你也打击了机动部队的尊严。我知道。你想查清楚当年你父亲的真相。可是。如果你贸然进入机动部队的话。怕是非常危险。我能够看到他们每个人心中对你的恨意。你还是先在玫瑰小队过度两年吧。”

    仿佛是临别行前的最后话别。李安琪不给雪艮说话的机会。只是一个人声音平静而舒缓的讲下去。话里行间有担忧。更多的则是关心。

    李安琪捧起雪艮的脸。轻轻的抚摸着他消瘦的面颊。眼神迷茫而幽深。

    “我没做好的事。就交给你了。你父亲。他在九泉之下看着你。我会一直在你后支持你。”

    李安琪轻轻的吻上雪艮的额头。那种柔软温暖的感觉一直沁到雪艮的心底。

    久久的。永生永世怕都无法忘怀。

    --------------------------------------------

    雪艮来到基地重诊病房时,海防联合小队的队员正聚集在易千军的手术室门口,几个彪形大汉一脸沉默,脸色晦暗如生铁,双拳紧握,目露凶光,看起来正处于暴怒的边缘。

    雪艮心里暗自羡慕,易千军如此年轻,却能够收服这些高手为其所用。自己在小队的地位比起他可是差远了。

    如果李安琪真的调任去做那个什么破网络部门的负责人,玫瑰小队的成员是否会赞成自己做下一任队长还是个末知数。这些桀傲不训的家伙是否会服从自己的命令?

    当然,雪艮对自己能否当选也没有太大把握。李安琪话里的意思说地很明白,这个位置争地人会比较多。在李安琪担任此位的时候,没有人来争,那是因为那些人不愿意招惹江李家。

    换做自己呢?谁愿意放弃这块肥

    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现在,雪艮心里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夺得本次大赛的个人

    “队长伤地怎么样?”雪艮走到一个大块头面前,一脸关心地问道。

    “很重。肋骨断了六根,内脏出血小腿骨折”大块头眉头拧地紧紧的,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么重?”雪艮诧异地张大嘴巴。

    当然。这惊讶带有一半地假装成份。以他地眼力。自然知道易千军被人抛在空中当足球踢地时候体受到地伤害有多么严重。但他还是低估了水月洞天出手时地伤害能力。内脏出血也是他之前没有想到地。

    “是啊。机动部队地人----别犯到我们手上。”大块头地子快意恩仇。直言无讳地说道。

    见到旁边地队友瞪他。他不乐意地嚷嚷道:“刘兴,你瞪我干什么?怕个毛?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他们机动部队地人敢打。咱们连个都不敢放?”

    刘兴脸色沉。也同样是一肚子火气无处泄。骂道:“大块头。别以为他妈地就你一个人憋气。我们难道就不是小队地人?队长被人当皮球踢我们看着不难受?要是和机动部队开战。老子要不打头阵。我就是你养地。可现在是什么地方?你在这儿瞎嚷嚷什么?”

    听到海警小队地人都将怨气转移到了机动部队上。雪艮心里自然是十分爽快。如果能将机动部队在特种兵界给孤立起来。那是再好不过了。

    当然。心里地快意是不能表现在脸上地。

    雪艮出声安慰道:“各位兄弟要稍安勿躁。后面的事如何处理,那是你们队长说了算。现在,咱们就安静地等队长醒来就好。这是比武切磋。别让人说咱们输不起阵。对不对?”

    海防联合小队的一群傻孩子们连连点头,觉得雪艮说地话实在是很有道理。刘兴与大块头两个人彼此瞪了一眼,也不再争吵。

    “医生出来了吗?我进去看看你们队长。”雪艮说道。

    “医生已经给队长做了手术。只是,现在机动部队的队长在里面。”一个肤色漆黑,站在雪艮面前只让人看到眼珠子在动。都没办法看清楚面部表地海防队员对雪艮解释道。

    “机动部队的队长?李安道?”雪艮讶然失笑。他来做什么?

    事后弥补?难道他也发现了现在机动部队面临的尴尬局面?

    “就是他。假惺惺。”大块头一脸冷笑地说道。

    “这样啊。那我就在门口等等。”雪艮点头说道。他也没有义务替海警小队的队员灭火。即便他们忍耐不住去和机动部队的人拼命,他也是很乐意看到地。说不定自己还会在后面火上浇油,找机会踹上几脚。

    军人都崇拜强,雪艮的手他们都见识过。而且现在看到他为了看望自己的队长,宁愿在门口等待。海警小队的人心里都有些暧暧的。

    雪艮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容易就博得了海警小队地好感。

    李安道带着水月洞天出来时,看到雪艮正在病房门口和海警小队的队友聊天打,一幅和谐闹的场面。想起自己过来时的冷遇以及那些家伙难以抑制想动手的冲动,心里就有些郁闷。

    当然,李安道还是无视他们的杀人眼光,一脸和煦笑意地和他们打招呼。水月洞天还是一副没有表的样子,脸上无喜无悲。在海警小队的队员眼神凶狠地打量他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看向雪艮地眼神让人很不舒服。像是在荒郊野外地地方被一只野狼给盯住了一般。

    在李安道和水月洞天要从雪艮边擦肩而过的时候,雪艮轻声叹息道:“唉。何必呢?只是比武切磋而已。又不是战场上杀敌何苦下这么重地狠手?”

    水月一脸冷笑,当初这个说风谅话的家伙对上机动部队地队员时。可从来没有想过手下留吧。伤在他手下的两名机动部队成员差点有生命危险。即便现在捡回了一条小命,休息几个月是一定的了。

    “铁血男儿,练就的这本领原就是要上战场杀敌。赛场也是战场。平时不流泪,以后就会流血。比武切磋的时候难免有所误伤,这种事儿在所难免。机动部队的队员受伤的也不少,还有一名队员在和对手交手的时候,仅仅差零点五公分就被人一拳打中心脏。即便这样,我们可叫过一声委屈?”李安道的视线和雪艮的对撞在一起,然后很快就离开,目光又依次转移到其它海警小队的队员上,希望自己这席话能说服其它的成员。

    很多人还是第一次听说过机动部队的人和人比赛时,差点被人给挂了的事。于是彼此对望一眼,纷纷在心里猜测是谁差点被人一拳打中心脏,又是谁能有这番本事。机动部队的家伙一个比一个变态,能让他们吃点儿亏可是很困难的。

    “唉。还是李队长看地开,我就不行了。要是对付敌人。我能够下狠手。可现在参加比赛的都是自己地兄弟姐妹,我怎么都没办法下重手。更不可能把人踢在空中,水月大哥一定喜欢巴乔吧?你踢人的时候比较有他踢球的风采。”

    雪艮自然不愿意看到李安道几句话就化解了警小队对他们的怨恨,在旁边笑嘻嘻地说道。

    “要是对上你,我必将全力以赴。”水月恶狠狠地说道。

    “那是当然。你们机动部队的人何时手下留过?”雪艮无所谓地耸耸肩膀,他才不会被人一句话就给吓软了呢。相反。如果水月能够挥出全力,他倒是持欢迎态度。

    自从来到上京后,遇到的高手越来越多,但真正能够激出他心中战意的人却没有出现,而眼前这个水月却是其中一个,当然最大的一个却是没有下场的,正笑*的看着两个人的李安道。

    不给他们反击的机会。雪艮接着说道:“我进去看看易队长。”

    李安道和水月对视一眼,只能任由雪艮离开。

    债多不压,仇深不算仇。现在,他们对待雪艮已经能够保持平常心态了。只期待着在战场上遇到时,给其致命一击。

    易千军不愧为海防联合小队的队长。伤地这么严重,竟然还能保持着清醒。雪艮进去病房地时候,这个男人正躺在上,眼神呆滞地看着病房上雪白色的天花板。

    “我知道你会来。”易千军侧过脸,对雪艮说道。

    “感觉如何?”雪艮走近几步。看着易千军上包扎地像是木乃伊似的体,问道。

    “五岁学武。在我父亲的要求下,那些老师对我的要求极其苛刻。我自己都记不清楚受过多少次伤了,昏迷不醒地次数也是数不胜数。说实话,这点儿伤,对我来说已经算不了什么。”易千军脸色平淡地说道,只是话里地意味却让人觉得心酸不已。

    特别是雪艮这种和他有同种遭遇的人,更是能够休会他此刻的心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所有的人只关注武在舞台上的表现。在舞台下面要付出多少代价流尽多少汗水是没有人能够体会地。雪艮也是幼年学武,所受到的磨难怕是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磨剑十年。以为自己的手能够打遍天下无敌手时,却突然遭遇更强大的敌人。这种付出和收获不成比例的巨大落差。有时候会让人抓狂。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极品大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