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九月鹰飞日 第二十章 天上人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上杉 书名:重生之极品大亨
    金丝喜来登酒店,天上人间酒吧。()

    魏雨桐心不在焉地喝着黑啤,自从被雪艮赶上架的掌管公司以来,本来还闹的格就彻底从了良,哪怕是今天是云蓓的生,也没能让她喝一口葡萄酒,只是象征捧着小瓶黑啤小口小口品尝。

    这天下人间酒吧是一个港星开的,最让魏雨桐中意的是那个阳光台,抬头是很高的透明窗户,可惜盖着遮蔽物,否则效果会更好,魏雨桐看着被一群红男绿女猛灌红酒的云蓓,这丫头今晚很疯,止不住的媚眼秋波,把一大帮出背景类似的酒朋友勾引得迷迷糊糊,一件漂亮感小礼服把主角云蓓衬托得像只尤物小野猫,虽然到万过广场的时候因为停车闹出点小风波,但没有妨碍到大家的玩兴,酒精真是一样好东西,再贤淑矜持的女孩也会在怂恿蛊惑后放浪起来,一行人七男九女,有两个看着很传统的女孩似乎是第一次泡吧,结果在一群技巧娴熟的色狼挑逗勾引下最终还是扭扭捏捏玩起了半游戏,亲个脸颊抱一下什么的在劫难逃。

    云蓓从来不吃这一,任由雄牲口们扮纯洁吹嘘得天花乱坠,她就是不起,云蓓这尊今天最大的菩萨也请不动,小夭只柔柔弱弱一句话便浇灭一群发公狗的火,“我是有老公的人了,晚上睡觉前他要是发现我有一酒气,会不让我睡的。”

    云蓓狠狠竖起拇指,道:“桐姐,算你狠!”

    说来也怪,这个小丫头也就跟着雪艮到过公司一次,自来熟的就跟魏雨桐熟悉了起来,江城魏雨桐原来的朋友圈子人就少,这不今天小丫头生,梨花带雨的说了半天,没人陪她过生,就将魏雨桐拉了过来。

    魏雨桐就这样格格不入地坐在角落,看着这十几号男女玩得一塌糊涂疯得不可理喻,她无意间瞥到不远处一桌人,四个年轻男人搭配四个漂亮女人,女人环肥燕瘦妖艳清纯各个类型都有,但无一不是顶漂亮的那类,这种水准的女人在天上人间不少见,但一口气四个堆在一起还是极有气势的,之所以关注这群人是因为刚才停车的时候跟他们产生摩擦,为了争一个停车位差点大打出手。

    魏雨桐突然做起了一道有趣的数学题,自己这边一共六辆车,云蓓开了那辆小玲珑、价格不到三十万的宝马320i,一群公子哥开着Z4敞篷跑车,还有四辆都是五六十万左右不等的奥迪或者雷克萨斯,加在一起300万出头的样子。而那四对陌生男女则开来四辆车,一辆凯迪拉克,两辆卡宴,还有一辆奥迪Q7,加在一起保守估计也超出了600万,上海就是这么实际,粗略一算就分出了哪一方更加财大气粗。

    然后魏雨桐就开始发呆,想象雪艮与自己的未来,最后她得出一个让自己很心满意足的结论,平静的生活更适合她,偷偷做了个胜利的手势,,一口气将小半瓶黑啤喝完。突然云蓓一个狐朋狗友从洗手间踉跄跑回来,鼻青脸肿,狼狈不堪,捂着脸恶狠狠道:“刚在洗手间停车场碰上那长毛小赤佬,干了一架,他还说要连我们的女人一起打,是哥们的现在就跟我杀过去,我就不信放不倒那群龟儿子!”

    喝酒到这份上,哪里有理智可言,再说个水灵女孩瞪大眼睛坐着,这群平里作威作福惯了的少爷二世祖也都想爷们一回,二话不说就跟着那个被揍的家伙冲杀过去,唯恐天下不乱的云蓓则大呼小叫着跑去看闹,魏雨桐跟在最后面,紧皱眉头,泡吧这么久,群架倒是打过几次,这帮人虽然长得细皮嫩斯斯文文,但出手也算够狠,还真没吃过什么亏,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魏雨桐总觉得那帮青年不像一般人。

    果然,云蓓预料之中的混战没打成,那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披肩长发青年只说了一句话,“都是泡吧的人,有点素质,别在这里丢人现眼让人看笑话,出去找个空地,我一个人挑你们全部,要一个一个上还是一起上随你们挑。”

    两批人到了酒吧外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本着看戏宗旨的云蓓还没忘带出一包零食,她跟所有女孩一样都是先刮目相看,然后是一脸不可思议,接着是瞠目结舌,最后被彻底震撼。

    大致经过就是那个长头发戴一只耳环、堪称漂亮的小白脸帅哥先是一只手干倒了一个一米八的家伙,然后轻松放倒了张成在内的两个打架能手,最后一鼓作气把剩下的人一顿猛揍,云蓓就眼睁睁看着这个很像娘们的年轻男人一个人单挑了一帮人,出手刁钻,毫无凝滞,没有一丝多余的花哨动作,搞得跟让人以为他是中南海保镖,而这位高手后还站着三个跟他差不多气质、笑容森的同伙,这让云蓓不知所措,这个时候那位小白脸笑眯眯道:“尽管打电话喊救兵拉增援,来多少本人就收拾多少,难得出来透口气,真就怕你们这群龟孙子长了眼不惹我,我把话撂在这里,没人打赢我今晚你们就别走了,每人给我磕三个响头,每个妞给我吹次萧,放心,我号称一夜七次郎,你们有八个,哦,九个妞,没事,别怕我吃不消,憋了大半年,火气大得很,九个就九个。”

    张成想要挣扎,被这个自称一夜七次郎的猛人一脚踩在脸上,他还吐了一口口水,道:“我寻思着你们这几个老子爷们什么也都有点来头,尽管打电话喊去,我看救不救得了你们,不过真没这么骨气,可就不是三个响头能摆平我的了。”

    张成这帮人一个个掏出手机打电话喊人。

    魏雨桐悄悄溜出去,那个长发男人皱了皱眉头,望着魏雨桐的背影正想说什么,后一个端庄美女平淡道:“小伍,让她去,那孩子看着干净,不像这些人,别为难她。”

    魏雨桐并没抛弃云蓓的企图,在酒吧外面,正想打电话给陈庆之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前几天肖媚打电话来的,说一个军中特种兵要过来,先放江城一段,过段时间跟着去港府,来人正打电话问魏雨桐人在那边。

    “我这有人要打架,你能不能过来帮一下忙。”魏雨桐觉的一个军中的特种兵对付这种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在骄傲的江城人眼中,不管你是上京人,还是广东人,都是乡下人,从不掩饰为江城人自豪感的他们习惯居高临下地冷眼打量那些外地人,能让江城人不敢小觑的似乎只有站在权力金字塔上层的外省人,或者在这座城市叱诧商界、不是一般有钱的有钱人,除此之外,便只能被这座排斥。

    一个年轻男人在傍晚时分一辆从东北到江城的火车上下车后,便惹来一大群咂舌和复杂视线,他实在太魁梧太强壮,*近两米的大个子,走到哪里都是鹤立鸡群,原本也可以让只能仰视他的旁观者感到压迫的窒息,但这个大个子脸上那种不带半点心机的憨傻笑容彻底破坏了他原本与生俱来的威严和气魄,让不少人感到惋惜的同时松了口气,随后大多脸上浮现出对这个傻大个的鄙夷,这种傻子除了浪费国家粮食还能做什么?

    海东青按照魏雨桐说的地点,来到了天上人间酒吧。就听到了一句话。

    旗袍美人边的男人约莫30岁,异常沉稳,最显目的男人的光光的头顶有一朵妖艳的罂粟花,血红的像一张吞人的大口,光头男人甚至根本就没怎么在意同伴的缠斗,原先一直在用手机上网察看股市行的他终于收起那只手机,抬头朝被称作小伍的青年道:“小伍,差不多可以收手,也别什么乱七八糟的磕头吹箫,真想打过瘾,过两天我让武警总队里几个不怎么出手的高手陪你玩玩。”俊美青年一听这个男人发话,虽然一脸不愿,但还是很顺从地撤后退,漫不经心瞥了眼远处的云蓓一伙,冷笑道:“小子,今天算你走运,你别不服气,要打断你的狗腿不难,在部队擂台上还真很少有不是被担架抬着出去的对手。”

    旗袍美女笑了笑,似乎对这个同伴的口无遮拦有点无可奈何,她边的男人皱眉道:“少废话。”

    “打断谁的狗腿?”

    一个略微不协调的醇厚嗓音响起,不尖锐,不刻薄,仿佛只是在象征询问晚饭吃过没有,还有些许莫名其妙的笑意。

    所有人的视线不由自主都聚集在说这句话的不速之客上,在云蓓这帮人看来是这是个极其不明智自讨苦吃的问题,而在这个绰号花中禽兽的小伍后那些人看来则显得有点不识趣,但一看到这个人的体格,两米的个子,两百斤的架,又都发出由衷的惊叹,站在过道中,竟然有种谁敢横刀立马的气势汹汹,只是他脸上干净淳朴的憨厚笑容让人费解,竟然一伙人觉得这根本不是在挑衅,而是问候。

    海东青微笑着与魏雨桐点点头,魏雨桐也诧异为什么这个大个子会第一眼就认出自己就是打电话的人。如果这个想法要是让海东青知道,估计要找个地方钻下去,堂堂东北虎的王牌侦察员,这点眼力劲没有,还不给队中的战友给笑死了。

    没心眼的云倍没觉得什么,旗袍美女却从这个看似肤浅单纯的笑容中感受了寒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极品大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