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九月鹰飞日 第十一章 六朝烟水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上杉 书名:重生之极品大亨
    “贩夫走卒皆有六朝烟水气”,能让朱自清先生如此评说的城市,只有六朝古都江城。()肖小龙人在陕西,想着却是半个世纪前那位写出远处的的楼上飘来凡阿铃的散文大家的话,想想自己本来在被窝好好的,被小姑一声提溜,给仍到陕西去了,终于见识了米脂的婆姨绥北的汉。

    我叫肖小龙,说实话还真都不是坏人,但肯定不会对你做伤天害理的勾当,这次来陕北就是想找你哥帮个忙。”穿着便装的肖小龙一脸诚恳道,这一个月他差不多把三四个省份的十来个城市都跑遍了,能找的人都找了,最后才根据一点蛛丝马迹找到了陕北。

    “我能帮你什么,你们走吧。”赶回来地陈哥哥面色沉道,站在门口直接对肖小龙下了逐客令。

    “不走。”肖小龙笑脸道。

    “门外说。”

    肖小龙这次没拒绝。男人轻轻关上门,冷道:“怎么找上门的?”

    “朋友的介绍。”肖小龙嘿嘿笑道。

    “我不知您是什么来路,也不须卖你的面子,我现在不想惹是生非。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男人挑了挑眉头,眯起眼睛,眼眸愈发显得狭长,“我需要钱不错,可不缺钱,不受人恩惠是我为人的最大宗旨,再就是容不得别人威胁我。早几年要是有不知死活的家伙在我妹妹面前露面,我都视作挑衅,一定折断他一条腿才肯罢休。我数到十,你要是还没走,别怪我不念以往那一点微薄的分。之后发生什么,要报复也可以,我这边反正就两条命。换你们一窝人也值了。”

    “钱不缺是一回事,但有的事也不是一定要钱才请的动你的。”肖小龙皱眉道。

    已经数到3。

    “我知道你妹妹在做血透,只要你跟我到江城,我这边能提供最好地医疗手段。”肖小龙照着魏雨桐给他的路,提出一个看似很人的饵。

    “你就甘心一辈子做个无名小卒?你可是白马陈庆之,你他娘的躲在这里做一只王八算什么?!”肖小龙抛出了第二句话。

    不过男人刚转,肖小龙就又嚷开:“你可以什么都不管。可就不想拿回那尊家传的马踏飞燕?”

    男人猛然转,死死盯着肖小龙。

    在死人堆中打滚过的肖小龙还是不被瞧得毛骨悚然的不自缩了缩脖子,道:“陕西陈家,西安刘家,解放前你们两家的恩恩怨怨,我也听说过一些,陈年旧事就刻在你心里,我也不揭这些伤疤,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话,跟我回南京。再给我几年时间。自然有人能帮你拿回你们陈家的东西。你别觉得我在吹牛,我的脾气你大概不清楚。但说出来的话向来是句句驷马难追。”

    男人沉默许久,正要转

    “那这个了。”说着从前拿出半块玉佩,那是块明显龙凤纹的圆形玉佩,看成色,应该是一个陈年老玉,不知什么原因,从中断成两块,看着这块玉佩,陈庆之终于给出了肖小龙苦等后倍感久旱逢甘霖地答案,“要是到了江城我觉得你在玩我,我挑断你手筋脚筋。”

    江城禄口机场,肖小龙带着三个人走出机场,一下子就看到站在阿期顿马丁旁边的魏雨桐,使劲挥了挥手,他手上拎着大包小袋东西,而陈庆之和陈象爻兄妹两个人则空闲的很,可见在王虎剩大将军心目中这个陈庆之的分量之重。

    “江城方面的医院已经安排好了。”

    魏雨桐开门见山道,省略掉了一切寒暄客,事实上他自己也不习惯一见面就握手笑脸那一,“住宿方面也解决,暂时住在云宵宫私人会所,当然如果你们有不满意的地方,尽管提出来。”

    这就是魏雨桐跟陈庆之的第一次见面,陈庆之没有独具慧眼地观察出这个年轻人有何出类拔萃地地方,而魏雨桐也倒是觉得这男人嘴唇猩红得触目惊心,再就是像个强势的学者,跟刨坟打杀怎么都联系不上。

    一路上他忍不住多瞧了后排陈几眼,等快到云宵宫地时候,问了句:“会不会开车?”

    “会。”陈庆之只回答了一个字。

    云宵宫有两间屋子是用来住人的,那就不是简单可以用星级来衡量,毕竟这是拿这个来招待八方贵客。肯定得有底气,起初魏雨桐不是没想把陈安排在某个精装公寓小区,但最后还是决定将她安置在云宵宫私人会所,这惹来云宵宫方面的不少非议,因为住一两晚没问题,可作为生活起居地长住,那待遇未免也太夸张。

    魏雨桐愣是对下面的脸色视而不见,对会所内部的腹诽听而不闻,所以当陈庆之看到那间超乎想象的古朴典雅房,终于第一次露出笑容,再看一脸平静叫魏雨桐,也顺眼几分。按照魏雨桐的安排,陈庆之跟随他进入钟山高尔夫。因为就他一个人护着一大栋别墅,真出了事,魏雨桐不敢保证能放倒几个猛人级别地凶悍对手,陈就由王虎剩和王解放照顾,一周3次地做血透就让王解放开车送她过去,这样一来双方都彻底没有后顾之忧,把这档子事说了后。陈庆之只是点了点头。

    魏雨桐是接到肖兰的电话,去接机的,对于这个神秘的男人带着一个小姑娘,魏雨桐选择的什么都没问,肖兰也没有介绍,只说了这个人可以帮到雪艮。对于肖小龙,魏雨桐道是通过几次电话,并就如何安排陈庆之也没作什么说法,只说一切由雪艮回来安排。

    云宵宫私人会所,是姜云的一处私人会所,专门作来是招待那些特殊贵客。而这次魏雨桐提出让两个朋友住进去,姜云二话没说,就知会了那边的负责人,要知道,这云宵宫往常在江城的对外VIP价都是一晚上过五位数的价钱,而像给两个陌生人常住的这种事,可是从来没有过的,而让所有在云霄宫好奇的是,这两个住进来的一个英俊的让人发指,一个清纯的让人怜惜,但是却没有一点富家子,官二代的模样,虽然衣着很干净,但是明眼人一看,上穿着却是那种很便宜的地摊货,如果按房费来说,一晚的住宿费用,可以买这两人上衣服装上百件。

    肖小龙将陈庆之介绍给魏雨桐就离开了,在走之前,对于这个传闻中兰姐的敌,不多看了几眼,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没有丝毫的公司小职员的模样,一副久经商海的女强人模样,含蓄而不放纵,低敛而不骄奢。看来那个男人还真是很给力,听说眼前这个一副商场精英的女子,一年前还只是一个被上司扰的公司小职员,听说还跟自己的堂姐合作的很好,一年时间将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公司,一下子上升到了江城十大房产企业。肖小龙下了机场,没有停留就直接转飞机走了,因为兰姐打电话来,全军的大比武就要开始了,虽然自己没有参加,可是那个男人已经进入了玫瑰小队,并且听说是强势的挑了全玫瑰小队全体成员作为下马威而进去的,难道这世是真的有所谓的天才,要知道,玫瑰小队的强悍自己可是知道的。

    -----------------------------------------------某一时刻。某海滩上。

    一队体高大结实,因为享受过充足的晒而肌肤变的异常漆黑结实的男人笔的站着,头顶炎炎烈,这些男人却一动不动,任凭额头上的汗水如珠子般滑落,咸咸的汗水蛰的眼睛生疼,这些人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年轻人,年纪看起来是这群人当中最小的,皮肤白皙如纸,像是大病初愈的病人一般。可是面对这个年轻人的时候,这一队体型高大,紧迷彩服下面露出来的肌鼓起。每个人都能撕虎裂豹力量的海军特战精英却连大气都不敢喘。

    男人绰名僻易,被属下地队员称为千军僻易。是北海舰队易天的独生子,原本应该万千宠于一,可是易天放为了让独子继承衣钵,对其进行严格培养。无论是体能训练、压力训练、战场谋略、特种兵培训和指挥、决断艺术、海军多舰队战备配合、古琴谱、唐诗三百、七十二招式详解等等无论和他前途有关联的,还是无关联的。只要是觉得对儿子有用的,易天全都一股脑儿地塞进了儿子脑海。

    功夫不负有心人,儿子易千军被其培养成了一个怪胎。十八岁以优秀的成绩通过考核进入海军精英部队,同年便在海军精英部队中脱颖而出,以一个服役不到半年的新兵闯入英雄辈出的海防联合小队,三年内上凭借个人能力担任海防小队的小队长。而今年的骆千军则只有二十三岁,却已经在海防联合小队服役四年,执掌海防精英小队一年的变态存在。

    易千军和善的眼神扫过眼前的男人一眼,微笑着问道:“大家累不累?”

    “不累。”众人异口同声地喊道。

    不累才怪。僻易之所以被称为僻易是因为他就跟魔鬼一般变态,所制定的训练计划较前任队长相比较,足足多了三倍有余。即便是一些股役多年的老兵都不堪忍受,更何况是那些每年招来地新成员。

    虽然大家苦不堪言,但是因为有易千军这个变态在前面引导着,他所制定的计划虽重,他自己都是双倍甚至多倍完成。有这个楷模的示范作用,队员们深受刺激,才咬着牙熬了过去。第一次训练,一半队员累的上吐下泄,滴水难进。

    说不累。那绝对是虚伪的。

    说累,那绝对是不敢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极品大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