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九月鹰飞日 第七章 教官与队长 (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上杉 书名:重生之极品大亨
    不得不说,雪艮一出招没有留。()他完全将李安琪当成了自己同等级的高手对待的。如果李安琪实力不够的话,那么,肯定会被他这一拳一脚给重伤。

    李安琪被雪艮那神奇的变幻脚步姿势所吸引,有瞬间的迷惑。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拳一脚已经袭来。

    李安琪神色不惊,体就这么如旱地拔葱般的倒飞了出去。连续后退两步后,一个反退为进,反而开始对着雪艮动了抢攻。

    要知道,武术其实就是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演绎。比如想要腾空或倒飞,那么必定需要做一些辅助的动作。想要跳起来,要先奔跑一段路。借力,方可用力。而李安琪的体没有任何动静,就这么一下子倒飞了出去。可见她的弹跳能力是多么的强悍。

    两人的体消瘦,所以都属于快攻型的选手。以快打快,谁能更快一些,谁便抢得先机。

    只见李安琪和雪艮混战在一起,两人的影不断的腾挪起伏,拳脚相加,霹雳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实在是惊险万分。

    雪艮还是觉得有些低估这个女人了。

    他已经将她想像的足够强,没想到她比自己所猜测的还要强上一些。

    如果打不过她,那么和晏清风的比试自己必输无疑。那么,这次雪艮就必须要赢。不然,以李安琪的脾气,怕是直接取消雪艮的参赛资格。人家摆明了是为了对付雪艮而来,她总不会眼睁睁看着雪艮去送死。

    雪艮一个连续型的谭腿踢过去,将李安琪*退了几步。然后体快速的向前扑过去,李安琪也不示弱,稍微调整了下自己的形,也对着雪艮冲了过来。

    李安琪的头扎在后脑勺,露出整个让人目眩神迷的脸蛋。因为她的颓废,一直让雪艮觉得无法看清她的真正面目。今天,雪艮觉得是自己第一次看清她的长相。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美丽如斯。

    难道当年自己的老爸有什么生理或心理疼病?

    两人的体飞快的撞向一起,然后各自伸手前抓。

    雪艮抓住了李安琪的部,李安琪也同样抓住了雪艮的----脯。雪艮的体稍微后仰,便让李安琪的手从他脯上滑开。而李安琪却不敢做同样的动作-

    第一回合,雪艮小胜。

    执掌玫瑰小队十八年,执行任务不下百次。和人交手逾千次。可是从来没有一个对手在攻击的时候,一把抓住人家的部不放手。

    幸好自己聪明,将对决地点选择在了密室。这要是在公开场合被雪艮这样给扣着,自己以后还怎么有脸走进基地的大门?

    两人因为刚才的短兵相接,体站的极近。如果不是雪艮为了躲避李安琪地袭。恐怕两人现在都会贴在一起。

    男人近在咫尺的脸上带有戏谑的神色,眼神微微眯起,像是很享受这样的手感。呼吸彼此可闻,而雪艮的双手整个的抓着李安琪的两个部,软绵绵、乎乎的。李安琪的手却扣在雪艮地手腕上。想要使力。那个男人地手也会随着使劲儿---

    来到世界上几十年,还是第一次被个男人这样的抓着部。而且在这样地环境下。用这样怪异的姿势。

    李安琪又羞又怒,可是体却不受控制,浑无力,像是要软倒在地上一般。如果不是强制坚持,怕是都要倒在雪艮怀里了。

    “还不放手。”李安琪气的跺脚。也难得的露出一回女儿家的风。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怎么会想出这样不要脸的招式?

    雪艮对手上的柔软依依不舍,但他知道如果自己坚持着不放的话,可能会引起这个女人的反感。将双手从李安琪前两座丰满的山峰上摘下,尴尬的解释道:“不好意思。我原本没想到要抓哪儿的。你也看到了,当你体向我扑过来的时候,那儿实在是太突出。不自就抓住了。”

    李安琪懒得听他在哪儿鬼话连篇,收拾了一番衣服,整理了下面部表后,说道:“我们也不要彼此试探了。用全力吧。不然,这种打法天黑也没有结果。”

    “好。再来。这次我会小心的。尽量不抓你那里。”雪艮说道。

    心想,手感还真是不错啊。如果不小心再次抓上,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自己生命中的无法避开的敌人,李家最杰出的男人,PTU的队长,李安道这个人实在是深不可测。而且他出来混这么多年,竟然没有和人交手的任何资料流露出来。也就是说,他的实力太隐密了,大多数的行动都不用他亲自出手。雪艮想找个参考物都难。

    好在李安琪和他交过手,虽然不知道他是否是他的真实水准,但是雪艮却不得不对这场战斗保持足够的重视。

    深吸了一口气,雪艮脸上的表也变的严肃起来。

    “上次我先攻,这次轮到你了。”雪艮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李安琪也不客气,体快速的奔跑起来,那笨重的皮靴踩在地板上竟然没有什么响声,如踩在棉絮堆里一般轻柔。伸掌如刀状的切向雪艮的喉咙,这一招无论是力道、速度、还是时局的把握都比刚才的较量提高了数个档次。

    刚才李安琪所说的彼此试探确实是实。即便已经决定要决个胜负,可是真正打起来时,还是想着要多留下些保命的资本。

    雪艮屹立不动,视线锁定李安琪的体,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在她的手刀切向自己的烟喉时,雪艮这才做出反击动作。

    沾连绵随,触着即打。

    雪艮一改之前的狂暴凶猛,招式变的柔软黏绸起来。像是跟李安琪练习意绵绵剑似的,运用粘连技法,敌入我牵引,顺势四两拨千斤。敌若退走我紧跟,即进顺劲力击人丈外。即你要入我让入,你要退我跟你退,顺势打击。

    一时间,两人的动作变的整齐一致。你进我退,你退我跟,以拳对拳,以腿碰腿,看似缠绵,实则凶险万分。

    李安琪内心大骇,没想到雪艮的风格变幻的这么快。要知道,一个人的功夫大多只有一种风格,就像是人的格一样。要么强而蛮横、要么敏捷漂移、要么中规中矩,可是像雪艮这种变态一会儿换一种风格的打法,却实在是少见。原以为上次看到他只用咏挑遍了全部队员,本以为这次打起来应该能够得心应手,没想到这个妖怪竟然一会儿换一式,你以为你是孙悟空啊,还七十二变。

    想起他是雪坤的儿子,李安琪又高兴起来。九泉之下,他应心安。

    胡思乱想的李安琪根本就没注意到这场打斗已经被雪艮掌握了节奏,一个金蛇缠丝手在李安琪击来的手腕上绕了几圈,两人快速的用小擒拿手各自抓了对方数十次位,仍然被雪艮占了上风。

    一抓一扣,然后朝自己前一拉。李安琪再次入怀,被雪艮一把锁住了脖子。

    雪艮和队长进入密室一个多钟头还没有出来,玫瑰小队的成员在外面都面露忧色。

    要知道,平时他们找雪艮或队长交手的时候,大多都是几分钟就解决了战斗。谁胜谁败片刻分晓,绝不拖泥带水。而真正的高手过招,也就是一两招定输赢的问题。那能打哪么久?

    “会不会出现意外?我们要不要让人打开密室看看?”快刀摸了把自己跟贝克汉姆一模一样的型,问道。

    “进去干什么?要是两人正在比赛,咱们闯进去了不是自寻死路?队长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平时队长和咱们交手的时候,都是几分钟搞定的事。今天怎么会哪么久?难道两人两败俱伤,没办法开门走出来?”

    “我怀疑他们不是在里面比武,而是做其它方面的比试”一个家伙*秽的笑着。

    “小刀,你敢诋毁队长的名誉,这下你要死定了。不过就算他们是在里面,也应该要结束了吧?雪艮那小板能来几次?”

    李安琪认命的将体靠在雪艮上,回味着刚才和雪艮之间的打斗招式。和之前雪艮一往无前狂风骤雨般的强悍攻击相比,第二次雪艮所使用的招式实在是太过于普通。如果非要说优点的话,那就是一个黏字诀用的炉火纯青。

    无论自己如何变招,他都能快速的跟上。可是,这普通的,看起来软绵绵的招式,招架起来也豪不像之前那般费力,为什么自己这么快就败了,还被他锁住了烟喉?

    当然,有惊讶和走神的因素在内。经百战的自己体已经有了自然反应的本能,即便闭着眼睛。她也能依靠来自体表面呈现的危险来做出最佳地防御。可是自己被他扣住手腕的时候,体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以柔克刚。以缠打快。这原本是太极拳地总钢法精要。但是被老头子加以改进。便成就了雪艮这法。

    “怎么样?和李安道比。还差些什么?”雪艮松开李安琪地脖子。笑着问道。

    李安琪深深地看了雪艮一眼。一向冷若冰霜地脸竟然扑哧一声笑了开来。说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虎父无犬子。当初你父亲天资极佳。被堪称一代宗师地武术大家培养成材。二十六岁便成绩斐然。在上京鲜有敌手。现在地你和当初你父亲取得了同样高地成就。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极品大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