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九月鹰飞日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五章 千军僻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上杉 书名:重生之极品大亨
    “那是我自己地事。()不需要外人来*心。”李安道瞪了杨锋一眼。压抑下心中地火气。说道。

    “好好。我不再*心。那现在怎么办?雪艮不仅进入了玫瑰小队。还被李安琪任命为教官。据说今天玫瑰小队有一场别开生面地挑战赛。玫瑰小队地队员车轮战单挑雪艮。竟然没有将他击败。有时候想想。和这样地怪物做对手。还真不是件简单地事。”杨峰转动着手里地茶杯。杨峰声音凝重地说道,李家这兄妹还真的是的,一个要压,一个要保,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有些事是注定的。我们无法避免。他确实是个祸害。刚刚进入玫瑰小队,被人挑战是正常的。以他今天表现出来的强悍手,再加上李安琪的帮助,收服玫瑰小队并不是件困难的事。”

    “是啊。大哥没有办法?总不能看着他这么一帆风顺的展下去。他像个海棉似的。不断地在吸收水份。等到他吸饱地时候,我们想动他就更加困难了。杨峰忧心重重。

    李安道躺坐在沙上,轻轻地按摩着自己有些胀痛的太阳。沉吟了一会儿后,说道:“雪艮的事我会处理地。玫瑰小队,不能变成雪艮的小队。而且,我有预感,他在打我手上特种大队机动队的的主意。玫瑰小队只是他的跳板而已。”

    雪艮在基地里一举成名。不仅仅是玫瑰小队的队员,以及那几百个从全国各地挑选过来每天进行严格训练的后备队员,基地里面的医护人员、实验室里面的专家学者,以及其它地后勤人员都对雪艮的大名如雷灌耳。每个人都在传讼着雪艮的事迹。

    以一已之力单挑玫瑰小队。这在玫瑰小队是什么没有过的事,不夸张的说,这一手开创了玫瑰小队的历史。

    在事生之前,每个人都当做他是疯子。

    可是当事实摆在面前,雪艮以完胜的记录战胜了整支小队后,那么疯子便成了偶像。

    没实力人这种行为叫是装*,有实力的那就是牛*。而雪艮很自然的归为后者。

    弱强食,这是钢铁森林颠簸不破地真理。特别是在这种铁血组成的特别小队,实力更是至关重要。

    拳头不够硬。说话便不够响。

    雪艮的下马威做的非常成功,每个玫瑰成员看着他的眼神都充满了敬意。还有点点敬畏和燃烧着的熊熊斗志。

    “怎么样?我表现的还不赖吧?”雪艮坐在李安琪的办公桌上,从她桌子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又从自己口袋里取出火机点燃。

    “不错。出乎我地意料之外。”李安琪说道。

    也抽了支烟叼在嘴上,摸索了一阵,才想起火机被雪艮拿走了,说道:“火机给我。”

    “什么?”

    “火机借我用下。”

    “不借。”

    “你”李安琪气的差点拍桌子。“刚才你不是说说烟酒不分家吗?”

    “可我没说火机也不分家啊。”

    “雪艮,我想你忘记了。我还是这儿的队长。”李安琪一脸寒意地说道。

    “那又怎么样?”雪艮耸耸肩膀,将手里自己烧了一半的烟头塞到李安琪的手里。说道:“来。过过瘾。我有事先回去了。”

    李安琪捏着这小半截烟头哭笑不得,正想将它按熄在烟灰缸里时,却突然间停止了这个动作。

    见到雪艮已经走出去。办公室的门关地严实,李安琪将那小半截烟头放在唇边,狠狠地吸了一口。

    这个王八蛋。

    雪艮原本想请李安琪这老女人吃顿饭的,毕竟,自己能够进入玫瑰小队是她的功劳。那各道程序的审批可不是几句话就能搞定的事儿。

    不过,还没等雪艮,李安琪他们安定下来,全军的大比武就开始了。

    说起来,这个全军大比武,其实跟大家普遍认为的那种技战术比武不同,这这全军大比武其实应该算是特种部队的集体亮相,也是一次究竟谁是王中王的较量,在视荣誉为生命的军人眼中这绝对是全军的奥林匹克。所有的参战部队对这种比武为人生最大之挑点。

    全军比武,最初的本意是为了提高全军的战斗小*平,同时挑选优秀苗子进了一些特殊部队,但是随意规模的越来越大。比武的层级越来越高,评审的委员们也由总参层级,上升到了最高的那一级,当然只是派个代表过来,但是可想而知这个比武的层级有多高了。而上一届代表就是李安道。全军比武无疑是吸纳新人,建造自己的党羽的最佳时机,所以各方大佬们都对这个比武分外重视。而李安道作为评委之一,在上届的时候,发同了冰锋与血刃,这两人也因此顺利的进入了玫瑰小队。

    这次比武大赛是设在上京北部一个地下的基地中。作为六十年代重要的地下防御工事,这个基础当时建造的标准是按防广岛原子弹百倍当量的标准建造的,随着这么多年的不断加固,可以毫不谦虚的说,这个基地就是一个蚊子也飞不进。

    雪艮是跟着李安琪那辆军用JEEP进入基地的,进入基地,各色各样的军中制服,宛如开了个军服博物馆。

    “那边是海警大队,对外就是经常在边界海域执行任务的渔政护航船,如果你听到他们名字以为就是普通的渔政护航船那就大错特错了。”李安琪指着一个一米八五的大个子带队的队伍。

    “那个大个子叫易行军,取行军僻易的意思,这个人是去年的全军比武第五。

    “才第五?可惜了这么大一个子。”雪艮看着李安琪,对了,“玫瑰小队去年是第几?”

    “第三,怎么,是不是想今年拿第一。”李字琪笑眯眯的盯着雪艮说道。

    “那当然。”不好,刚说完这话,雪艮就知道上了这个女人的当了,刚才那句话明显是上了这个女人的圈

    “那你个人去年第几?”雪艮问道。

    “第三”李安琪平淡的说到,毕竟全军藏龙卧虎。能拿到全军第三已经是一个很恐怖的事了,而且还是以女子的份,这种军中比武可是不分什么男子组,女子组的,当年设立这个比武的一位将军说过一句话:上了战场,敌人还问你是男人女人吗。于是这个传统就一直保留了下来,当然,在实际比武中真正的辣手摧花的事也不多,所以大多数碰到李安琪的对手就很头疼,你说下狠手吧,这个女人后面是一大群如狼似虎的手下,本还是一个吓人的背景,你说不下狠手吧,这个女人出手可是比男人还狠。

    ”全年团体第一是谁?”雪艮只问了第一名的名次,至于第二名,第一名打倒了,第二名还有什么问题吗。

    “PTU安道的特别别动队。”而且是在安道没上场况下。

    “你不会说个人第一名是李安道吧?”雪艮一惊,这可不是一个好的消息,特别别动队只上了四个人,就拿下了第二名,这中间的差距可不是少一个人的问题,而最重要的是,这少了一个人,还是作为队长的李安道。而李安道还是作为全军第一名,没有上场的,这个特别别动队还真是个难啃的骨头。

    “看来我的压力还大,对了,队中个人成绩最好的是那几个。?”雪艮虽然打队中人打了一个遍,不过睛前这个女人可是没有打过。

    "除了我外,冰峰第七,血刃第五。”李安琪没有一丝隐瞒,团体比赛与个人不一样,排兵布阵也很重要,像一个人单挑一群的事,不是没有,但是不可能发生,因为规则安排下,一个人最多参加三轮,全部五个队伍。

    “那就是说你上一届最少挑了两个人,才拿到团队积分第三个的。”雪艮对面前这个女人的能力又上了一个台阶。

    “是挑了三个。不过不是打第二名,是三四名比赛时候,那时因为冰峰受了伤,所以我打了三场。”李安琪好像说是另一个人的事,表那个平淡。

    雪艮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女人都像她一样,这还要男人活了吗,还有李家也真是的,一个全军第一,一个全军第三,他们家难道到是天山上下来的,逍遥派出来的吗。这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那你想今年我们最好成绩能拿到第几?”雪艮仔细盘算了下,按这个女人实力,与自己,应该进前三没问题,最大问题就是手下的能不能闯过第二,第一的两个小队。

    “第一,不是有你来了吗,你父亲在世的时候,玫瑰小队可是没拿过第二名的。”不知为何,李安琪说起那个人的名字时,却没有以前那样绪波动,而更加喜欢看眼前这个家伙有没有能难到他的东西,不是第二,直接用第一的大帽子压他,就是出于这样的绪。

    "你还真的看的起我,安道那一关你认为我过的去的机会有多大?"雪艮发现自己与李安道还真是冤家,场上胜了一把,这不战场上又碰到一起了。

    "五五开吧,安道我与他的打的机率是四六开,我四他六。”李安琪正式的说道。毕竟家中那个小怪胎从小到大就是让人不断惊异。从小一副小大人模样,加上一个偶然的机遇,遇到了一个名师,虽然李安琪也是一起学的艺,但是却在大巧若拙上,还是不如自己这个弟弟。但是面前这个人也是一个怪胎,在进玫瑰小队前有人说,如果有人能够单挑所有的玫瑰小队成员,那这个人不是疯子,就是精神病院出来了,就是李安道有这可能,但是像眼前这个人,一点伤都没受,打完架后,还能笑眯眯陪着那群汉子一起吃夜宵,并且最后还将那十几个汉子去灌趴下,只能用怪胎来形容了,你说打架厉害吧,那也一说,喝酒,喝趴下十几个汉子,你以为你是段誉啊,会六脉神剑喝酒作弊。

    其实那天雪艮还真是作弊了,这都多亏了那个教他武艺的老头子,有一门独有的化解酒劲的小窍门,千杯不醉那是骗人的,但是十斤内还是没问题的,当然,这些雪艮是不会告诉李安琪的。也就是通过那次喝酒,玫瑰小队的人心真正的对雪艮服了气,也让担心了半天的李安琪放下心来。

    “李安道与你是一个师傅是吗?”雪艮突然问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李安琪有时真想不通,这个人是怎么生的,自己可是从来没有和他出过手,李安道也没有,为什么这个人就能如此肯定的了。

    “直觉。”雪艮没有对李安琪说真话,其实还是从上一届的名次上猜出来的,李家人不可能都是神童,唯一有可能就是一个好师傅加上后天的努力,而李安道胜出李安琪除了男女体力上影响外,其实更重要是的对武学的领悟,男人与女人在有些事上还是先天有些差距的,就像每家主妇都能做出几个好菜,但是你看那些上了大师级的厨师,有几个是女的?别说厨师了,就连建后那个最出名的妇科医生,还是个男人了。这跟别没有多大关联,更主要的是大局观,这是先天生成的。不是多训练一点就能替代的。

    “你当我是小姑娘,直觉那只是人对未知事物产生的一种下意识的判断,说说你分析的理由。别想蒙我。”李安琪毕竟不是一个单纯小姑娘,当然知道雪艮刚才的回答是个托辞。

    "你跟李安道比武的时候,是不是总有着被压着打的感觉,是不是总觉的他的动作都是你想要出的,但是就是比你快一点,用个小说语言叫了敌先机,有没这感觉。”雪艮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一直以为是我速度不够快,出招路子没有他快,虽然大家都是一个师傅教的,为什么从小到大,只有8岁前我打的过他,后来就越胜越少,直到现在这中四六开的局面。”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极品大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