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九月鹰飞日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四十二章 雪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上杉 书名:重生之极品大亨
    肖兰将腊梅小心翼翼地放在洗漱台上。()然后轻解罗衫。格子羊毛裙,圆领的粉色衬衣,以及那黑色镂空碎花丝质的内衣,刚刚伸手从前面将扣子解开,那一对饱满一下子就弹跳而出,白哗哗地闪瞎一片眼珠。

    脱下靴子放在墙角,光着脚站在地板上,解开短裙的扣子,然后弯着腰将裙子褪了下来。当她垂下体的时候。那一对白皙饱满便哗地一下子向下掉,人们说因为某样东西大了后,引起体不平衡原来是真的。。

    将裙子细心的折叠好,放在梳妆台下,然后又拉下了那条黑色丝绸小内裤。她很是喜欢这种杭绸制品,穿在上柔软顺滑如无物。

    当上的最后一缕布料脱落。镜子里出现一个丰姿绰约的女人。

    玉体招展,佳人倾城,

    超越三十五D的完美存在,丰满、匀称、柔韧而富有弹。平里肖兰总是将部束缚的紧紧的,部虽然看起来非常饱满,却不及现在这般的夸张。

    倒是和她熟悉肖媚才知道,她那里的巨大。

    肖兰的材比较匀称。不似一些年轻女孩子以瘦为美。减肥成一根竹竿似的单薄。比风韵少*妇要瘦一些,比正常的女孩子又丰满一些。丰、翘。虽然是少女,但是材发育的如同少*妇一样,这也是雪艮初次见面时,以为结了婚的原因之一,两相一衬托下,又显得腰肢纤细,体稍微有些夸张的S造型。

    圆润的肚脐、迷人的纤腰,却不曾在镜子中呈现。

    肖兰是在一次在镜子中打量着自己的体,心里还觉得有些羞涩。双手捧着部,脑子里乱糟糟的,心都不知道应该要想些什么。

    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了好一阵子呆,才轻叹一声,女人,如若遇到自己喜欢的男子,死就死吧。

    打开水笼头,将整个体义无反顾地投了进去。

    雪艮通过老田老婆的介绍,知道这是肖兰原先用过的房间,就有些好奇起来。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翻看着她的一些相册以及一些小饰品。与肖兰淡淡的格相类似的,是肖兰并不喜芭比娃娃之类的女孩子喜欢要的玩意儿,房间里找不到一个木偶布娃娃,反而是书是倒不少,与其是个香闺还不如说是个书房。

    咚咚地扣门声响起,外面传来老田老婆的声音:“小姐。睡下了吗?屋子里没有什么可以做宵夜的,老田让我温了壶米酒送过来。你们将就着喝上几口,温温子,晚上睡的也香一些。”

    米酒是苏中江城一带的做法,在通州,米酒是家家户户必备的特事。通州的米酒,适宜在里面加上一点枸杞,来一点蜂蜜,在淡淡的酒香中有一丝甜意,用小火温了喝,酒香浓郁,味道柔和。

    雪艮刚才还想在房间找瓶酒呢,瞄了一圈也没有现。雪夜拥佳人,无酒作伴岂不是无趣的紧?

    这个时候有人送酒,无疑是雪中送炭。他赶紧走过去打开房间门,笑着说道:“谢谢大嫂。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不辛苦。”女人笑着摆手。“你们休息,我过去了。有什么事喊一声就成。我和老田晚上轮着值班。”

    “不用了。你们早些休息吧。我们没什么需要了。”雪艮摆手说道。还是让他们夫妻早些休息吧,一为不忍两人大半夜的不睡觉等着服侍他们这两个年轻人。二为也不想呆会儿肖兰反应过来,又让别人帮忙收拾房间把自己赶出去。

    老田老婆回到自己位于偏房的房间后,坐在桌子边喝着黄酒的老田笑着问道:“怎么样?小姐和姑爷睡下了没?”

    “没呢。姑爷给开地门。我送酒过去,姑爷开心的很呢。就是你担心的多,怕这个怕哪个的。人家都是喝红酒地,咱们家又没有。温壶米酒过去。也是殷勤。说不定他们还喜欢这个呢,毕竟新鲜不是?”老田老婆想起雪艮送到门口,一脸得意地说道。

    “你又在说这些干什么?不是让你送过去了吗?我是说他们没有让再腾个房间出来?”老田啧啧嘴说道,大冬天里喝杯米酒,全都暧洋洋的。

    “没呢。我还特意问了姑爷有什么需要没,他说没有。咱们的担心是多余的了。现在的年轻人,哪能和以前的人比?不结婚连面都难见着。我先睡会儿,你喝会子酒。要是那边有什么需要,你得赶紧过去。我下半夜起来换你。做人也有良心不是,小姐一家人将咱们这两个老的养着,又为小雨他爹妈安排了那么好地工作,咱们也得知恩图报。这天冷的炭火再加旺些。不然你体扛不住。”老田老婆一边说,一边脱了衣服缩进了被窝。

    “没事儿。你不知道我原来是干什么的?”老田一脸骄傲地说道。做老爷子的警卫员,是他人生最得意的事

    肖兰洗完澡穿着睡衣走出来。雪艮正坐在窗边喝酒。屋子里的炭火烧的正旺,也不觉得冷。肖兰出来的时候还抱走了自己的衣服和内衣,这些东西被人看到终归是不好。

    “大嫂送过来的。味道不错。来,趁喝两杯,上暖和。老田家怎么会有米酒的,他是江南人?”雪艮说着,从温水盘里取出个杯子给肖兰倒了杯黄酒,肖兰看了一眼,也被这淡黄色香味扑鼻地液体所吸引,接过杯子小抿了一口。粘稠香甜。味道果然不错。

    “老田老家是通州的,这算是家乡的手艺,不过,一般人很少喝到这么地道的米酒,因为北方做这种米酒的米很少,所以,大多是老田从老家那边带过来一点,算来,是我们有口福了。”

    “再喝一杯。”雪艮接过肖兰的杯子,又帮她倒了一杯。肖兰倒也没有拒绝。这种酒喝起来感觉没有度数似的,而且体暧洋洋的,比红酒还爽口一些。进入口腔后如绸缎般,又粘又滑,一下子就吞了进去。即便肖兰这种不太喜欢喝酒的女人,对这种东西都极其有

    雪艮连续帮肖兰倒了三杯酒,这才自己走进了沐浴间。

    沐浴间里还弥漫着沐浴露的香气,或许还有肖兰体地味道。想起就在刚刚,肖兰也曾这么着体站在这儿,雪艮就觉得小腹有点温

    其实他并不冷,又喝了些米酒。现在倒是觉得体有些燥了。

    雪艮突然间想起,自己好像没有拿衣服。难道找肖兰要一件?

    雪艮是穿着自己的四脚内裤出来的,一边用毛巾擦拭着头,一边向外面走去。肖兰正独自喝酒呢,见到雪艮披着个浴巾就出来,愣了愣后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没有给他准备睡衣。而且。也确实没有睡衣给他用啊。

    难道要把自己的睡衣给他穿一件不成?

    “我去找田叔给你拿件睡衣。”肖兰站起说道。

    “就一张,怎么睡?”肖兰有些为难。应该说,有些纠结。她仍然下定不了决心。犹豫了一番说道:“我去问问,看看有没有其它的房间。”

    雪艮哪肯放她走。这个时候放女人出去的除了一个傻字,没有什么人会这样了。雪艮说道:“没关系。咱们不睡觉好了。我刚才看到你书房有个围棋,你会这个?”

    肖兰点头,有些疑惑地看着雪艮。

    “咱们下一晚上棋好了。听说晚上还有场雪,应该可以等得到吧。”雪艮看了眼外面黑蒙蒙地天空。说道。

    肖兰也确实不好意思又将两位老人家麻烦起来,在加上自己刚刚下了决心,作为一个女孩子不好意思走出第一步罢了,听雪艮说要下一晚上的棋,心里一下子就轻松起来。女人做任何事都是需要有个借口的,即便她们明知道是自欺欺人,也甘之如殆。

    肖兰过去拿来围棋,两人就坐在桌子边摆起了龙门阵。雪艮棋风凌厉,步步杀机。肖兰的棋力却是却是绵里藏针。后劲儿无穷。两人竟然斗了个旗鼓相当。而那瓶米酒也不知不觉间被两人喝了个精光,还觉得有些意犹末尽。

    “我还是去帮你拿件衣服吧,这天寒地冻的,冻着了怎么办?”看着毛巾下那露出的健壮的肌,肖兰找个话题说了起来。

    “不用了。我不习惯穿别人的衣服。况且,我也不冷,你不用担心。在说这会儿他也早就睡了,就不要去打扰了。”雪艮一把拉住肖兰说道。

    雪艮又跑去喝了一杯酒后,跑到上披了条被子,说道:“要不,睡觉吧?”

    肖兰也觉的天寒地冻,虽然屋里有着炉子,但是体一旦适应下来,那种暧意很快被冬夜的寒气所替代,:“有些冷。我们去上盖着被子下吧。”

    肖兰看了眼雪艮浴巾下面着子,外面披着大衣地样子,知道他说地话应该不假。可是真两个人躺到了上,虽说自己下定了决心,但是刚才那样逗他,不会让他生气吧。

    虽然心生警惕,但还是顺从地爬到了上,扯了被子盖在上,然后再次下起象棋。

    又下了两局,雪艮打了个呵欠说道:“有些困了。睡觉吧。”

    肖兰恨不得一脚就他踹飞。却对他也无可奈何。总不能非要拉着他下一晚上不成吧?

    收拾了象棋,两人并肩躺在了上。幸好这还算大,一个一个被窝,也不算太拥挤。

    “这天还真是冷。”雪艮说道。

    肖兰闭着眼睛不说话,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心里却跳地厉害,头一回遇到这种事,即便是女神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才好。

    “也不知道雪什么时候下,不知道能不能看到。”雪艮又没话找话说道。

    肖兰转过了脸,仍然不愿意和雪艮说话。

    雪艮又打了个呵欠。裹着被子向外面滚了滚。肖兰感觉到雪艮的体贴过来。又朝外面跑,雪艮很快又跟了上来。

    当肖兰挤到沿。再朝外去就要滚到地上时,雪艮才不再动了。两人地体紧紧的贴在一起。

    接着,雪艮悄悄掀开被子的一角,伸出条腿出去,以标准的军姿侧,朝肖兰地体上靠去。见到她没有反应,然后慢慢地朝她被子里面钻。

    肖兰体崩成一团,裹了裹被子,却无法阻止雪艮的另外一条腿进来。

    当雪艮将自己拆散成好几块,一块块的将自己的体部位塞进肖兰的被子里面去时,硬是耗费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差点给累的早泄了。

    肖兰双手环,用后背对着雪艮,体呈弓字型地缩成一团,脑里混沌一边,考虑着是要接受还是拒绝的时候,雪艮已经伸手搂住了她的体。

    “一个人睡冷。”雪艮轻声在她耳朵边说道。佳人满怀,虽然隔着衣服搂抱着肖兰,雪艮仍然能感受的到肖兰体的酥软和那惊人的曲线弹力。而下面,抵在肖兰的部。肖兰感受到后面的异样。更是心乱如麻。

    两个人地体叠在一起,温度直线升高。雪艮从肖兰的前襟伸进去,掰开她的双手,抢占了那对大白兔的所拥有权和开权时,现肖兰上已经有了细密的汗珠。

    “雪艮。”肖兰那艳柔嫩的玉靥,红得几乎能滴出水来了。张开紧紧闭合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不断抖动着,轻轻敲着雪艮,声音颤:“我,我怕。”心中却更是一片紊乱,雪艮所提的那种要求,即便是自己平常稍微想象一下,都会羞得脸红耳赤的事。但是此时此刻,却要真真切切的去做……

    雪艮虽则已经火焚,炽难耐。但越是在这种紧要关头,就越是需要谨慎细腻。否则要是引起肖兰警觉的话,功亏一篑不说,简直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往后子就真的难过了。一脸惨白而虚弱,眼睛中闪现着一股表达着怜,疼惜的韵色。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叹息道:“小兰,如果真怕的话,就算了吧。”

    使出这招以退为进时,眼神和表立马配合着表现出了些微失望,遗憾,甚至有那么点点不甘。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极品大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