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九月鹰飞日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三十一章 至少还有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上杉 书名:重生之极品大亨
    “你不担心吗?”肖兰看着一脸平静的雪艮,柔声的问到,杨意在病房中的一般话,通过私人的途径传到了肖媚的耳中,而肖媚将原话转给了肖兰。()

    “有什么好担心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吧。”雪艮平静的神色下,一片淡然。

    “你这人怎么这样,那个是上京四大家的杨家,虽然,在四家中杨家排名在最后,但是谁知道他们下面掩着多少不为人知的东西了。”肖兰看着雪艮一脸淡然,内心急的火烧火撩,语气中也有点激动,毕竟,那个杨家私底下与北方的地下势力有着说不请,道不明的关系。

    “不要紧张,自保的能力我还是有的,安心点,不管将来如何,至少还有你了。”雪艮看着急着眼圈发红的肖兰说道。

    肖兰的心,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外面的世界仿佛离自己远去,只剩下自己和雪艮两个人,肖兰静静的依偎在雪艮怀里。前路又有什么可怕的了,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又如何了。

    雪艮看着眼前静静的肖媚,轻抚着那柔顺的长发,淡淡的清香飘了过来,窗外,月儿也悄悄的躲进了云里。

    花分两技,各表一朵。

    "NICE你在说下,你上周赢利多少?"伏见绫乃看着红叶那台笔记本上一枝高高上扬的红线。“40%与预期还有10个百分点。应该是港府在最后作了调控。”

    “多少,40%,姐,我没发烧吧,也就是说,你一周帮我们赚了1200多万?,蕾不知道吧。”伏见一张标准的东赢美女的脸此刻被这个消息,激的一片通红,虽然从小到大,伏见对于金钱的意义并没有什么感的认识,但是毕竟那是家人安排好的,但是这一次却是作自己那双小手赚着来的,这种意义完全是两个样子,就像前阵子有开着宝马卖盒饭的二代们,虽然在别人的眼中,可能觉的这种人纯粹是有钱烧包的,但是,每个人都是渴望得到一种能力的认同的。虽然他们可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有的人,可能迷失在物质的**中,但是也有的人,还是希望通过做些事来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的。这并不是为了赚钱,其实更是为了一种人生价值的体现,就像有个门户网站的老总说过,如果一个人的银行存款过了2000万,那么他的工作就只是为了体现一种人生价值,而那些只是一个数字,多几个零,其实真正的意义并不多,因为不在为了生存挣扎后,人更多的是为了一种更高层次的**而奋斗了。

    这一年离港府回归大陆的重大期只有半年之期。与预期的大量港人离港的分析正好相反,在最初一批移民潮过后,随着大量的中资企业的进入港府,而随即带动了港府的地产市场的不断攀升。毕竟,经过十余年的改革,大陆的经济已一个明显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速度,高歌猛进,虽然这其中也走过一些弯路,但是庞大的消费市场,低廉的劳动力市场,巨大的生产能力,已使这个巨大的经济体,以其高速的增长,带到了周边地区的经济增长。与所有预期港府经济走低不同的是,港府经济虽然在最初因为市场信心等多方面原因而出现了低迷,但是迅速调速了发展方向的港府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发展的路。而随之带来的就是第一拨的地产市场的高速发展。

    红叶一直跟着一个长江实业的企业,这个与对岸有着良好关系的企业果然如预期的一样,在这样一个转型期,凭着良好的关系,自然雄厚的实力,拿下了一系列的工作,而那个填海造机场的项目直接让这个企业的股票大幅提升。所以红叶也很顺其自然的坐了趟顺风车。

    在江城的一个独栋别墅中,正盯着电脑的崔兰也正在看着同样一根红线,前几天雪艮打电话让李明盯着长江实业的股票。

    技术上,你那个便宜哥哥不如我,大势上,我不如他。”李明却在一边喂着那条大厅正东方的悠然游着的龙鱼。一边与坐在电脑前的崔兰说着,有一句话李明没有说,如果早点听了雪艮的话,当年,也不会兵失败滑铁卢了,

    其实在半年前,与李明在酒吧谈论时,雪艮就与李明谈了港府今年可能的经济走势,并且预计了后面可能港府出台的压制措施。

    “师傅,你说雪大哥怎么会这样了解港府的形势了,就像他坐在那儿决策一样。”崔兰已早不是当初那个清涩的模样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崔兰浑散发着一种半成熟,半清纯的媚力,如果放在几百年前,就是那种六宫粉黛无颜色的主了,媚骨天生。而随着李明这半年来的调教,清纯着带着严谨,对外人却更加冰冷,不知不觉在学校中落了个冰山公主的称号,虽然这种冰冷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那种冷冰,但是那种无言的淡然,什么事都不能打到她的样子,让许多想冲上前一亲芳泽的男人们,本能的觉的自己不可亲近,只有对着李明,还能有点正常样子,想想也是,随便谁,每分种,几千万的资金在手上运作中,而李明这个师傅,在领进门后中,只给了两本相关基础书后,就让崔兰自己去看大盘了,刚开始是2第一周下来,200万就亏的精光。而看着李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用李明的话说大不了,你雪哥给的3000万全亏光了,我还上酒吧去调酒。崔兰只能埋头一个个啃着那两本大部头,看着李明找给他以前的*作案例。

    第二周,李明又给了崔兰200万,这一次,崔兰亏了150万。崔兰于是,白天看盘,晚上看书。两周亏了350万。吓的崔兰不敢看盘了。但是李明还是老样子,拿出了另外两本书给了崔兰

    第三周,出乎李明的意料,崔兰虽然在前三天亏了100万,但是在最后周五收盘时,却抓住了上扬的尾巴,最后还能保本,也就是前三周,崔兰600万,一共亏了300万。

    第四周,崔兰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青涩,如果不清楚的人看到,绝不像二十岁花季少女的神,一副精明,干练的神,这一周李明再也没有拿书给崔兰,也没有给崔兰资金,因为崔兰,这一周赚了400万,也就是说,一个月下来,崔兰600万,一共赠了100万,要知道,这可是一个从来没接触过股市,不知股票为何物的女孩子。

    “知道,我为什么前三周连亏了几百万,还没有给你一点建议吗?”李明在第四周结束行时,与崔兰正式的行使老师的职能。

    “您是想让我对金钱,没有概念,或者应该说,不要太看重具体金额,在股市上,这些就是一系列数字,而*作的是人。如果每时每刻在意这些,那就不可能了解这其中的规则,规律。”

    “还有了?”

    “你不给我一点建议,是想让我独立,毕竟,在市场上,只有自己面对着对面*作的人,我是在与人进行对赌,而那个时候,是不会有一个人能给我建议的,只有相信自己判断,并且依照自己的判断。”

    “那你第一周输在那儿吗?”

    “我输在对数字太敏感,时时想着200万在自己手上。”

    “那你第二周了为什么输了?"

    "第二周是因为对自己的信心不足,虽然判断的走向对了,在下手的时机,下手地对象没有及时作出决定。”

    "那第三周了?”

    “第三周是前半段是我知道了那几个股的走向,但是在细节处理上对一些控制点没有做好,而很明显对方*作手法虽然与有一个案例很相似,但是我发现的太晚。”

    “不是你太晚,是经验,经验的积累不是一两天就可能形成的。那后半段了?”

    “后半段是我发现了那个庄家的手法,并且跟在后面做了一把。

    “第四周了。?”

    “没什么。就是觉的我能赢。”

    自从这次对话后,李明就将3000万的账户全部交给崔兰打理了,自己则打理着那条龙鱼,据说是李明在港住宅中就移过了了,是经过一个满府著名的风水大师龙大师亲自挑的。

    从沉思中醒过来,李明看着眼前的龙鱼,对坐在桌前的崔兰问了起来;“你知道,为什么我一起打理这条宝贝吗?”

    “不知道。有什么原因吗。”

    “运气,做我们这一行有一样是无法控制的,那就是运气,对于有的人来说运气可能虚无缥缈,但是对于我们这一行的,运气其实是最重要的一环。”

    “难道精密的计算,大势的掌握还不够吗。”

    “远远不够,运气这种东西,虽然虚无缥缈,但是却又如同人的一个影子一样,跟着人的一生,为什么有的人能中**彩,有的人不能中吗?这就是运气。但是你知道,为什么港府一份统计中了**彩的人,其实后来二三十年中,过的子反而没有没中之前好了?”

    “因为他们中奖后,不思进取?”

    “是也不是,是运气,他们透支了这一生的运气,所以后半生就做事不会太顺。也许还会有恶运。”

    “运气,是一个整体,如果你前期透支了,那么后半生就会受到反噬,有空去看看老子的《道德经》。”

    “以前一直迷恋技术,一直以为幸运女神站在自己背后,直到失败了,才明白了这个道理。”心底的这话,李明没有说给崔兰听。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极品大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