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九月鹰飞日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二十章 杨意的挑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上杉 书名:重生之极品大亨
    这几天写的很困顿,对,是困顿,一方面是感上,不知文章方向往那方面走,是俗点儿,走YY路线,还是走文艺路线,一直以来,雪艮其实是一个矛盾的人,总是掌握不了人生的方向,而更多的方向,好像是别人安排好了,让他自己去走,包括公司的反击,从商的起程,很多事,很多时候,都是边人在做,而雪艮更像一个旁观者,就像本卷开头,公司开张之时,雪艮却与肖兰在北固山上怀古,很多时候,不知的人生的路应该怎么样,人应该怎么活着,数十年前,有位先贤曾经问过,人这一生,应该为什么而活着,其实,这句话,作者一直在问自己,人的一生,应该为什么而活着,时至今,仍未有答案,心乱中,生病中,所以这几章写的有点绫乱。()

    感更是一团糟,找不到前进的方向,寻不到自己的真,有时都怀疑,红叶与雪艮最后是否能够走到一起,毕竟,这世上的事,不是你想就能实现的。前两卷中一直没让红叶出场,因为不知怎么安排红叶的感,而叶子,自然是作者最喜欢的角色,正因为喜欢,而无法落笔,这可能跟近乡怯有关吧。喜欢叶子这个词,从庆余年的小叶子开始,就是喜欢叶子这个名字,所以让女主角也叫起了红叶的名字,呵呵,就是喜欢,今天体终于要好了,开始暴发了。

    ------------------------------------------------

    “雪哥的咏可是比电影中的厉害多了,你是没看到,什么叫高手”,JESTING描述完当天的事,顺便拿起了电影做起了比较。

    “雪哥,你如果上我们这行,一定比那个郑子丹还红。”蔡健雅笑着小意逢迎着,看的出来,自己这个京中四少之一的小龙,对眼前这个男人,有着崇拜的神,与这个男人处好了,应该对于自己走进肖家,应该是个不小的助力。

    蔡健雅那知道,另一个当事人,正一脸愁苦的与着肖家二代的半个家主正在讨论关于雪艮进家门的事了。

    “小兰,你真准备将你那个雪艮,带到家中?”说话的人,是一个漂亮的有点妖的长腿美女,就是那个。星期一扮空姐,星期二玩护士,星期三演OL,星期四扮女警,星期五就来女佣,星期六装教师。星期天还可以来点蕾丝透明时装模特的肖媚。也是雪艮口中“老人家”的那位肖媚

    知道肖家双姝的都知道,兰冷,媚,肖媚的子,在理的外壳下,有着一颗火的心,对着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肖兰,有种发自内心的关心,似姐妹而不似姑侄。肖兰这几天离开雪艮,其实就是与肖媚商议,以什么样的方式,将雪艮引进家门,毕竟,像肖家这样一个上京世家,盘根错节,各种枝枝蔓蔓都是一方大员。从军中到各部门,而肖家这两个掌上明珠带个未来的姑爷进家门,更是一个重大事

    因此,肖兰才为这事愁煞了那张俏脸,无奈之下,只要走自己这个小姑的路线了。

    “我现在是一团乱,这不正向你求救了吗?"肖兰知道,这个小姑,在家中,比自己更得爷爷宠,而,可是家中做半个主,这一关好过,关键是爷爷,以爷爷那子,知道江城雪艮边的那些女孩子,不毙了他就是奇迹了,更别提见面了。

    “那就见过,反正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不过,见之前,总的让我见一面,也让我考考他。”肖媚拿出商海中决断的方法,看眼前丫头这个样子,总是让不过去的,女儿大了不由娘,何况姑姑乎?

    “他现在估计正在半岛俱乐部,刚才老贾打过电话给我了。”肖兰听到肖媚的答应,如果说从小到大,对谁有信心的话,无疑除了雪艮,就是眼前这个姑姑了。

    “对了,你们俩个还没见过面了,他可是一直以为你是位老人家了?”肖兰想起雪艮说起老人家的样子,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你还笑,我有这么老吗,这个臭小子,敢如此说我,看我不给他些苦头吃。”肖媚气鼓鼓的说道,从小到大,还没被人说成那样过,虽然自己的样子,因为一直在商海的原故,面像有点偏成熟,但怎么也是二八佳人一技花,却被那小子说成老人家,真是一个无语了得。

    雪艮的耳朵有点,浑不知在不远的地方有两个女人正为他的事而讨论着。

    JESTING与蔡健雅说了些什么,不一会儿,蔡健雅就找了个理由离开了,JESTING拉着雪艮出了俱乐部,说到上京城,由他这个地主尽上地主之谊,给了雪艮一个男人才懂的眼神,一起出俱乐部。

    其实两个男人一块儿出门是件很愚蠢的事。两个男人也不会那份调跑到临街地咖啡馆找个靠窗的位置点一杯手磨咖啡,更不可能像女人那般手挽着手去逛遍上京的奢侈商店。

    到底去哪儿消磨这一番时间也着实是个头疼的事儿,不过还好的是,是别人的脑袋在疼,而不是雪艮自己的。

    “去爵士吧?那儿是一家轻酒吧。平时有不少朋友在哪儿打磨白天的时间。”JESTING笑着说道。

    所谓的轻酒吧是不蹦迪、没有嘈杂的音乐,提供各种酒类供客人休息聊天的地方。

    既然是JESTING这类在上京处于一线的公子哥们时常过来打磨时间的地方,装饰和品味自然也差不到哪儿去。

    雪艮跟着JESTING进来的时候,店里稀稀落落地坐着几个人。大多数是衣着时尚容貌却也只能用个秀丽来形容的白领女人,也有几张桌子是男女混合而坐小声说笑的,不少人在见到JESTING进来后都举起酒杯向他示意,却是有些疑惑地看着雪艮这个男人面生的紧,又是个什么人物?

    “喝什么?”JESTING笑着问道。

    “随意。”雪艮无所谓地说道。

    “芝华士”JESTING对恭敬地站立在旁边的侍说道。

    每一桶苏格兰威士忌都是从保存了至少18年的威士忌中精挑细选出来地,还包括一些已经很稀有的威士忌。因此CHIVASREGAL18年佳酿不是每年都可以酿造的。每瓶的瓶上都标有特殊的系列编号。这就意味着每瓶酒都可以查出它地调制方法,装桶的年份。蒸馏的时间。

    “本想带你去西湖雨雾农庄去试试明前龙井,可惜现在不是这个时候。这个时候去饮茶,实在是有些暴殄天物了。”

    “那个李安道姐很有些来头?”雪艮眯着眼睛问道。雪艮想起了那天晚上见到的俱乐部那个颓废的女人,倒是有些挑起了他的好奇心。

    “大有来头。”JESTING接过侍送过来的酒,说道:“李家这些年出了不少怪胎似的人物。无论是在军队还是政局。都有人才冒出头来。现在京中的景是,一些老牌地家族影响力在逐渐衰退,一些新兴家族却如中天。”

    “那我可是要早些跑路了。”雪艮轻轻地抿了品酒,笑着说道。芝华士地口感醇和细腻,口感却又卓然独特,确实适合这个时候饮用。

    “说不定是雪少的桃花运来了呢。”JESTING笑着说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过那女人没有主动找人挑战呢。说实话。那个女人就是一个刺人地玫瑰,一般人不敢轻易下手去摘。”

    雪艮正要开口,没想到却在这酒吧里遇到了一个熟人。曾经在俱乐部跟李安道边的杨意。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对方俨然李安道下第一人模样,还是给雪艮留下了印象。

    杨意也同样看到了JESTING和坐在他对面的雪艮。微微诧异下,还是带着后的一群朋友向这边走过来。

    “老贾,有些子没来爵士了吧?怎么来了也不和我们打声招呼?我将欧阳和安少也叫过来,大家一起聚聚?”杨意脸色有些责怪地和JESTING打招呼。JESTING,李安道,欧阳询,杨意并称京中四少,有一大半的原因倒是经常一起混出的名声。

    “小意。抱歉,我是和朋友一起来的,所以不方便打扰你们。”JESTING笑着解释。

    “老贾,你这话我们就不听了。咱们是什么关系,还谈什么打扰不打扰地?你的朋友不也是我的朋友吗?也不介绍我们认识一下?”杨意用眼角打量着雪艮。微笑着说道。

    “哈哈,好。是我这做哥哥的说错话了,我自罚一杯。”JESTING将手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说道:“我来给你介绍。这是雪艮雪少,从江城过来玩玩。咱们这做主人的,总得尽一尽地主之谊。”

    雪少?杨意嘴角扯出一抹讥讽似的微笑。

    但这笑容一闪而过,杨意像是从来不曾见过雪艮似地伸出自己地手。客气地说道:“雪少。欢迎来到上京。吃好喝好还要玩好,否则就是我们招待不周了。”

    雪艮笑眯眯地伸手和杨意握了握手。却也不愿意搭话,刚才对方嘴角那一膝盖骨讥讽的微笑没能瞒过雪艮的眼神。

    果然,杨意仔细打量了雪艮一番后,突然说道:“就是江城中北的雪少?”

    “叫我雪艮就行。”雪艮笑着说道。

    “就是那个在公司差点被人赶出去,靠着肖家两个女人爬上来的雪少”杨意一脸不屑的说着,那个少字拖了个长长的意

    众人先是一愣,然后一群人哗然大乐。

    “我靠,我还当这小子是个什么人物呢,原来是个吃软饭的。哈哈笑死我了“

    “就是。还跑到杨哥面前装*。这下可以可是丢人丢大了”

    “小子,吃女人软饭不容易吧?有时候还得满足一些其它方面的要求,体力一定要好啊。我们东北的虎鞭大补,建议你过去试试。”

    “老贾,你的品味越来越差了哦。”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极品大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