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九月鹰飞日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七章 谁是老人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上杉 书名:重生之极品大亨
    第一天,两人一行驱车缓缓地驶入了燕山腰间。()北方的山不同于江南的丘陵,雄浑中带着苍凉,煌煌燕山更是其中的代表,雄壮无比,数百年前一位帝王使动数无数苦役,强行在山里开出一条可容马车行走的官道,以方便在燕山消暑度假,而事实上,这条耗资巨大,劳民伤财的山中大道修好后不久,那位帝王便死在了妃子们的柔软躯上,竟是一次也没有使用过。

    数百年间,天下不知多少次兴亡离散,,不知从何时起,这座离京都最近的大山,成为了上京城中富贵人士们的后花园。

    建国后,燕山止行猎,止烧林开荒,以发展度假胜地为目标。如今的燕山,交通的便利,气候宜人,京中富人多在此处置办庄园,一为自己休闲有个去处,也是商务联络的一个绝佳地点。

    肖媚前几年,在山上找了下地方,修建了一个农庄,地点就选在半山腰。四周十分清静,庄上一道清流小溪,山颠的红叶坠下,便从这道清流里飘了下来。溪旁黄花点点,庄内楼宴寂清,值此冷清暮秋时节,天上雁影稀落,说不出的寂寞清旷。

    肖兰两个人来到庄子后,山庄便顿时闹了起来。管理庄子的是肖家一个远房的亲戚,一家四口平时就住在庄子里,因此庄子里外都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真是个好地方。”下车伊始,雪艮信步走到山庄石坪前端,看着脚下不远处竟然就有云雾轻飘,远处的瘦山青林也是格外清晰,不由发出一声感叹。

    “前几年这儿风景可没现在开,是退耕还林后,不断人工保护才有了今天这个样子。”换了个环境,肖兰的心思了雀跃了起来。

    “对了,明天晚上有个慈善晚会,也算是为了在上京亮次相吧。不会怪我没和你商量就定下这个事吧。”肖兰几个月心不错,原本尖俏的小脸,有点向圆的方向发展。

    雪艮的手轻抚了一下,忍不住拧了拧,“我什么时候怪你帮我拿主意了,我的理想可以你们打天下,我在家里数钱玩。”

    看着雪艮这个亲昵的动作,肖兰的这一阵子正为脸上婴儿肥发展而烦恼,没想眼前这个人却似有了好似的,没事就拧着玩。心下不平,顺手在雪艮的腰上拧了一下。

    晚饭吃的是野味儿,虽然庄客一再说田庄里没有什么好吃食,但流着肥油的在锅里滚着,再配上滑嫩的青片菜。真是无比鲜美,就连一向忍着要减肥的肖兰也开动了胃口,旁若无人地抢着吃。雪艮好笑地望了他一眼,夹了块送进唇里,发现这极嫩,但是丝皮之间层次分明,极耐咀嚼。不由大赞,问道:“这是獐子还是什么?”

    庄客的媳妇儿在一旁招呼着,听着肖兰发问,赶紧回答道:“这是獐子。”

    听到獐子三个字,雪艮却愣了起来,筷子搁在前似乎忘记了动作,在这一瞬间,他想起了许多年前,父母还在世的时候,有一次去东北旅游带回家中,一家人围着锅子等着煮熟的出锅的形,那时自己不过才五岁,——这些回忆似乎都已经淡了起来,雪艮已经很久没有想起前世的事,不料今天的獐子勾动了隐藏许久的绪。

    雪艮在一旁小口吃着,看着雪艮的脸色似乎有些异样,小心问道:“怎么呢?”

    雪艮马上醒了过来。微微一笑说道:“没什么。想起以前的事了”转头询问庄客,这些山货野味有没有腊制的,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他有些高兴地让对方帮自己包个几十斤,准备带回京都去。庄客没有想到今天准备的事物竟然如此合两个人的心意,也是十分高兴。

    雪艮端起酒杯与庄客喝了一巡,笑着对肖兰说道:“这个没脂肪的,吃了没事。”旁边肖兰听了这话,反而停了下来,肖兰望着雪艮微微笑着,似乎是在羞他,不知这个带回京的腊野味,除了自己想吃以外,主要的目的还是让那个MM享享口福。

    “带给崔兰的?”雪艮一脸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让肖兰有点无语。

    “老叔,多带点,正好给爷爷他们也带点,出来一次不容易。算起来,庄客还是肖兰的长辈,看着眼前一对玉人似的两个年青人,满脸的笑意全写在脸上,连连说好。

    吃完饭,肖兰领着雪艮来到院外的田垄上,看着对面几座青山坳里仿若静浮着的那轮圆月,头顶是不知名的树木在夜风里沙沙作响,很美的一个画面。

    “梦里依稀慈母泪,亲恩深重几时还。”雪艮被今天的獐子回忆起儿时的记忆。偶有感慨,随口念出了两个句子,

    他随便感慨着,知道肖兰大概不能明白自己在说什么,殊不知寻常字句里隐着的潇洒意,孝顺,对于一位少女有怎样的杀伤力,果然……肖兰的眼睛开始发亮。

    雪艮马上知道自己犯错了,愁苦着脸,正准备解释除了头两句,这只是前人句子中的稍作了改动,归根究底,还是一个文坛妙手空空,但看着肖兰的这副模样,他暗叹了一口气,停止了这个别人看着或许矫,自己看却很自然的举动。他也适合即便自己说肖兰也不会相信,所以干脆将肖兰搂在怀里,一起看月亮去。

    雪艮虽然在这个世界上已经生活了二十几年,但依然保留着一些独特的禀,这些禀与这个世界是不相符,但对于他而言是有极大的好处,比如男女之防,比如体接触。当他抱着肖兰的时候,当然没有一丝一毫男女间的想法,只是很纯粹的淡淡的似亲,似的东西在心中流淌。反是肖兰被他搂进怀里,感觉一片温暖和微微羞意,自然忘记了再去追问那些东西。

    雪艮嗅了肖兰的头发,发现是淡淡的花香味,好奇问道:“这用的是什么洗发水?”

    肖兰笑着说:“山间的清泉,表婶自制的梨花水?”

    "你刚说的明晚的慈善晚会是个什么意思?”就是像从前影视剧中那些没事的在下面举个牌子,买个珠宝,礼物什么的?”雪艮想起了,刚才肖兰吃饭前的说的事,问了下。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前阶段,南方发水灾,差点冲溃了江堤,政府的援助虽然去了,但是对于部分偏远山区的求助还是不够,于是李安道就有了这个提议,发起一个京中的慈善晚会,搞一次民间的义卖。”肖兰对晚会的大体意思解释了一下。

    “李安道,就是那个京城四少之首?看来还是个心人。”雪艮随口说道

    可能是李安道这个名字有点敏感,肖兰不知雪艮如何介绍这个人,俏脸现出一丝红霞。雪艮的手轻轻的握着肖兰,拍了拍。

    肖兰的心下一安,这个简单的动作将两人刚才一丝的疑窦,烟消云散,“李安道是李老的长孙,因为与我们肖家是世交,这次慈善晚会也给了我们一张请贴,媚姑姑因为有事,不然,这种场合大多是她去,所以这张贴子就转到了我手上,你不会让我一个人去这样的场合吧。”

    “我可怕你被人抢了去,当然盯紧了啦,?”雪艮说道。

    “真的,说这话就不怕你的魏妹妹,云妹妹生气啦?”肖兰听到雪艮答应的语气,心高兴不少,

    “云姐姐是谁?”有时是需要避重就轻的,魏妹妹还是不要碰,云姐姐又是谁了?

    “还有谁,那个出国前跟你依依惜别的,云妹妹啊,为什么别的人都不道别,单单只跟你告别了。别跟我说跟你一点关系没有”肖兰促狭的笑道。

    “真的没有,就是两个同事互相道个别而已,怎么,吃醋了?这个醋也吃的太远了,都吃到了国外。”

    “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是隔壁阿三盗,不要解释,解释就是暗示,你还真是个惹火精,小丫头才到你们单位几天,就给你余未了了。”

    “什么叫余未了,根本就没有发生感,怎么样,是不是让我去PK京城四少之首?”

    “你怎么知道,这也是我告诉你的原因,可能因为我的原因,有些人要在会上对你难堪,你要有心理准备。”

    “谁让我抢了肖家的明珠了。这个我有心理准备,不过你那个神秘的媚姑姑什么时候拜访一下,毕竟,她老人家在公司的事上帮我们不少,总不能让我们沾了便宜还不知道是沾的谁的便宜吧。”雪艮看着远处的一轮明月,明月千里寄相思,不知良人何时归。薄雾飘拂在山坳里,暗红的月亮已经移到了对面的方田之上

    “老人家?对,老人家总有机会见到面的。”肖兰一脸古怪的回应着雪艮的话,一脸忍着笑意,这话什么时候给媚姑姑听下,看看她会有什么反应,省的总是拿眼前这小子的事取笑我。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极品大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