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九月鹰飞日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五章 妙手保偶回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上杉 书名:重生之极品大亨
    救人如救火,雪艮没时间和保安经理怄气。()况且通过刚才在后面听他们爷孙的谈话后,他对小男孩儿很有好感,心里也想帮他一次。

    雪艮蹲下子,对一脸着急不知所措地小男孩儿说道:“你爷爷是中风,如果相信我的话,我能治好他。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挪动他的体,否则会加重病-----后果很严重。”

    老爷子确实是出血中风,这是秋冬季老年人的高病。可能是老人家刚才跨电梯时有些惊慌,一步没有蹋稳而摔倒在地,因受到剧烈震致使脑内血管破裂。如果这个时候移动老爷子的体的话,很有可能会让他一命呜呼。而且拖的久了,既使抢救过来,也会留下后遗症。不少人中风后,未来的生活便只能在轮椅上度过,生活不能自理。

    “你真的能救我爷爷?”小男孩儿抓着雪艮的手说道。

    雪艮点头。对着围观的群众说道:“大家散一散,保持空气的流动。”商城的人群自然的散了开来,雪艮对那个保安经理说道:“这商场有没有药店?”

    “有。中西药店都有。”保安经理答道。心想,反正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既然这小子愿意接手,那就让他试试好了。救活了,大家都没事,自己不仅不会受到惩罚,或许还会因为危急况处理得当而受到奖励。如果救不活,我受处份------这小子的麻烦更大。

    “去中药店。我需要一盒长针和一盒豪针,消毒酒精和卫生棉-----最好能找一个药店的工作人员过来帮忙。”雪艮也不客气,对着保安经理喊道。

    保安经理本想派个人去,但扫一了圈,才想起来,自己的下属都被雪艮给揍了的躺在地上叫唤呢,不得已下只能自己跑过去一趟。

    很快,保安经理就捧着雪艮所需要的东西过来了,后跟着一个穿长袍地老头子。

    “银针-------酒精------棉球-------”雪艮连声命令。

    跟着保安经理一起来的老头子也是中医出,就是燕京商厦中药店的坐堂大夫,本想亲自动手。可看到雪艮给老爷子推宫活血的手法闻所末闻,便专心的打起了下手,麻利地准备好了雪艮所需要的东西。

    雪艮接过用酒精棉消毒过的毫针,接着又用这长短不一的毫针和长针分别深深浅浅地老爷子的几个位,老头子一边帮雪艮准备好他所需要的东西,一边专注地看着他的动作。时而疑惑,时而大惊,时而又大喜,表面变幻莫测,和地上的老爷子相比,他倒更像是中风了一般。

    整整用去了一十八根长短银针后,雪艮移到老爷子的头前,将他的体扶起来,轻轻地按摩着他的人中位。三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老爷子仍然双眼紧闭,没有丝毫苏醒的预兆。

    搂道理讲,老爷子应该清醒了才对。这是怎么回事?

    雪艮有些茫然了。他虽然听以前师傅讲过治愈这种案例的方法,但还是第一次亲手解决这种问题。难道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雪艮茫然地神自然落入旁边围观的人眼里,看到他忙活了半天,老爷子仍然没有醒过来,这些人便议论开了。

    “果然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谁家的孩子这么没轻没重------这种人命关天的大事也是随随便便就能揽过去的?”

    “是啊。看来老爷子是被他折腾没了。刚开始还看他插的有模有样,没想到是个绣花枕头,现在的年青人啊,就是做事不牢靠,你看这个事还不知道如何收场了------”

    “这老爷子可怜啊,走都走的不安生。本来一口气这么下去了,也算是福气。无端地被这小子插了一的针。”

    -----------

    因为事故生的场所就是在燕京最闹繁华的燕京商厦,所以这一会儿的功夫,人越聚越多,甚至已过千人。商场经理也闻讯赶来,组织起工作人员来疏散人群。

    别人的议论声落入小男孩儿的耳朵里,更是让他害怕。他着急地问雪艮:“大哥,你到底能不能治好我爷爷啊?”

    “应该能。”雪艮点点头。还没从自己思索的问题中回过神来。不会啊,每一步都正确。难道出了什么意外?

    从‘能’到‘应该能’,多了两个字,却让小男孩儿的信心失去了大半。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就开始打电话,想必是要搬救兵了。刚才只顾着担心爷爷的病,甚至都忘记通知家里人。

    过了一会儿,人群开始出现动的时候,雪艮脸色大喜,总算是想明白了问题的关键。

    轻轻地在老爷子的后背按摩了几下后。"有没人有柴油打火机"雪艮朝四周大声的吼了句。

    "我这儿有."说话的是商场经理,今天是国庆黄金周,如果市场这儿出了什么事,必然影响这一周的营业,听到雪艮的一声喊,连忙从上衣袋中拿出一个打火机。雪艮熟悉的拆开打火机,将里面的柴油粘子取了出来。

    雪艮迅速的将柴油粘子卷成一个细长卷,插到老人的喉中。

    “你干什么?”小男孩儿大声叫道,一幅要和雪艮拼命的架势。

    商场的保安经理愣了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拿人。他怕自己一个人抓不住雪艮。

    雪艮没有理边上人的样子,对小男孩的提问没有作任何回答。只是顺速的将手的中油粘子在老人的喉中探了探。

    “咳------,什么地方漏柴油了?”老爷子嘴里喷出来一股黏稠地痰液后,眼睛缓缓张开。

    “爷爷,爷爷,你醒了-------总算是没事了,吓死我了------”小男孩儿高兴地抱着爷爷地体叫道。

    “小虎子,你轻点儿。再被你这么摇两下,我这老骨头还真要折在这儿了。”老爷子拍拍孙子的肩膀说道。“是谁救了我?感谢恩人了吗?这么大了,怎么还不懂礼数。”

    “爷爷,我一激动就忘记了。”小男孩儿可地挠挠脑袋说道。

    老爷子的眼神扫了一圈,转移到了正在用酒精棉擦拭银针的那个穿长袍地老中医上,感激地说道:“老大哥,我这条命是你从鬼门关里拖出来的,言语轻微,就不说感激的话了。算是我高攀,以后咱们弟兄俩没事坐在一起喝喝茶。”

    他以为救命的人是老中医,一方面是他岁数摆在哪儿,穿灰色长袍,袍子口处还绣有仁和堂的徽记。另外一方面,他此时正在擦拭银针,理所当然地让人误以为是他施术的。

    老中医脸色古板,摆手说道:“不是我救你的。”

    “不是你?”老爷子微微错愕。

    “爷爷,是这位大哥救你的。他的医术可高明了。”小男孩儿指着雪艮说道。

    老爷子的心里更加诧异,却没有表现在脸上。和善可亲地看着雪艮,笑着说道:“小伙子,好医术啊。年纪轻轻便如此了得,以后前途不可限量。这次的事可多亏你了,不然,老头子我可就去见马克思了------”

    老爷子因为刚才错认了人,将感谢的话给说老中医了。现在再重复一遍,很是不妥。自己又说了‘言语轻微’大恩不言谢,只简单地说句谢谢也很不合适。这个时候倒有些为难了。

    想了想,从手腕上取下自己佩戴的玉珠,说道:“小伙子,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这串珠子送给你,也算是留个纪念。请勿嫌弃,只是代表我的一番心意而已。”

    雪艮知道,如果自己不收的话,老爷子可能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或又想办法送其它的东西给自己。而且看这珠子通体墨绿,但表面暗淡无光,想来也值不了几个钱,便爽快的接过去,说道:“谢谢老爷子了。你现在已经没事了,不要做什么剧烈的运动就好。以后可以经常出来走动走动,就是因为你在家呆的时间太久,突然间出来,体一下子适应不了,这才出现这种事故。”

    “还有平时要注意少抽点烟了。没事的时候多在小区转转。”

    “哈哈,好好。听你的。小友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能否到我家里坐坐?”老爷子听了雪艮的话,心大好,笑呵呵地邀请道。

    “抱歉老爷子,我还有朋友在上面。”雪艮摆手说道。“以后有时间再去贵府叨扰。”

    “大哥,我叫肖小虎,以后我们能做个朋友吗?”小男孩儿扶着爷爷的肩膀问道。

    雪艮知道,孝顺长辈的人心地一般都不会坏到哪儿去。而且他本人又对韩爽很有好感,便说道:“好啊,不过,你可能快快长大,平时没事时多和爷爷一起走走。你爷爷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年纪大了,一个浓痰堵在喉头中。”

    雪艮不想因为救了别人一命便以恩人自居,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别人的百般感激。他救人只看是否投缘,如果缘分到了,自然会出手相救。那是他自愿的,别人是否报答都不重要。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极品大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