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雏鹰初啼时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十二章 甩尾应那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上杉 书名:重生之极品大亨
    雪艮的师傅叫曹青松,但是开起车了,却一点不轻松,两个月前,曹青松不知道从哪里帮雪艮弄了辆据说改装了的别克2.4,虽然还算不上高档车,但比原先那辆要好上两个档次,接下来曹青松就不局限于江城路段,而是直接让他走江沪高速公路,说什么时候能把300多公里的路程在两个钟头之内开下来就算出师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天天泡在车的的雪艮,白天在江城里转,熟悉路况,晚上就跑江沪高速。有一从沪回江城时,碰上一辆法拉利ScuderiaSpider16M,这车就跟雪艮的别克对上了眼,起先一处红绿灯才停下,曹青松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让雪艮撵那辆法拉利,然后竞赛就开始了。

    追着跑了十几分钟,法拉利抓住一个红绿灯转换地时机成功甩开雪艮的别克,让曹青松捶顿足了一番,说那车里坐了个大美人,那娘们是个尤物,雪艮倒没觉得什么,只不过到了下一路口,竟然发现那车在靠边等他们,这样地“飚品”让曹青松大为赞赏,然后两辆车很有默契地开始跑江沪高速。

    可能每一个沉默的男人内心下面都有一个狂放的心吧,上了高速的雪艮,人来疯了,一向沉稳的子,被一种叫荷尔蒙的东西给冲动了起来。

    唯恐天下不乱地曹青松一路上就在鬼哭狼嚎,像一个陷入癫狂的神经病,等雪艮终于在一个弯道略微僵硬青涩耍出一个正统意义上的甩尾超车后,曹青松更是猖狂大笑,。

    雪艮平和子下的的野被淋漓尽致地绽放出来。两个车在高速上上演了一城现实版的生死时速。

    结果险象环生一口气到了江城,停下车大叔一看表,接过雪艮抛过来的烟,跳脚道:“妈拉个巴子的,好家伙,1个钟头44分钟,最高时速让你开到了220公里,我估计这车子和我的驾驶证算是彻底遭殃了,不过一个字,值。你自己啥感觉?”

    “爽。”

    雪艮笑道:“就像做那个事连续做了一个多小时不下场。”

    “真是禽兽。”

    曹青松哈哈大笑,“你小子,我喜欢!”

    笑到把烟都抖到地上,曹青松捡起来继续抽,瞥了眼一个漂亮漂移头对头停在别克对面的法拉利,再看旁的年轻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疯魔不成活,这个现在年青人非池中之物。

    跑完将近一个钟头四十多分钟,雪艮紧绷的神经终于缓缓松弛下来,背后的衬衣全是汗水,尤如从河里捞上来了样,雪艮平时的子很沉稳,飙车这种事在雪艮的字典里压根就没有这个词,或许这段时间太压抑了,也可能是跟红叶分开后这段时间,将格做一个转变吧。

    或许是受的刺激一直没法发泄,没想到飚了一把,不自觉的将骨子里的野轻易表露出来,反而将以前的子放开了。

    雪艮擦了擦汗,他的车速是法拉利带上去的,论娴熟程度,开法拉利的女人肯定比他高,一看就是经常玩车的,超车也好,两辆车中央穿插而过也好,都像濠河中灵动的青鱼。

    雪艮第一次知道原来一辆车也可以开得这般感,也是第一次觉得车里那个看不清的的女人是这样的感,法拉利的一些硬数据也不出意外地远远高过比他这辆别克一大截,但最终雪艮还是靠着在大叔亲自指导下凭借一股楞劲先到达终点,不管赢得如何侥幸,只要再多跑几次,江城的路,真能随便走了,不管如何,能在104分钟拿下江沪高速,把这个变态成绩说给别人听,是会吓坏很多人的。

    法拉利也好,玛莎拉蒂也罢,都是那种浑上下叫嚣着一股贵族气焰的主。

    以前雪艮不碰车不知道,如今学了车,被那辆破教练车蹂躏了一个月,这次碰到这个法拉利,跟着不良大叔后面的雪艮也有了一种“来撞我啊有本事你撞我啊”的冲动,估计法拉利的车主听到后真有把他给撞成傻A的弟弟,傻C的哥哥b的冲动。

    肖媚心里正窝着一团火,她这辆车是送给肖兰的,专门托朋友在意大利定做的,怎么说,也属全球限量的,在上京城中,多次比赛,也算拿下不少比赛。今天来看肖兰,竞然被一辆怎么看怎么上不了台面的别克尾随成功最终反超,她觉得说出去都会让京城玩法拉利那些损友们笑掉大牙。

    不过她气归气,中途还特地开窗听了别克的轰鸣声,心底也清楚一辆保养完善没毛病的别克2.4T跑200码以上不算难,像这辆百分之两百被改装后的别克能跑到230+,并不是件能够让她觉得惊艳地事

    在某些路段的高速上跑230,在她那个俱乐部人人都能做到或者干脆说时不时就去做的事,最让她恼火的是在好几个弯道这辆该死的别克车都采用了一种极不光彩的手段强硬甩尾。为了追求效果一点不怕跟它的车产生挂擦,硬生生把她挤出去,她最郁闷的是你要是甩尾漂亮也就罢了,偏偏那辆挨千刀的别克甩尾起来还很难看,谈不上半点行云流水,看得习惯追求完美地她恨不得跳进那辆车指着那个混蛋的鼻子说

    同志,甩尾不是这么甩的。

    下了车,肖媚气势汹汹地来到别克车跟前。手指敲了敲车盖,示意车里两个男人出来。出乎意料,开车地男人是个怎么瞧都不像公子哥的年轻人,反而像个都市经常做在办公室的小白领。虽说他的水平登不上大雅之堂,但她一开始就觉得能把别克改到这个境界的家伙就算不是江城一线的二世祖,怎么的也是个二流的富家子弟,飙车是个烧钱的活,寻常老百姓是折腾不起的。

    一般来说白领买辆车不难,难地是养车,更何况是飙车带来的养车成本,一旦跑比赛,基本上就是一场比赛换一次轮胎,不是烧钱是什么,她看着那个也在看她的男人。一张干净白瘦的脸庞,谈不上杀伤力。但是子看起来很沉稳,不像外面那些将自己打扮的千奇百怪的所谓赛车手们。

    至于青年旁副驾驶席上的中年男人,她正眼都懒得瞧上一眼,这个放浪形骸到了中年男人,一路上没少对她抛媚眼,结果等她敲了发烫车盖,出来的竟然不是那条看似一条发了公狗的大叔,而是淡定许多的年轻男人。

    “有事?”

    青年问的问题很平心静气压,仿佛在询问后辈,一点都没应该惭愧到满脸通红的觉悟,她的第一印象就是这家伙脸皮真厚,不是一般的厚。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极品大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