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使来爱你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二十一章 凉山听阳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上杉 书名:重生之极品大亨
    今天我们动出发要去一个叫张蜜的小女孩家里,听说张蜜还有一个姐姐,叫张甜,已上了初中。()张蜜的家住在山的对面。穿过山谷,可以从学校里看到张蜜家升起的袅袅炊烟。

    我们从崔兰家里出来,原本以为很近的路,但是走在路上真正知道了什么叫看山跑死马,到张蜜家其实要走一段下山的路,一段上山的路。

    我们跟着两辆摩托车在悬崖边飞驰了近一个小时后停下了,因为前面有一段路是摩托车无法过去的,只要下来推着摩托车走,山路崎岖,走在路上,有时调皮的猴子还会在路边的树上窜来窜去。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看到了前方山腰处一个破旧的木头木皮房,那应该是小张蜜的家了。

    我们沿着弯弯曲曲的草间小路下去,小心翼翼,怕滑倒,怕有蛇。据说这一带有一种七步倒的竹叶青蛇,只要叮上一口,人不能跑超赤七步,不然,血液会很流到心脏。大家走的很小心,近量都在路中间走,碰到草多的地方,还会有意的让开。

    走到张蜜家门口的时候,看到一位婆婆在清洗一只杀好的鸭,还有三四位年青人在门前忙着起秧。据婆婆说,这会儿起的秧苗过会儿就要下地。

    原来这个季节要开种水稻了,家中劳力少,所以张蜜家请了几个亲戚过来帮忙种,那只鸭就是要犒劳他们的。在这村,水稻是这儿的一项主要经济来源,对张蜜家来说,可许就是唯一的经济来源了,靠天吃饭的,天种下,秋天的收获却只能依老天赏了。

    家里只有张蜜两姐妹和婆婆两个不算大劳力的老弱在家,所以农忙时负担很重。

    张蜜婆婆有点干瘦,不善言谈。她让小张蜜跟我们两聊,自己就继续忙手里的活。

    小张蜜是很有灵气的小女孩,在我们访谈的几位小朋友中,她的普通话说得最好,学习况也最好,而且很懂事。不仅会泡茶、洗菜、扫地,还会放牛、种姜,很乖巧,也很让人怜

    山里的小孩几乎都这样啊,也许他们知道,读书是他们唯一的出路,只有知识才能改变他们的命运。对于这点,他们比很多城市里的小孩理解得深刻,体会得深切。

    我们今天很巧,正好赶上了这儿的一个传统小集会,凉山这一代,有三大神秘赶尸,上刀山,

    雨水挡住了我们的步伐,也给我们带来了一顿土家饭,两道菜,几杯地瓜酒,有有味。张蜜婆婆说,我们是山里难得的客人。

    这是一片很容易被忽视的土地,然而被人们忽视的还有千千万万类似或更艰苦的家庭。雨慢下来了,放晴后的山色也愈加清朗,但山路也更为泥泞。

    我们今天运气很好,村里有户人家家里有了喜事,就请了这儿一个著名的阳戏剧团进行表演助兴,在村长的带领下,我们也看到了这个传闻中剧种,因为凉山靠近湘西,两地风俗,文化相近,湘西比较闻名的阳戏在这儿也有影响。

    听老村长介绍阳戏是傩戏的一种,傩戏分为“戏”和“阳戏”。以娱人和纳吉为主的叫“阳戏”。

    我们看戏的这户人家今天正好家中嫁女,新郎是一个憨厚的年青人,也许是今天大子,有点佝谨,但是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凉山风俗承自湘西,所以无论高兴与否,女孩出嫁是必须哭的。小姑娘不哭没人,这点我们也差不多,可能是姑娘出嫁时要哭,表现对娘家的恋恋不舍的孝顺吧。

    德高望重的掌坛师出场。

    他先将一个箱子抬出,放在神龛上。然后杀鸡敬神,烧香祭天。三叩九拜之后,高诵了好一阵。念毕,打开箱子,取出帅旗、刀剑和面具,再将面具供奉在神龛上。此谓开箱仪式。而坛主刚才口中所念,即“开箱词”。

    伴随着激烈鼓点,阳戏表演正式开始。刚才还走在山路上的普通农民,此时著色彩鲜艳的服装、头戴稀奇古怪的面具,哟嗬嗬一声喊,戏台上众演员便且说且白,载歌载舞起来。将观者带入一个古老而悠远的时空。面具了的人物形象鲜明,程式了的动作单调意深,十八般兵器慢节奏地挥舞着,高低错落的声腔古远而陌生。鼓点时轻时重,时快时慢,舞蹈节奏也随之发生相应变化,正是在这层次分明的变化中,戏剧冲突越来越激烈,戏剧主题也得到了凸现。

    随着戏剧节的不断展开,观众们都入了戏。

    有背了幼儿看戏的年轻媳妇儿,先还能把手中馒头送到幼儿口中,看着看着,竟抱起地上小狗,将食物喂进狗嘴里。

    坐于前排正中央的银须老者,为跟上鼓点,一双新棉鞋在地上不停地敲,敲裂了鞋帮也浑然不觉。而那个坐于栗树杈上的放牛娃,更是跟着舞台上的英雄人物手舞足蹈起来。不曾想树枝不堪重负,啪一声折断,跌他下来。

    他轻轻哎哟着,摸摸小股蛋,又继续在地上手舞足蹈,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

    演出结束。演员不谢幕,但内心充满了无比的骄傲。观众不喝彩,但眼里活跃着清洁的光辉。待回过神来,就有人说:“银香银香,你男人今天演得好好哦,把个关公演得硬是周周正正的呢。”银香回答:“你是说我家那个背时鬼啊?他在家没帮我提过一回猪潲桶,没事就练哦。”

    这台戏,演的是《关公坐》。

    听村长介绍,在这里,人们也许不认识布什,也许不知道拉登,但只要提起大师爷,却妇孺皆知。“他呀,我们的大师爷哟,树上麻雀水里泥鳅都晓得他噻。”大师爷不是别人,正是刚才主持开箱仪式的掌坛师。

    掌坛师已年近耄耋,但精神矍铄,目光清澈。他头裹白色苗帕,著黑色对襟褂。满脸的皱纹,叙说着人世的沧桑。闪亮的额头,显示了不一般的智慧;高高的颧骨,昭示了不平凡的命运。他一开口说话,浑厚的声音就会令你感受到一种来自艺术的力量。

    老人说,他八岁的时候,他的爷爷就开始有意无意地教他唱戏了。不分时间,不论地点。有时是在农忙季节的田埂边,有时是在冬闲子的火铺上。12岁左右,他已能演唱诸如《大孝记》、《蟒蛇记》、《恩哥记》、《征东》、《征西》、《薛刚反唐》、《唐王落难》、《穆桂英》、《二反长沙》、《程咬金祝寿》、《秦琼反山东》、《芦花拾扇》等剧目。要知道,在没有录音机没有光盘的年代,要演唱这么多的剧目,全仗上好的记忆呀。

    常言说得好,只有鼎罐煮馒馒,哪有鼎罐煮文章。庄稼汉只会唱戏,活不出来。尽管他有一副好嗓子,有一副好板,有一脑壳好戏文,可是,光靠演阳戏,换不回锅里的米,粜不来上的衣。

    为了生计,他的少年时代,是在流浪中度过的。湘西北,黔东南,哪个旮旯都留下他的足迹。纵是如此,他也从未放弃过阳戏.一有闲暇,他总会把唱词温习,将动作演练。一有机会,他就会拜访当地的戏剧名师,不管他是唱傩戏的,还是演汉剧的,只要有名,他都虚心讨教。这不但让他开阔了眼界,更让他对丰富发展阳戏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

    回到家乡,他组织了这个临时阳戏班。但凡村人有事,均会邀请他们去演出。

    “我不担心阳戏没人看,我担心的是没人演啊。村里能演戏的,都上了岁数,我们这一班人西归了,谁来登台?现在,年轻人都到外地打工了,后继乏人哦……”说到此,老人声音哽塞,目光迷茫。

    不过,只要有人看阳戏,就一定有人来演它。不是吗?如今,家家都有电视,可是,还有这么多人不顾枷担纤索,不管风吹雨打,老远跑来看戏,正好说明了阳戏的魅力和生命力。连外国人都住到我们村里来,专门研究它呢。老人的目光坚定起来。

    阳戏没有幕布,也就没有落幕的时候。

    小知识:

    阳戏又称是“舞阳神戏”,简称“阳戏”,他是在祭祀仪式中进行若干戏剧表演。举行阳戏神祀活动,一般先叩许信愿,然后再还愿,因而叫“还阳戏”,又称为“愿戏”。

    阳戏分为内坛和外坛,内坛主要是做法事,外坛主要是唱戏。阳戏内坛二十四戏,即二十四坛法事,为迎神、酬神、送神仪式。

    面具是傩戏艺术的一个重要特色,早期阳戏演出都要戴面具,我们现在看的都是涂面化装的表演。。

    据说阳戏的得名,有两种说法,一是认为是种田人、种阳人演的戏,艺人大多是农村农民,并且长期在农村演出,所以称之为“阳戏”。

    另一种说法是因为傩戏与阳戏同班演出,傩戏是为娱乐鬼神而演,故称“戏”,阳戏显然也有还傩愿的酬神演出,但在庭前扎台唱阳戏,主要是娱人,故称之为“阳戏”。

    阳戏的音乐唱腔以曲牌联缀体为主,辅以板式变化,多用真假声相结合的唱法,俗称“金钱吊葫芦”,每一句腔的腔末用小嗓高八度唱,很有特色。

    阳戏表演上特别讲究手法和眼法的运用,手法除一般各行常用的兰花手、剑指、虎掌、抖指之外,还有姜爪子、荷包手、摘袖手、佛手、勾子手、丫口手,叠掌等。眼法上则有鼓、斜、泪、对、睐等不同眼法,表现各类角色的喜、怒、哀、乐、惊等不同感。阳戏表演中的步法很有特点。如:小丑的鸭步、猴步、碎步、梭步、小跳步、矮子步;小旦的跻步、碎步、蹉步、云步、十字步、轻盈步、小踏步、叠叠步,再加上上山步、下山步、鬼魂步等,可将不同人物的不同心理状态表现得惟妙惟肖。

    阳戏主要活跃在山间田野,其演出活动大都还是季节的。班社也多是临时组合,艺人均半农半艺、半工半艺。演出场地主要是草台、祠堂、庙台、堂屋。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极品大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